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才那场交欢中贝甜留下的印记。指甲划过他身体的那一刻,他确认她和自己一样沉迷,一样不舍。但离开时清冷疏离的模样,又让他觉得一切都是自己的幻觉。

    不想再被人问到,于是他随手从袋子里又拿了件衣服。伸进去一翻,发现里面除了衣物之外,还有几张购物小票。

    两身衣服,价格都是四位数。内裤和袜子也都是高档品。

    还有……一盒杜蕾斯大号避孕套。

    他盯着那张成人用品店的小票,半天没回过神来。

    宿舍的空调制冷效果一般,烈日炎炎的大中午,冲过凉之后躺下没多久又是一身汗。时渊很想好好睡一觉,可是一闭上眼睛就是贝甜柔情蜜意的模样,挥之不去。

    忍不住拿起手机翻开相册,他拍照极少,这几天只有最近的三张,都是贝甜。

    一张是昨晚她睡梦中的一张侧脸。彼时她因为疲惫时他温柔的按摩而入睡,手指如婴儿一般放在嘴边,趴着的原因嘴唇被压得嘟了起来,隐约泛着的水光令人心动。最终他还是忍下了对着她的裸体自渎的欲望,只是举起手机偷偷地拍下了这个画面。

    还有一张是那天在海边。按下快门的一瞬她刚好笑着回头喊他一起去玩,那笑容让他觉得温暖而踏实。因为他穿着运动鞋无法走近,她遗憾地跑回沙滩上牵过他的手,开口像是自言自语,声音不大却足够他听清,“那下次再好好玩儿。”

    再往前翻是他在会场偷拍的工作照。贝甜站在公司的展位前,正在和前来咨询的客户交谈。逆着光的侧脸隐隐可见她早晨夹得卷翘的睫毛,那时她正边化妆边从镜子里偷看他。

    严肃的套装里是一套性感的蕾丝内衣,是前一晚他刚进到房间就看到的那套。

    蹬着高跟鞋的小腿绷得很紧,让他想到她高潮时的样子。

    后来她就不知好歹地出现在他的身后,恶作剧得逞时一脸坏笑的表情真的很欠收拾。

    于是他就近找了个没人的房间把她收拾了。

    原来为喜欢的人做这种事可以很幸福,原来她连私处的味道都如此迷人。

    最后那一刻她闭上眼睛在他舌尖下止不住颤抖的样子真美,美到他愿意为她做任何事。

    ……

    考试前在教学楼碰到符薇,分明是被他冷淡的态度伤了心不想理他,又忍不住一再追问他这几日的去向。

    时渊简洁地答:“住在外面。”

    “和谁啊?”符薇维持着声线,尽量不让自己听起来太无措,用开玩笑的语气试探着问,“该不会是兼职的时候悄咪咪地找了个女朋友吧?”

    时渊沉默了几秒,摇摇头,符薇的心里才松下一口气,却又听到他淡淡地开口,“暂时还不是女朋友。”

    ———————————

    再也不立Flag了……啪啪打脸。

    弱弱地删掉了前一章的承诺,还是继续缘更吧_(:з」∠)_

    谢谢评论收藏送珍珠的大家~

    微博ID:_鹿鹿鹿花浓

    欢迎催更!!!拿着小鞭子那种。

    帅哥,约么?

    好热……

    灼人的呼吸,难耐的呻吟,滚烫的性器,湿热的花蕊。

    坚挺的欲望被紧紧包裹,辗转,摩擦,捣弄,最后狠狠地撞击。

    抵死纠缠,不眠不休。

    恍惚中有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嘤咛,“快……啊……要到了……”

    时渊猛地睁开眼,黑暗中一切都在沉睡,只有身下的一片泥泞提醒他,又是一晌贪欢。

    他已经数不清这是最近第几次梦遗了。

    贝甜离开后,他常常做这样的梦。

    梦里的女人面容模糊,倚靠在床头勾引他,又跪在腿间取悦他。脸庞渐渐清晰,她坐在他胯上起伏,再被他压在身下一次次深入,直到高潮。

    事后相拥深吻,他才看清,是贝甜。

    也许和她相处的日子真的是一场不见天光的疯狂梦境——欲壑难填,不知餮足,醒来只有虚脱的疲惫和深深的失落。

    无心睡眠,他掀起床单卷了卷,拿到水房投进洗衣机,然后出了宿舍楼去球场打篮球。

    凌晨的球场空空荡荡,气温倒是很舒服。进了校队之后,时渊难得有这样完全自由的打球时间,没有练习的指标和比赛的压力,只有反复到枯燥的奔跑运球上篮。从夜深人静到晨光熹微,他一个人酣畅淋漓地打了近两个小时。

    追新好文欢迎来群806317534

    裴宇的电话打来时,时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