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他想要她。

    照片被点开,又退出,再点开,保存,退出。

    ……

    再想下去又要难受了。

    太安静的环境不利于转移注意力,时渊拿着手机起身,想出去透口气,边走边回复【还有么?想看。】

    得寸进尺,自找苦吃。时渊笑自己,面对她总是把持不住。

    贝甜:【想看哪儿?】

    时渊:【哪儿都想看。】

    贝甜:【美死你。不约不给看。】

    时渊:【不给看不约。】

    ……

    贝甜扔了个拿刀砍人的表情:【好了不闹了。方便接电话么现在?】

    “嗯”字刚发过去,屏幕上就显示了陌生的号码。时渊接起来刚准备说话,听筒里已经传来贝甜的声音:“您好,请问是时渊先生吗?”

    时渊还没搞懂这套路,愣了一下答:“我是。”

    “这边是‘倍儿爽’洗浴中心哦。”贝甜捏着嗓子装清纯,“您昨晚在我们这里做了大保健之后,把钱包落下了。”

    “你搞错了。”时渊憋着笑,“我没有去过。”

    “没有搞错哦先生,我们这里有个叫贝甜的公主说她确定昨晚点她服务的就是您哦。”

    “我真的没去过,而且我也没丢钱包。”

    ……

    “你要不要这么认真啊!”贝甜急得演不下去了,“我都牺牲自己去做鸡了,你就不能配合一下,出去嫖一次啊。”

    “我很安分守己的。”时渊认真地说,“你要相信我。”

    贝甜笑出了声,“乖。”

    时渊也笑,越想越觉得她好玩,“你刚才真的好幼稚诶,姐姐。”他刻意加重了那个称呼,像是在强调她的幼稚。

    “你有点情趣好不好。”贝甜埋怨道,“等等,你喊我什么?”

    时渊不敢吭声。

    “意思我很老是吧?”

    时渊立刻否认,“没有没有。”

    “没有这个意思还是我没有很老?”贝甜不讲理地咬文嚼字。

    时渊居然没被绕晕,“都没有。”

    “这还差不多。”贝甜略表满意,“再给你一次机会,换个称呼。”

    “那……”时渊思索了一下,“甜甜?”

    贝甜“嘶”了一声,瞬间一身鸡皮疙瘩。

    时渊笑着试探说:“还是……贝贝?”

    贝甜无语:“……”

    “宝贝?”

    “???”

    “宝宝?”

    “!!!”

    ……

    两分钟后,贝甜以接受不了时渊这么奇特的画风为由,强行结束了这个话题。

    挂掉电话她拉起被子蒙住头,闷得透不过气了才猛地掀开,拍拍自己热乎乎的脸,忽然觉得被他叫宝宝其实也不错。

    就……好像真的很幼稚。

    因为第二天有考试,时渊一直泡在图书馆里自习。贝甜今天要加班,也是一整天的杂事。闲下来的时候,她有时会给时渊发条信息,但更多的情况是,手机里已经躺了很多条他的信息。

    贝甜总是笑着看完,然后回几个表情就继续去忙。忙完再来看,又是一大堆。

    ……

    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话痨了?

    晚上图书馆闭馆后,时渊一个人走在回宿舍的路上给贝甜打了个电话。

    电话那头很吵,她扯着嗓子喊了半天才说明白,原来是工作结束后被同事拉去酒吧high。时渊知道她酒量一般,一再叮嘱她少喝一点。

    推开后门走到外面,周围终于安静下来,她问他:“怎么,怕我喝多了勾引别人?”

    时渊答:“是怕你喝多了不舒服。”

    贝甜逗他,“嗯?不怕我勾引别人?”

    他想了想,“也怕。”

    贝甜笑,“放心吧小话痨。”她压低声音,沙沙的像是在他耳边,“只勾引你。”

    只勾引你  浓甜深渊(1V1 H 年下)(限时微醺)|臉紅心跳

    只勾引你

    时渊是在第二天一早看到这条好友申请的。

    一颗糖做昵称,一张背影做头像,还有这熟悉的挑逗语气……不是她还能是谁?

    时渊呆呆地看着那条记录,只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