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时渊睁开了眼睛。

    她走过去坐在他身边,“吵醒你了?”

    他摇摇头,“做噩梦了。”

    “梦见什么?”她揉揉他的头,随口开了个玩笑,“这个房间里其实还有一个人?”

    他很配合地扯着嘴角笑了一下,然后张了张口,却没有回答。

    “梦见你走了”几个字停在嘴边,又被咽了下去——他忽然发现,这很快就不再只是个梦。

    “没什么。记不清了。”他握了握她的手,“继续睡吧。”

    他的眼中有明显的欲言又止,贝甜却没有犹豫地关掉了壁灯。

    不知过了多久,温热的气息缓缓靠近,她被时渊从背后虚虚环抱住。黑夜放大了五感,无边的寂静中,她甚至可以听到他心跳的节奏。

    “睡着了么?”

    低沉的声音浮在耳畔,她抬手覆上他的手背,无声做了回答。

    接着又是漫长的沉默,她忍不住捏捏他的手,确认他是否还醒着。他动动身子,又贴近了一些,把头埋在她的颈后,鼻尖蹭着她柔软的发丝,许久才开口。

    “我上瘾了,怎么办。”

    ……

    手掌开始在她身前游移,她按住,他挣开,她又按住。

    于是不由分说扶着她的腰,咬紧牙关,挺身而入。

    前戏不足的肉穴略带干涩,他在这窒息的紧迫感中寸步难行却又极致刺激。

    贝甜像是陷入了一片混沌,眼前天旋地转,生生疼出了幻觉。她弓起腰肢,身体绷得很紧,泪水和汗水同时被逼出来,指甲无意识地深深嵌入他的手臂。

    “你别……啊啊……疼……”终于找回意识,她求饶的声音被撞得支离破碎,身后人粗涨的性器不管不顾地抽送着,一下比一下更深,更狠。

    身体终究无法拒绝本能,像是无边黑暗中一点点透入刺眼的光,裂骨的疼痛之后是销魂的快感。数十下的撞击过后,那里已是爱潮一片,阵阵酥麻。

    腿根感受到微搐,她绷直脚尖,终于在他几近疯狂的攻势下,彻底失守。

    背对着时渊,她看不到他的表情,却比之前任何一次都更能感受到他内心的挣扎和情绪的翻涌。

    身体被搂得喘不过气,她把手伸到后面捧住他的头。

    静了一会儿,她的呼吸渐渐稳下来,还没来得及动动身子,埋在甬道内的肉柱就又狠狠抽插起来。

    ……

    辗转,碾磨。深入浅出,摇摆扭动。

    自始至终,他们谁都没有起身,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直到同时到达高潮。

    像两尾连体的鱼,交叠着,无法分离。

    再次失魂的那一刻,她恍惚听到他在耳边,哑着嗓子唤她。

    “姐姐,别走。”

    合作愉快(微H)

    话刚说出口,时渊就后悔了。

    不过是阴错阳差的意外交集,他没有任何理由和资本挽留她。

    他离开她的身体,认命似地躺到一旁。

    贝甜也翻了个身,和他一起平躺着,摸到他的手,握住了。

    她承认自己的确没打算把这场纠缠继续下去,因为她并不觉得几天的相处能够让人产生多么强烈的依恋,轻而易举的生理冲动不过是荷尔蒙催化的本能。

    一切都是因她而起,那就让一切也从她这里结束吧。

    她深吸一口气,用尽量轻松的语气说:“睡吧。别想了,乖。”

    后来他们谁都没再讲话,时渊又贴上来,然后整夜都粘在贝甜身上,像只受伤了求安慰的小兽。

    思绪万千却又身心俱疲,她在他的怀抱里忽醒忽睡直到清晨。

    一起去餐厅吃早饭时遇到杨茜,她看到贝甜快掉到下巴上的黑眼圈,一脸八婆地开玩笑问她昨晚高潮几次。

    她敷衍地扯了扯嘴角,然后使了个眼色让杨茜噤声。

    杨茜偷偷瞟了时渊一眼。

    一脸半死不活,黑眼圈比贝甜还重。

    ……

    上午有一个不得不去的总结会议要开,贝甜边化妆边问时渊:“几点回学校?”

    语气无关紧要得好像在问“现在是几点”。

    时渊看了一眼镜子里她淡然的神色,突然就站了起来,“现在就走。”

    “诶你等下。”贝甜放下涂了一半的口红,起身去翻包,“还没给你钱。转账还是……”

    她从包里拿了一叠钱,递给他,一脸「合作愉快」的表情,客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