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三国隐侯 第91章诉苦大会

第91章诉苦大会

    “嘿嘿……”
    曹洪得意一笑,能够见到宁容吃瘪,才是最让他开心的事情,尤其是这个人还是自己?
    哈哈……
    想想他就觉得爽!就像三伏天喝了碗冰水,透心凉啊!
    “致远你在摸鼻子,你每次出坏主意就会露出这个表情!”
    曹洪得意洋洋的说道,一副俺早就看透你的表情。
    呃?
    宁容一愣,伸在鼻尖上的手嘎然而止,自己这个小动物竟然被发现了?
    呵呵。
    尴尬的笑了笑,他把手掌拿来下来,看来自己太低估这个时代武将的智商了。
    曹洪引诱着说道:“说吧!你是瞒不过俺的!”
    “真想知道?”宁容叹口气,有些无奈的问道,一副坦白从宽的模样,让曹洪又是一阵暗爽。
    赶紧点点头,曹洪静静的等待着,他太想知道,宁容是怎么知道远在千里之外的事情的了。
    “好吧!”宁容叹了口气,起身慢慢的向外走去,看着身影有些萧索的他,曹洪露出胜利的笑容。
    快到门口,宁容才转过身来,对着满脸期待的曹洪,一字一顿的说道:“这件事情说来话长,总而言之就是两个字秘,密!”
    “哈哈哈……”
    宁容做了个鬼脸,转身哈哈大笑的跑了,留下一脸蒙逼道曹洪。
    良久,只听一声怒吼回荡在大营上空,忍得众军卒面面向觎。
    “宁!致!远!”
    陆逊和于禁领了命令直奔南营而去,黄巾贼俘虏甚多,而且其中良莠不齐,难保不会发生什么过激的行为,于禁就把他们安排在了空荡的南营,又安排自己麾下的两千将士看管。
    命令他们严阵以待,虽然黄巾贼的兵器已经被缴获,可是曹军人数实在太少,于禁终究还是不放心。
    可等来到这里,于禁才知道自己的担心纯属多余,步履阑珊的黄巾贼横七竖八的跌坐在地上,蜡黄的脸色,干渴的嘴唇,一副脱力的模样。
    陆逊头一次做如此重要的任务,整个人充满了亢奋,他可是连蹦带跳的跑过来的,一路上他很想装作稳重的模样,可是于禁的话却不断刷新他对师傅的认知!
    原来……这就是骄其心?
    原来……这就是师傅的计策?
    挖好陷进,等着裴元绍往里钻?
    不对!是挖好粪坑,等着黄巾贼来,然后用恶臭的狼烟熏人?
    这计策……真是够无耻啊!
    陆逊头一回怀疑自己是不是找错老师了。
    师傅啊,说好的高大上呢?
    说好的深谋远虑呢?
    就这个?
    咧嘴嘴,陆逊哭丧着脸瞅着面前这些不断干呕的黄巾贼。
    远远的,他仿佛闻到了一股恶臭的味道,厌恶的拿袖袍扇了两下。
    “怎么?伯言可是觉得这计策太过鄙陋了?”于禁不动声色的说道。
    “有……有点!”陆逊不想违心说话。
    “呵呵……”于禁轻声一笑,反而说道,“某觉得宁先生的计策甚好,只有自己麾下士卒能够减少伤亡,最终取得胜利,这就是好办法!”
    战争是残酷的!身为将军他有一将功成万骨枯的觉悟,可是……那太残忍了,能少死些人还是少死些人吧!
    陆逊斜眼看了下于禁,感觉今天的于禁将军和平日好像有些不同,总是沉默的他,竟然有了感情波动?
    “禁相信,宁先生必然会有更好的决策来取得胜利,那他为何弃之不用呢?”
    陆逊似懂非懂的摇摇头,道:“为了少死人?”
    于禁难得的摇摇头,对着陆续笑着说道:“你还是太年轻,好好学吧!宁先生在下一盘棋,这只是第一步而已,接下来就需要你去做好第二步了!”
    下棋?
    陆逊暗自嘀咕着,看于禁的模样好像知道一些事情。
    不行!自己必须要把这件事情做好!不能坏了师傅整盘棋局。
    “诉苦大会吗?就从你开始了!”
    陆逊拾起了自信的笑容,对着于禁点点头,表示自己已经准备好了!
    于禁转身对着远处的士卒摆摆手,很快黄巾贼惊奇的发现,曹军抱来了一些木板,紧接着叮叮当当的砸了起来。
    “这是要做什么?”
    “搭台子唱曲吗?”
    “管他呢,许是人家庆祝战胜咱们吧!”
    黄巾贼你看我,我看你的,皆是搞不懂曹军想要做什么。
    “就是,自己都快饿死了,哪有心情看唱曲的!”摸着扁扁的肚子,咕噜噜的乱叫,本来清早就没吃什么东西,又被那狼烟恶心的吐了一地,这会儿到是饿了!
    “给口吃的吧,让俺做个饱死鬼啊,下辈子投胎俺可不想要饭吃……呜呜呜……”
    “闭上你的嘴,头掉了碗大个疤,怕甚!”有人异常激动的吼道,旁边的曹军马上一鞭子抽了过去。
    “都被我老实点,妄动者,杀!”杀气腾腾的百人将恶狠狠的瞪着这些黄巾贼。
    陆逊满意的看着平地而起的高台,高台不大,四五丈长,两三丈宽,也就是三四尺的高度,几块木板拼凑在一起也就成了。
    这是宁容要求的,不用太华丽,有个高出的平台能让人站上后,让所有人都看见,就可以了。
    “将军,请验收!”一个头头模样的士卒对着于禁行礼道。
    于禁点点头,看了眼陆逊,示意他先去,自己只是防止这些黄巾贼借机动乱而已。
    还别说,本来乱糟糟的黄巾贼,看到于禁从远处而来,站在那高台上的瞬间,全都猛地止住了吵闹,惊恐的盯着他。
    有很多人是第一见到于禁,可有很多黄巾是第二次见到于禁。
    他们永远不会忘记这个其貌不扬,下手狠辣的死神,那恐怖的五脏六腑,飙起一丈高的鲜血,至今让他们心有余悸。
    他是来杀我们的?
    许多人黄巾贼惴惴不安,在等待着命运的抉择。
    高台上,陆逊踏了两下,觉得还算结实,取过早就准备好的白布和笔墨,挥笔写下了四个大字,指挥着军卒绑着两根竹竿上,挂在了身后。
    “咦……这上面写的是什么?”
    “诉,苦,大,会?什么东西?”有识字的黄巾贼悄悄的对左右说道。


同类推荐: 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镜中妖快穿之睡遍男神(nph)反撩[电竞]睡了那个MVP俯首称臣(校园等级游戏H)牛吏【SM快穿NP高H】淫辱国民女神(全文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