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得一颗心怦怦直跳,有种下楼跑三圈的冲动。

    手抖着点了通过验证,他盯着聊天界面,思考第一句话要和她说什么。他的下体正在习惯性晨勃,贝甜俯下身为他吹箫的画面还清晰如昨,令他此刻忽觉欲望蓬发,身下又坚硬了几分。

    他想到那条验证信息,于是敲了一句【约不约要看过照片才能决定。】

    ……

    事实证明,喝多了真的会断片——哪怕前一晚并没有不省人事。

    贝甜明明记得自己只是头有点晕外加走路不那么稳而已,没有呕吐,没有失态,没有发酒疯,没有说胡话。

    但是一觉醒来,前一晚年会结束之后的所有记忆,居然一片空白。

    宿醉后的头还有些痛,她一边按着太阳穴一边摸到手机看了一眼……

    事实还证明,喝完酒真的会做不该做的事情。

    快递单上那串号码她早就倒背如流。有个叫做“展会志愿者名单及联系方式”的文档就静静地躺在她的电脑桌面,纸篓里那张写着电话号码的便签也完好无损地压在她的显示器下面。

    不过是每天都会看到的11个数字而已,昨晚怎么就被她输进手机了里呢。

    所以屏幕上这条消息是……

    贝甜把头埋在枕头里装了会儿鸵鸟,又像只蚕蛹一样卷着被子来回滚了好几圈,差不多捋清了前因后果。

    重新拿起手机,她看着那条一本正经的回复,想到他似笑非笑的表情,忍不住弯了弯嘴角。

    他一定知道自己是谁,不然怎么会这么配合。

    闷骚。

    这么想着,贝甜已经飞快地输入了几个字。

    【想看什么照片呀?】

    【都可以。】

    不到一分钟,正在图书馆复习的时渊收到了一张照片。

    仅露的半张脸被凌乱的长发又遮去不少,贝甜支着胳膊裸身趴在床上,柔软的乳房垂在两肘间,乳尖在床铺上被轻压着。背上的曲线一路下滑,在腰部凹进低处,又顺着臀部上行,勾勒出她的浑圆。

    【还满意吗?】

    时渊只看了一眼就放下手机,不安地扫视过四周,才又再次拿起来看。

    微风阵阵的清晨此时忽然变得燥热难耐,深呼吸也无济于事。微湿的手拧开瓶盖,他大口喝了小半瓶水,仍然无法压下胸中那股跳动的欲望。

    他想念她。

    这感觉充斥在他们分别后的无数个突如其来的瞬间——在他穿上贝甜送他的衣服时;在他收到展会志愿者的报酬时;在他路过学校后门的一排水果摊时;在他疲惫至极却难以入眠时……

    贝甜汇报时淡然自信的神态和与他相处时轻挑诱惑的表情总是不断反复而真实地出现他的脑海中。

    这个没预兆地闯入他生活的女人,每一分每一秒都占据在他脑海里最感性的角落。

    他分不清想念的到底是她的人抑或仅仅是她的身体——纵然他不认为自己只是精虫上脑忘不掉她在床上媚人的模样,却又不得不承认,在每一次单纯的想念之后总会发现自己身体可耻的变化。

    他想要她。

    照片被点开,又退出,再点开,保存,退出。

    ……

    再想下去又要难受了。

    太安静的环境不利于转移注意力,时渊拿着手机起身,想出去透口气,边走边回复【还有么?想看。】

    得寸进尺,自找苦吃。时渊笑自己,面对她总是把持不住。

    贝甜:【想看哪儿?】

    时渊:【哪儿都想看。】

    贝甜:【美死你。不约不给看。】

    时渊:【不给看不约。】

    ……

    贝甜扔了个拿刀砍人的表情:【好了不闹了。方便接电话么现在?】

    “嗯”字刚发过去,屏幕上就显示了陌生的号码。时渊接起来刚准备说话,听筒里已经传来贝甜的声音:“您好,请问是时渊先生吗?”

    时渊还没搞懂这套路,愣了一下答:“我是。”

    “这边是‘倍儿爽’洗浴中心哦。”贝甜捏着嗓子装清纯,“您昨晚在我们这里做了大保健之后,把钱包落下了。”

    “你搞错了。”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