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喝几口酒,其余时间就百无聊赖地窝在卡座最昏暗的位置刷微博,

    舞池里忽然传来一阵起哄声,贝甜好奇看过去,原本在跳舞的人围成了一圈,欢呼着看向舞池中央一对斗舞的男女。男人赤裸上身露出八块腹肌,女人也脱得只剩下一件低胸吊带。像是排练过一般,他们一起踏着节奏舞动,再默契地相拥旋转。一曲结束,两人在围观者的掌声和尖叫声中拥抱对方,然后旁若无人地演绎了一场法式热吻。

    被气氛所感染,贝甜也情不自禁鼓起了掌。那对男女走出舞池,径直朝她的方向走来,她才发现原来他们就坐在隔壁的卡座。

    刚一落座,两人就再次接吻,贝甜扬扬眉毛移开视线,低头继续玩手机。电量告急,她收起手机,眼神又不自觉瞟到旁边去。男人半个身体都伏在女人身上,一只手搂在腰间,另一只手搁着衣服揉弄她的胸。女人闭着眼睛向后靠着,脸上写满情欲。

    再次别开眼神,贝甜举起杯子喝了几口酒。洋酒和饮料的混合味道她一向不太喜欢,辣在口中却又有种诡异的甜,冰冰凉凉地穿过喉间,她越发觉得口渴不已,燥热异常。

    拿起手机,解锁,锁定,又解锁。

    最终还是打开了微信第一行的聊天框。

    两声震动,时渊看向亮起的手机屏幕。

    【想你了。】

    白天打电话的时候,贝甜一如往常的嬉皮笑脸,关于分开的这段日子一句未提,更别说「想你」这种感性的话。时渊不由心空了一下,又不免觉得反常,于是问她:【喝酒了?】

    贝甜:【一点点。】

    很快又一条:【你呢?想我么?】

    时渊老老实实答:【嗯。天天想。】

    贝甜笑笑,忍不住逗他:【哪儿想?】

    时渊:【哪都想。】

    贝甜:【哪儿最想?】

    撩拨的意味明显,时渊喉间发紧,做了个深呼吸。还没稳下来,屏幕上又是一条。

    【我下面最想。想被你干。想得不行。】

    ……

    一瞬间心跳加速,时渊眼前浮现她饥渴难耐的样子。【喝了多少?】他试图转移话题。

    贝甜:【没多少。】

    时渊:【别喝了,回家。】

    贝甜:【你还没回答我。你那里想我么?有多想?】

    时渊闭了下眼睛,【别说了……】

    贝甜知道他来感觉了,继续放肆地撩他,【我的大宝贝儿硬了么?】

    哪怕是相隔千里,贝甜寥寥几句话竟也轻易勾起了他的欲望。最近他已经不再经常做和她有关的梦,也尽量避免让自己陷入淫靡的幻想。然而今天贝甜的再次出现,令他无法控制思绪。此时此刻,腿间的器物正在一点一点挺立起来,他放弃挣扎,告诉她,【嗯……很硬】

    贝甜很快回复:【我想看】

    时渊:【别闹……】

    贝甜央求道:【给我看嘛。它是我的。】

    娇嗔的声音仿佛就在耳边,时渊忍不住慢慢把短裤褪到膝盖处,下身鼓涨的一团已经把内裤顶得很高,他确认室友都在熟睡,然后低头拍了一张。

    酒吧暧昧的灯光中,贝甜打开照片,黑色内裤下,粗长的器物呼之欲出,龟头直冲小腹,松紧处被撑开的地方,隐隐可以看到他下身浓密的体毛。

    身下一阵暖流涌过,但贝甜知道那不是经血。

    她的性欲总在特殊时期尤其强烈,上一次例假是从鹿城返回朝城后的第一周,彼时她尚未做到淡然抽离,一个人静下来时总会想到和时渊相处和性爱,上半身回忆着,下半身也入戏,单单爱液就可以浸透一根棉条。

    余光瞥了下四周,没有人靠近,她低头噼里啪啦地打字。

    【又大了】

    【一定是想我想的】

    【难受死了吧】

    【我帮你】

    【最爱吃你的肉棒了】

    ……

    她从未当面说出过如此露骨的话,这些直白甚至下流的词从手机里一个一个蹦出来的时候,两人都有种隐秘的羞耻感和兴奋感。

    时渊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正无法控制地流向同一个地方,那里变得越来越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