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渊憋着笑,“我没有去过。”

    “没有搞错哦先生,我们这里有个叫贝甜的公主说她确定昨晚点她服务的就是您哦。”

    “我真的没去过,而且我也没丢钱包。”

    ……

    “你要不要这么认真啊!”贝甜急得演不下去了,“我都牺牲自己去做鸡了,你就不能配合一下,出去嫖一次啊。”

    “我很安分守己的。”时渊认真地说,“你要相信我。”

    贝甜笑出了声,“乖。”

    时渊也笑,越想越觉得她好玩,“你刚才真的好幼稚诶,姐姐。”他刻意加重了那个称呼,像是在强调她的幼稚。

    “你有点情趣好不好。”贝甜埋怨道,“等等,你喊我什么?”

    时渊不敢吭声。

    “意思我很老是吧?”

    时渊立刻否认,“没有没有。”

    “没有这个意思还是我没有很老?”贝甜不讲理地咬文嚼字。

    时渊居然没被绕晕,“都没有。”

    “这还差不多。”贝甜略表满意,“再给你一次机会,换个称呼。”

    “那……”时渊思索了一下,“甜甜?”

    贝甜“嘶”了一声,瞬间一身鸡皮疙瘩。

    时渊笑着试探说:“还是……贝贝?”

    贝甜无语:“……”

    “宝贝?”

    “???”

    “宝宝?”

    “!!!”

    ……

    两分钟后,贝甜以接受不了时渊这么奇特的画风为由,强行结束了这个话题。

    挂掉电话她拉起被子蒙住头,闷得透不过气了才猛地掀开,拍拍自己热乎乎的脸,忽然觉得被他叫宝宝其实也不错。

    就……好像真的很幼稚。

    因为第二天有考试,时渊一直泡在图书馆里自习。贝甜今天要加班,也是一整天的杂事。闲下来的时候,她有时会给时渊发条信息,但更多的情况是,手机里已经躺了很多条他的信息。

    贝甜总是笑着看完,然后回几个表情就继续去忙。忙完再来看,又是一大堆。

    ……

    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话痨了?

    晚上图书馆闭馆后,时渊一个人走在回宿舍的路上给贝甜打了个电话。

    电话那头很吵,她扯着嗓子喊了半天才说明白,原来是工作结束后被同事拉去酒吧high。时渊知道她酒量一般,一再叮嘱她少喝一点。

    推开后门走到外面,周围终于安静下来,她问他:“怎么,怕我喝多了勾引别人?”

    时渊答:“是怕你喝多了不舒服。”

    贝甜逗他,“嗯?不怕我勾引别人?”

    他想了想,“也怕。”

    贝甜笑,“放心吧小话痨。”她压低声音,沙沙的像是在他耳边,“只勾引你。”

    想被你干(文爱H)  浓甜深渊(1V1 H 年下)(限时微醺)|臉紅心跳

    想被你干(文爱H)

    临近午夜,室友陆续爬上床休息了。因为担心贝甜喝多,时渊和她约好晚上安全到家后一起说过晚安再睡。

    这会儿他坐在书桌前打算最后过一遍课本。书在桌上摊着,笔在指间转着,笔记上的考点一条条列得清晰,脑子里却纷乱无比。

    一整天他都沉浸在失而复得的幸福感之中,如果说白天的忙碌尚且能够勉强让他忘记和她朝夕相处的快乐,那么夜晚的空白几乎每分每秒都逃不开和她亲密缠绵的幻想。

    可以是毫无遮挡的落地窗前,也可以是伸手不见五指的幽暗房间,他们互相追逐,又在追逐中跌倒,地上是冰冷的木板或是厚实的地毯都无所谓,只要他们愿意,可以随时随地开始做爱,将体温与体液留在每个角落,再一次次抵达极致欢愉。

    ……

    这个酒吧的夜场很热闹,贝甜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舞池,炫目的灯光下,有不少男男女女们在忘情地蹦迪。随着歌曲越来越high,不断有人从四周的散台上站起来加入进去。

    贝甜不太擅长跳舞,加上今日例假在身,状态欠佳,所以只是偶尔和朋友们玩玩骰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