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不是你家小泰迪么。”

    贝甜顺着看过去,时渊斜靠在大堂侧面的沙发旁边,垂着头,时不时抬眼瞟向门口。

    还是昨天那件白T,还是昨天那个少年,她却莫名觉得,不一样了。

    过去的短短24小时内,他们有过数次激烈的交欢。

    深夜到清晨,密室或房间。

    在彼此的身下肆意燃烧,也在彼此的口中攀上顶峰。

    像是一段不为人知的隐秘情节,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她的内心忽然柔软,笑着接话:“是啊,我家的。”

    ……

    一路被杨茜意味深长的目光注视着,时渊浑身上下都不太自然。贝甜倒是一脸旁若无人,甚至在杨茜站在电梯口分别时挤眉弄眼冲他们说了“晚安,注意身体”之后颇为淡定地回了一句——“恐怕有点难。”

    刚进屋就接了个电话,贝甜一边讲话一边用手势示意时渊试试新衣服然后去洗个澡。

    直到电话挂掉也迟迟没听到水声,正纳闷的时候浴室门突然打开。

    时渊裸着上身靠在门口看她。

    “要什么?”她以为他忘拿了什么东西。

    “要你……一起洗。”

    ……

    不得了。有人今天开挂了。

    贝甜站在镜子前卸妆,脑海里莫名冒出“与狼共浴”几个字,正想着,那小狼就走过来从背后环抱住她。

    脱掉高跟鞋的她比时渊矮了一个头,加上白净的素颜和纯色的睡裙,白天的职场精英范儿荡然无存,活脱脱一个清纯女学生。

    时渊下巴枕着她的头顶,从镜子里看她。

    “电话讲好久。”他的声音瓮瓮的,仿佛天大的委屈。

    没变身的小狼,真真是惹人疼。

    疼爱的疼。

    “我又不知道你在等我。”贝甜理直气壮。

    他蹭着她的头发问:“要是知道呢?”

    “那就……再聊久一点啊。”贝甜笑得一脸得意,“让你多等一会儿。”

    下一秒,她尖叫着被双脚离地直直抱起,和他一同来到花洒下。

    浴室很快充满了雾气,热水淋在时渊背上,又顺着他的身体流下,股股暖意包围怀中的她。

    就这样静静地抱了许久,两人都被蒸得热气腾腾。

    时渊似乎发现,每一下细微的动作,他总能从身前与她肌肤相贴的地方感受到一阵颤栗。

    他试着用手指轻轻划过她脊椎上的骨节,瞬间听到了一声几不可闻的嘤咛。

    于是终于发现她最敏感的部位——是背。

    他脱掉她湿透的睡裙,抱着她一起微微俯身,密密麻麻的吻落在她修长的后颈,瘦削的蝴蝶骨,光滑的脊背。

    怀中人的轻喘和呻吟几乎没有停过。

    时渊被她握着的那只手已然被掐出红痕,却并没有等到预想中的求饶。他听不得她如此难耐的声音,主动停了下来,重新抱紧了她。

    感受到骨架的形状和骨节的凸起,他呢喃着开口,“好瘦。”

    贝甜无声笑笑,翘起臀部顶了一下他的下体,又握住他的手覆在自己胸前,意味明显。

    喏。该丰满的地方也都有肉。

    时渊深吸一口气,双手抓住浑圆的两团,一下下转着圈揉捏。

    贝甜情不自禁闭上双眼,头微微后仰,靠在他的身上。

    水流噼里啪啦打在他的肩,又落在她的脸上。她一直没有擦,任由水珠在脸上胡乱地滚动。

    时渊低下头,隔着水流在她额头印上一个吻。

    浴室里的雾气愈发浓重,他的手掌缓缓下移,顺着她的腰线,抵达秘密花园。

    那道狭窄的缝隙里,两片唇浅浅张开,像是在等待他的温柔入侵。

    于是指尖滑过黏腻,找到所有潮湿的源头,一点一点陷入。内壁温软绵润,包裹着他的手指,也被他的手指搅弄着。

    又一根手指探进去,填补空虚。

    再一根,艰难挤入。

    ……

    身前是他的霸蛮的手指,抽划碾弄,作恶寻欢;身后是滚烫不已的性器,堪堪挤在臀缝里,压抑着欲望。

    红涨的花核终于等到了他的拇指,积攒许久的快感在这一刻迅速升至顶点。

    她双腿酸软,眼看就要站不稳,膝盖打着弯,直直向下跪。

    时渊长臂拦腰一捞,扶着她的臀,将早已高昂挺立的阴茎一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