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三国隐侯 第160章于禁之威

第160章于禁之威

    于禁马踏连营面见臧霸,这中间大半天的时间可就过去了,现在出了泰山兵的军营,再次来到山脚下,却发现天色有些擦黑了。
    臧霸带着孙观,吴敦,尹礼,昌豨四将,跟随在于禁身后,见他跨上战马,紧紧身上的束甲,挥动三尖两刃刀猛地冲出了营寨门口。
    臧霸等人望着于禁凛然不惧的勇气,一时间佩服的看着他,眼中充满了敬意。
    “于禁真大丈夫是也!”
    臧霸由衷的赞叹道。
    “嗤!末将看来,这厮是不识的东莱太史慈的厉害,只怕这一去不复返喽……”昌豨对于于禁找死的行为,并不看好,说话都带着刺,有些幸灾乐祸的味道。
    孙观等人虽然听的有些刺耳,却难得的没有反驳。
    太史慈!
    对于这个人,他们是印象深刻极了。
    “快看!于禁闯营了!”
    吴敦伸手一指,只见于禁已经闯入了徐州军的大营盘口。
    “嗤……太史慈降旗在东门,只怕这于禁打算趁着无人之际偷偷穿过东门吧!”
    对于吴敦等人的重视,昌豨嗤之以鼻的轻哼一声。
    ……
    “呔!曹公帐下于禁来也!”
    一声惊雷,于禁黝黑的脸色猛然炸开,狂吼之中驾马绕过前营被东门而去。
    于禁挥舞战刀上挡下撩,丹阳兵又岂是他的对手,霎时间,残肢乱飞,血脉喷张,整个徐州营乱做一团。
    ……
    山上,昌豨话音未落,于禁的滚滚吼声当先传来,到嘴边的话又让他给生生咽了回去。
    呃!
    这……这厮不要命了!
    昌豨一句话噎住了,脖子涨的通红,满脸的尴尬。
    孙观撇了眼昌豨,眼皮上挑,和吴敦对视一眼,没有说话。
    昌豨悔恨交加的望着于禁远去的身影,羞愧的恨恨难平。
    妈的!
    这脸打的?真他妈的丢人!
    自己刚刚说完他会偷袭而过,这厮马上就大声吆喝的冲了过去。
    “哼!找死!”
    昌豨不忿的怒斥道。
    ……
    找死?
    的确是找死!
    于禁一闯营,就有人马上报告给了曹豹,曹豹闻言,瞬间怒了!
    什么?
    还敢来!
    “贼将找死!气煞我也!”
    曹豹抓起武器,气的哇哇大叫,愤怒的冲出了大帐!
    丹阳兵这会也是愤怒不已!
    丹阳步卒甲天下,他们何曾受过如此的漠视!
    这贼将是全然不把自己当回事啊!
    你第一次闯营,俺们不曾防备,俺们技不如人,俺们也就偷偷的认下了。
    可你又跑来闯营,这就不让人尴尬了,这简直就是对俺们的羞辱吗!
    “来人!传本将军令,列阵!调集三百弓弩手,结成纵深五队,各队保持七尺间隔,待贼将接近五百步,立刻射杀!”
    曹豹没有丝毫的犹豫,冷眼望着远处踏着血海而来的于禁,直接下令要把来人穿成窟窿。
    曹环是他的族侄,于禁一刀斩了曹环,让曹豹伤心难过,可是……他自己明白,自己许不是于禁的对手。
    哼哼!
    看看是你能打!还是本将强弩厉害!
    曹豹发狠了,直接把强弩兵布置在于禁的来路之上,他还犹自不放心的调来了一百长矛兵,一百盾牌兵,盾牌兵列阵最前,组成铜墙铁壁,用来阻挡于禁的冲击。
    长矛兵交叉在后,透过两盾牌之间的缝隙伸了出去,明亮亮的长矛铁头,闪烁这寒芒,手臂粗的长矛,直接洞穿整个战马。
    这些长矛可都是长达丈余的粗矛,足有人手臂般粗壮,一般都是攻城之时,大黄弩所用的弩箭,钉在城墙之上,将士们可以抓着攀登的。
    而且……这种军中利器,对付战马骑兵最有奇效,任你宝马良驹,还是奔驰中携带的雷霆之怒,都不可能撞过这些盾牌长矛兵。
    丹阳兵双手合力抬着长矛,整个矛杆被架在前排士卒的肩膀之上,斜插向上,杀气凛冽!
    曹豹这样排阵完全是防御的架势。如果不出意外这样的阵势下,于禁的一骑之力,根本就无法冲过去。
    “哼!贼子,你的死期到了!”
    ……
    军中冲阵,讲究的是一鼓作气,借着战马的高速奔跑之力,携带着雷霆万钧之势,彻底凿穿敌方的阵型。
    一旦被对方大军围困,陷入死战,丧失了战马的机动性,那你就危险了,除非你是常山赵子龙,能够无视百万大军,用枪如神心如臂使,武艺高到绝顶之上,才能杀出重围。
    于禁自然明白自己接下来的处境,老远他就看到了曹豹的军阵变动。
    可于禁却毫无惧色,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一催胯下战马,手中三尖两刃刀疯狂的转动起来,仿佛螺旋龙卷风,带着凛冽的杀气刺向曹豹。
    盾牌兵顿时大喝一声,地动山摇,长矛兵踏前一动,长矛如蛟龙出水挡住于禁的去路。
    于禁抬手之间,只见对面无数支弩箭纷纷射来,匆忙之间挥舞战刀不断护住自身和战马。
    “叮叮当当……”
    一阵兵器碰撞的声音,于禁被数百支箭矢包围。
    “嘶!”
    一声惨痛的叫声,于禁低头一看,胯下战马被三支弩箭射中,剧烈的疼痛让战马前蹄嘭的一声,跪倒在地。
    情况危矣!
    曹豹露出了残忍的笑容,战马一失,看你能耐我何!
    山上营寨门口,臧霸等人一直关注着战局的变化,虽然离着远,有些看不真切面目,可战马痛苦的哀鸣之声,以及那猝然间的跌倒,他们看到真切。
    “于将军危矣!”孙观喝道。
    “哼!太史慈尚未出战,于禁就殒命与此,可见那谷城曹军怯懦,不去也罢!”昌豨露出一副预料之中的模样,冷笑连连。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只见于禁整个人纵身一跃,双脚点在马背之上,紧接着他整个身子借力往上一跃,腾空而上直奔曹豹而去。
    百忙之中,于禁挥舞手中三尖两刃刀,削去长矛的矛尖,一个翻身落在长矛兵的身后,左手从背后抽出手戟,奋力砍杀。
    于禁深陷弓弩阵之中,这正是他想要的结果。双方一旦短兵相接,长矛兵和弓弩手也就失去了作用,长兵器回转不及,只能任由于禁的手戟屠戮。


同类推荐: 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镜中妖快穿之睡遍男神(nph)反撩[电竞]睡了那个MVP俯首称臣(校园等级游戏H)牛吏【SM快穿NP高H】淫辱国民女神(全文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