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三国隐侯 第71章清水芙蓉

第71章清水芙蓉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这家伙也不是那么一无是处吗!”
    糜贞嘀咕着宁容不经意间偷得一句诗,眼眸转动,满是鬼灵精怪。
    “不过……还是不是好人!”
    糜贞展开洁白的儒服,闻着一股兰花的香味,清淡而优雅,心情不绝好了许多。
    “喂?”
    糜贞对外喊道,无人呼应。
    “喂,你在吗?”
    糜贞不放心的再次提高声音喊道。
    “有事?”宁容站在帐篷外,眯着眼睛,有些不耐烦的回道。
    “哦!你可不许偷看啊!”
    糜贞来到木桶旁边,拘起一捧水,哗啦啦的水声,满是欢快的声音,正如她现在的心情,死里逃了生。
    “既然你不放心,那在下先行告退了!”
    宁容一想,也对!一个姑娘在里面洗澡,自己站门外算怎么回事啊!
    “不要……”
    慌张的声音马上传出,宁容脚步一顿,又停了下来。
    “喂!这里是军营,本姑娘人生地不熟的,万一……有人闯进来咋办呢?”
    听着对面怯弱的声音,宁容还真为难了,环顾左右人来人往,全部都是一群男人。
    唉!
    宁容叹口气,问道:“那……你说怎么办!”
    良久,只听里面传来声音,“你不许偷看,在外面守着!”
    “好!容对天发誓,糜小姐安心!”
    宁容深吸一口气,挥动袖袍,一把白玉骨扇出现在手中。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宁容很是潇洒的扇动一缕清风。
    ……
    悉悉率率的声音伴着水花声不断传来,糜贞快速的脱完衣服,钻进了木桶,不断的回头瞅着帐篷。
    宁容站在帐篷外,脑海中突然蹦出一句诗词。
    春寒御赐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
    就这宁容胡想连篇,神游太虚之际,帐篷内突然没了声音。
    嗯?
    宁容神色微动,怎么没动静了?转身望着帐篷。
    恰巧此时,糜贞穿戴整齐,伸手掀开你帐篷走了出来。
    “……”
    两人同时一愣,四目相对,无声无息。
    沐浴出装的糜贞心情大好,再次看向宁容倒也不觉得特别讨厌。
    其实他还是蛮善良的!
    糜贞默默的想到,为自己守门,遵从君子的礼仪,到不枉费他这清秀的容颜。
    洗净铅华,返璞归真!
    宁容傻傻的瞪着糜贞。
    美!真是太美了!
    飘逸的儒服竟然被她穿出了俊雅的味道,清丽的容颜上是一头乌黑的长发,被她简单的拢在脑后,用一根秀带自然的系在一起。
    微风轻拂,一绺靓丽的黑发飞瀑般飘洒下来,弯弯的峨眉,一双丽目宛如星辰明月,充满了灵动的光芒,秀挺的琼鼻衬托着粉腮,点点水珠微微泛红。
    晶莹如玉的脸颊,胜似寒冬的腊梅残雪,一眼望去,仿佛整个灵魂都是那般的洁净,如此清丽绝俗的美人,仿佛天上的谪谛之仙,白衣胜雪,竟然让人不敢起一丝的斜念,生怕亵渎了这美好的精灵。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小姐之美,一言以蔽之!”
    宁容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
    呃?
    坏了!
    看着糜贞不悦的眉头,卷起两道川,宁容瞬间醒悟了过来。
    大事不妙矣!
    ……
    “登徒子!哼!”
    糜贞傲娇冷哼,眉目间的不悦仿佛勾魂夺魄一般,自带三分味道。
    往自己方才还以为他是个君子,原来也是书生本色竟是色!
    “咦!你定然是饿了?走!走!我带你去吃饭吧!”
    宁容抢先一步,在暴风雨来临之前,赶紧向前一步,直奔后营而去。
    “你?哼!这次本小姐就大人大量,放你一马!”
    呼……
    宁容擦擦额头的冷汗,满脸的庆幸自己又躲过了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劫。
    “唉!自己真是被浮云遮住了眼睛,难道穿上羊皮的狼就不是狼了?”
    宁容自言自语的嘀咕着,不对!这哪里是狼,简直就是母老虎啊!
    呼……史书演义里面,一定是记载错了,不是都说这妮子性格恢宏,气节无双的吗?
    怎么……唉!春秋笔法害死人哪!
    ……
    看着角落里那张娇艳欲滴的嘴唇,正在一张一合的快速吞吐食物,那猩红的舌头还时不时的出来卷动残骸。
    宁容脑海中浮现出一只凶恶的母老虎,正在大快朵颐的撕咬着自己,瞬间吓得汗毛倒立。
    “致远,嘿!”
    郭嘉从身后而来,看着宁容的模样很是怪异,悄悄凑过去一看,古怪的笑了一声。
    “嚯!”
    宁容吓了一跳,转身一看是郭嘉,这才放下提起的心,不满的嘟囔着,“奉孝,你走路不带声音的吗?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呵呵,是致远看到太入迷了吧?嗯!”郭嘉一脸坏笑,挤眉弄眼的说道。
    “你过来做什么?”
    对着宁容的态度,郭嘉不以为怵,笑笑说道:“主公已经安排好了人,明日就送这位糜大小姐回徐州,此地不是久留之地!”
    “哦?”宁容眼眸一动,撇了眼郭嘉,明白了,“这又是奉孝的手笔吧!这算是和徐州结个善缘吗?”
    “切!你可不要告诉嘉,你对徐州没想法!”郭嘉耸耸肩膀,直接了当的说道。
    “徐州吗?呵呵……那可是一块风起云涌的好地方啊!”宁容意味深长的戏虐道,“也对!军营重地,确实不是她该待的地方!”
    “嗯!今夜就看你的了!”
    郭嘉有意无意的调戏道,转身悠闲的走了。
    ……
    “喂!你今夜能不能不走啊!”
    看着收拾东西的宁容,糜贞有些害怕的小声说道。
    “什么?”宁容没有听清,转身问道。
    “那……那个,你能不能不走啊?我……我害怕!”
    这回宁容到是听清楚了,看着有些担忧的糜贞,小脸有些发白。
    “你放心吧!曹公已经安排好了,明日会派兵送你回家,今夜我和奉孝睡在一块,帐篷在有守卫把守,很安全的!”
    看他这副模样,宁容也是心有不忍,出言安慰道。
    糜贞摇摇头,“不要!他们……我不放心!”
    呃?
    这个么……言外之意就是相信自己喽!
    “那……你说怎么办?”宁容有些头疼。


同类推荐: 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镜中妖快穿之睡遍男神(nph)反撩[电竞]睡了那个MVP俯首称臣(校园等级游戏H)牛吏【SM快穿NP高H】淫辱国民女神(全文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