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三国隐侯 第158章泰山兵

第158章泰山兵

    兵贵乎神速!
    于禁沙场悍将岂能不明白这个道理,等到曹豹和太史慈赶到阵前之时,于禁已经窜上二道梁子,来到泰山兵山营之外。
    曹豹悲痛欲绝,收敛了自己侄子的尸身,回到军中妆殓起来,太史慈独自留下查看伤亡情况,瞅着那些死去丹阳兵脖颈处的伤痕,干净利索,一气呵成,太史慈整个人不由的肃然而起。
    来将是个高手!
    ……
    于禁勒住战马举目四望,只见半山腰处隐隐绰绰的浮出无数营盘,营盘以草木,巨石为根基,浑然天成,却又连成一片,远远望去给人一股厚重的感觉。
    “臧霸非常人也!”
    于禁暗自感慨一句。
    山下的动乱,在山上观敌料阵的泰山兵早就看到了,突然见到这位单骑塔营的好汉,众将士皆是侧目而视,敬佩不已。
    “喂!本将曹公帐下于禁,特来拜见臧将军!”
    于禁在营寨门外不断叫喊,守卫的泰山兵看着浑身是血的于禁,不知道来人是敌是友,连忙把此事禀告给了臧霸。
    “谁?你说谁马踏军营而来?”臧霸一听于禁的名字就是一愣。
    来将竟然勇猛如斯?臧霸环视左右四大心腹爱将,抚摸着自己的手臂,仍然是心有余悸的不敢相信。
    于禁是谁?他没有听说过!
    可是对于太史慈这个名字,在场的五人却是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恐怖!
    那一把诡异的六棱梅花枪舞起来翩若惊鸿,娇若游龙,密不透风的枪针散发着凛冽的寒芒。
    奈何臧霸一把大刀力盖世,舞动起来也是虎虎生风,可进入太史慈的枪风之中,却仿佛泥牛入海,深沉不能自拔,十成的力气竟用不出七成。
    最让臧霸恐怖的是,本以为这太史慈走的是阴柔的枪风,可下刻,让他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太史慈枪风陡然转变,变成了大开大合之势,一杆包铜大铁枪散发着闪烁黄光,富贵之气直逼人眼,猛然的高高举起,顺势砸了下去。
    一力降十会!
    臧霸抡刀硬抗,猛然一股巨力传来,震的他虎口开裂,手臂发麻,心有余悸的掉头就跑。
    想到这,臧霸就心有戚戚然,想当年他和陶谦也是同盟军,一块攻击黄巾贼,可是……他怎么都没想到,陶谦会好端端的来攻击他!
    曹豹的五千丹阳兵他还没放在眼里,可是那太史慈的一杆长枪却让他心头生畏。
    纵然对陶谦恨的牙根痒痒,可他就是不敢出战!
    现在突然有个人告诉他,山下来了一人,竟然马踏连营而过,这如何不让他惊奇。
    难道说此人比太史慈还有生猛?
    臧霸和众兄弟对视一眼,马上传令召见于禁。
    “诸位,有谁听过于禁的名字?”
    臧霸环视左右,孙观,吴敦,尹礼,昌豨皆是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虽然于禁在银山之战时,初露锋芒,可此时交通信息并不发达,所以众人不知倒也是常事。
    命令传递下去了,臧霸心中隐隐的升起一种期待。
    没过多久,传令兵带着一名浑身是血的人来到帐中,只见对方血染了战袍,模样虽看不真切,可于禁虎背熊腰的气势,还是让孙观等人为之侧目。
    唯有臧霸,不由的疑惑着暗自摇头。
    “曹公帐下于禁,见过将军!”于禁抱拳,铿锵有力的行礼,行的却是同辈之礼。
    “于禁将军?”臧霸不确定的看着于禁,转念又觉得不可能,“听闻于禁将军马踏徐州军连营而来,不知可曾与那太史慈交手?”
    嗯?
    于禁当先一愣,这是什么鬼!
    一见面不问来由,却问什么太史慈!太史慈又是何人?
    咦?
    于禁抬头望去,又是一阵惊讶,心中哑然,面色不变,只听臧霸说起‘太史慈’三个字时,帐中气氛为之一沉,两侧将领皆是火热的盯着自己。
    太史……慈?
    难道是?于禁心中一动,想起了自己看到东门边角处的一处旗帜,上面正是‘太史’二字!
    “不曾!于某从西门盘口处杀入,斩了曹环,来到将军营中!”于禁沉稳道。
    “哦……”
    一听没有和太史慈交战,臧霸的脸色又恢复了正常,心说,这就对了!自己都打不过太史慈,此人又怎么可能!
    孙观等人也是常常的呼吸了一口气,看向于禁的目光也发生了变化,不似方才那般好奇,敬重,而是一副理应如此的模样。
    于禁彻底被这些人搞糊涂了,沉默不语,静待其变。
    “咳!”
    臧霸看着自己麾下诸将的德性,一个个的如释重负的模样,有些尴尬的轻咳两声。
    “于将军,不知你来我泰山有何贵干!”臧霸单刀直入问道。
    “臧将军,于某奉军师宁先生之名,前来结交将军!”于禁为人诚恳,说话铿锵有力,一副老实人的模样,很容易让人相信,这也是宁容让他来的原因。
    “宁先生?”臧霸想一万个理由,也不会想到是这么个事情,曹操帐下军师竟然来结交自己?
    “不错!原兖州刺史刘岱被黄巾贼杀害,现如今曹公代兖州牧,正在扫荡境内蛾贼,宁先生乃曹公谋士,特遣于某而来!”
    于禁是照本宣科,把宁容的嘱咐说了一遍。
    哦!
    原来如此啊!
    臧霸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原来曹操是来劝降的,泰山郡本就是兖州治下郡县,多年来被自己控制,现在曹操恐怕是想收回泰山郡了。
    “哼!本将看来,于将军是来下战书的吧!”想通了其中关节,臧霸冷哼一声,脸色阴沉道。
    于禁一看臧霸变脸,暗道,先生果然说的没错!
    “将军误会了!”于禁摇摇头,“曹公与宁先生从未打过泰山郡的主意,而且……日后曹公执掌兖州时,这泰山之主仍然是臧将军你!”
    “此言当真?”臧霸狐疑的看着于禁。
    “当真!”
    于禁坚定点头应道,很是确定。
    孙观等人打量着于禁,见他说话不似作伪,又是个实诚人,想来不会撒谎。
    臧霸心中的怒气一闪而过,玩味道:“既然如此,不知你家先生拿什么结交本将军呐?”


同类推荐: 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镜中妖快穿之睡遍男神(nph)反撩[电竞]睡了那个MVP俯首称臣(校园等级游戏H)牛吏【SM快穿NP高H】淫辱国民女神(全文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