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三国隐侯 第124章不眠夜

第124章不眠夜

    “不错!好一招假痴不癫之计,怪不得今日大张旗鼓,原来是想要迷惑我等!”张家家主抚摸着小胡子,仿佛张良再生,看破一切计谋似的。
    “张胡子,啥意思?”石吟喊着张家家主的外号问道。
    “呵呵……石兄,只怕这才是宁容的真实目的,”张家家主对于他的态度也不以为怵,指着那破刀说道:“明面上,是想威胁我等,暗地里,只怕是想告诫咱们,等到黄巾贼军一到,这把刀就是你我最后的倚仗!”
    “靠他?去杀敌?那不是自找死路!”石吟撇撇嘴,不屑道。
    “石兄说的不错!他就是想说,让咱们与谷城同归于尽!”
    王朝接过话继续说道,神色凝重的把字条点燃了,真没想到这厮竟然如此恨!
    ……
    南府,王家。
    同样幽深的院落,护卫层层把守,一座客厅灯光通红,几道人影若隐若现。
    王郎面色清减,是个三十多岁的人,自从在父亲手中接过家业,便整日里不苟言笑,为人严谨,做事也是雷厉风行,往往都是乾纲独断,以至于许多人都害怕触其眉头。
    王郎看着左右两侧各家的家主,老字号的掌柜,同样是面色凝重。
    “诸位,曹军的动向已经打探明白了,他们真的在收拾东西,看样子是要离开谷城了!”
    “王家主,曹军这些日子在谷城东,南,北三门,大修土木,整顿军事,一副严阵以待的架势,怎么说撤退就撤退了?”
    “各位都有自己的商道,黄巾贼的消息就不用某叙述了吧?三十万黄巾军,你觉得三千曹军,能够守住这小小谷城?”王郎不屑的撇撇嘴。
    “那……”
    “哼!还不是王老狐狸鼠目寸光,断了宁容的念头,这才让他想萌生了逃命的念头!”
    “可是,曹军走了,咱们谷城又该何去何从?那黄巾贼劫掠成性,一旦城破之日,那咱们……”有人担忧的摊开双手,神色黯然道。
    是啊!
    到那时,几十年经营的一切,都将一切化为尘土。
    “怪才!宁容!难道你就如此心狠手辣?哼!某到要会你一会!”王郎猛地站起身来,抓起那把锈迹斑斑的破刀,满脸刚毅的环视左右,向外走去。
    “王家主,你去何处?”众人急忙问道。
    “县衙!”王郎头也不回道。
    “县……不可!若是……”话未说完,王郎就把话接了过去。
    “若是一去不还,那就一去不还!诸位在此等候,谷城不能亡!”
    王郎声音不高,语气却格外坚强,转身大步流星踏出。
    众人彼此四目相对,敬畏的瞅着王郎的背影,颇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壮烈。
    ……
    与此同时,某个隐秘的酒楼,一名身穿富贵百纳衣的员外郎,正在陪着一名黑衣老者盘膝而坐,手中握着那残破的钢刀竟然在烤肉。
    烤肉滋滋发出声响,泛着金黄色的热油顺着纹路不断的流淌,可没到快要嘀嗒到火炉之上时,老者总能恰到好处的转动钢刀上的烤肉,把那点热油继续烤进羊肉中。
    “热了?”老者不动声色的说道。
    “没!不热!”富贵员外郎擦擦额头的汗水,专心的烤着手中的羊肉。
    “老喽,身子骨比不上你们年轻人了,只有烤烤火才知道自己还活着,呵呵……”苍老的声音,意味深长的说着。
    “呵呵,孙老您说笑了,您的身子骨可硬朗的很呢!”
    “是吗?”孙老突然抬头问了一句,眼眸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精光。
    呃?
    李强一愣,自己只是顺嘴一说,被孙老这一问,突然有些迷糊了。
    “当然!”旋即,李强就肯定的点点头。
    孙老摇摇头,苍老的声音继续响起,问道:“现在感觉怎么样?热吗?”
    李强摸摸额头,突然感觉好像并没有那么热了。
    “呵呵……你呀!还和小时候一样,什么事情都表现在脸上,这不好!”孙老慈眉善目的眯着眼睛教导道。
    “是,孙老教诲的是,父亲去世之时,就曾嘱咐过强,遇事不决问您老人家。”
    你父亲?
    孙老脸色突然露出了怀念的味道,“李老头也是个倔犟家伙,当年啊……嘿!不说了!不说了!说吧,你小子不会只是陪老夫烤肉的吧!”
    李强嘿嘿一笑,道:“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老人家,这些年谷城北府的势力不断削弱,南府却迅速崛起与其并驾齐驱,这都是您老的手笔吧?嘿嘿,现在谷城人都知道,二王排第一,孙李排第二,第三,孙老就不想争一下那第一的位置?”
    “……”孙老淡淡的看了眼李强,并没有说话,专注的烤着羊肉。
    “孙伯伯,你放心,强没有那雄心壮志,只是……现在这谷城却透着一股诡异,小侄有些看不清了,还望伯伯指点!”李强并不尴尬,而是心悦诚服的求教道。
    他只是不明白,以他对孙老的认识,要手段有手段,要能力有能力,为什么会甘愿屈居第二,把谷城的话语权让给王家呢?
    当年他父亲也是如此,他曾经问过,父亲只是笑笑不答,如今……孙老也是如此!
    “宁容此人,你如何看!”孙老开门见山的问道。
    “嗯……怪才宁容!”李强沉吟片刻,回道:“这是曹孟德对此人的评论,观其行事也的确透着怪异,可……其心狠手辣却是有目共睹,这次……”
    李强摇摇头,道:“小侄不知道他的用意,若是他真的撤退,那咱们这些家族可就如同破影,化为乌有了!”
    “你待如何?”
    “若是曹军撤退,谷城必定会被黄巾贼踏为平地,不如……不如撤!”李强咬着牙说道,目不转睛的盯着孙老。
    “撤?呵呵……谁都能走,唯独咱们这些人不能走!一旦离开此地,你我将是无根之木,无水之源,唯有死路一条!”
    这……
    李强迷茫的看着孙老,似笑非笑的眼神突然让他一个激灵,瞬间清醒了许多。
    是了!
    百姓可以走!他们这些人却不能!一旦走出这座城门,他们能依靠的就只有自己了!到那时……他们将会成为各方待宰的羔羊!
    “那该如何是好?”李强焦急的问道。


同类推荐: 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镜中妖快穿之睡遍男神(nph)反撩[电竞]睡了那个MVP俯首称臣(校园等级游戏H)牛吏【SM快穿NP高H】淫辱国民女神(全文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