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光车横冲直撞,时渊拉了一把走在前面的贝甜,把她护在自己的内侧。车子过去,他的手从她的小臂滑到手腕,停了停,最后松开。

    贝甜忍不住想笑,贴上去一下牵住了他。

    他没回头,只是微湿的手又收紧了一些。

    后来他们的手就没再松开过,一路沿着海滩走走停停。偶尔说上几句话,或是停下拍张照片,大部分时间都只是静静走着。

    她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也不想让他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海天一线,满眼蔚蓝。咸咸的海风吹过,贝甜脱下鞋赤着脚,提着裙子跑进浅海,怕踩到石子,每一脚都走得小心翼翼。

    「这世界全部的漂亮,不过你的可爱模样。」

    脑海里冒出这句话时,时渊举起手机拍下眼前的瞬间。

    终于到达热闹的景区最中心,他们紧贴着身体在人群中穿行,贝甜的长发一直飘在时渊的肩上。

    “帅哥美女需要帮忙拍照吗?”路边的小贩举着“一分钟快照”的牌子走过来,“在天涯海角合影的情侣都能一生一世永不分离哦!”

    “不用了谢谢。”贝甜冲他摆摆手,笑得半真半假,“我们马上就要分离了。”

    小贩摸不清状况,尴尬地看了一眼时渊。他嘴唇紧抿,垂着头不说话。

    气氛莫名僵了起来,贝甜意识到自己说了败兴的话,掩饰地找话题打破沉默,“你平时……常去海边么?”

    时渊点点头,“有烦心事的时候,会一个人到海边转转。”

    “小屁孩儿。”贝甜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子觉得有趣,敲了下他的脑袋,“还上着学呢,哪来那么多烦心事。”

    “我不小。”他不服气地反驳道。

    贝甜收起笑容,意味深长地眯眯眼睛,“嗯。不小。”她用胯部顶了顶他的下身,“你最大了,我还不知道么。”

    ……

    回程的风景一样美,他们远离海边,穿过一片片椰子树林。夕阳西下,两人牵手漫步的影子就落在斑驳的树影里。

    鹿城的热带水果丰富,一路都有商贩热情地叫卖声,贝甜问了价格之后惊讶不已,每一样都比内陆便宜。

    而且她几乎每一样都想吃。

    菠萝、草莓、山竹、榴莲……连衣裙下的肚子已经微微鼓了起来,她最后还要再喝一个椰子。

    时渊包揽了贝甜所有没吃完的水果,和她一样饱得什么都塞不下。于是两人不但省了晚饭钱,还省了打车费。

    晃悠着走在返回酒店的路上时,天已经完全黑了。夜风拂过,温润潮湿,似乎还带着大海的气息。

    时渊捏捏她的手,“抬头。”

    天空像是一块流光涌动的墨蓝色幕布,细看竟是繁星闪烁。

    贝甜生活的城市雾霾严重,偶尔的蓝天已是惊喜,从来不敢奢望会有星空。

    此时此刻,望着满天繁星,她忽然心生感恩,转头去看时渊的侧脸,微笑着说:“谢谢你。”

    谢谢你的出现,谢谢你的陪伴。

    我会永远记得今晚的星空。

    正如我会永远记得你。

    到达酒店时已是深夜,再加上下午在景区里的路程,他们就这样连续走了十几公里。

    贝甜拖着累到已经快不属于自己的腿进了浴室,刚关上门又打开,特意提醒,“我自己洗。”

    ……

    热水洗去一天的疲乏,她昏昏欲睡地站在浴室门口吹头发,房间里安静得像是没有人。

    时渊站在窗前,对着外面发呆。看到她出来,讷讷地说:“我去洗。”

    “等会儿。”贝甜扔掉浴巾懒懒地趴在床上,“先帮我涂身体乳。”

    皎洁的月光打磨女人姣好的曲线,背是光洁的玉,臀是饱满的雪。半湿的头发搭在背上,发尾的水珠落在枕边。

    乳液微凉,夹在她的背和他的掌之间,降下皮肤的温度,却灭不了内心的燥热。

    不知道究竟是乳液太香,还是她的身体太软。

    他只知道手黏黏的,心也一样。

    一寸一寸抚过她时,身体里的欲望也一点一点站立起来。

    而太过温柔的结果就是——刚涂了一半,她已经睡着了。

    唇珠微翘,睫毛轻颤,呼吸沉静绵长。

    时渊不敢再动,坐在一边静静地看她。许久,才起身去浴室冲了个凉水澡,然后躺在她的身边。

    水果吃得太多,贝甜醒来时才睡了不到两个小时。轻手轻脚地从卫生间走出来,她看到床上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