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宁容不知道,于禁将会给他带来一个巨大的惊喜。
    此时,谷城已经夜了,站在城楼之上,望着谷城城池之内,无数的老百姓正在玩命的挑灯夜战。
    一排排的火红的火把宛如长龙一般,由西向东蜿蜒而来,最终汇集到东门城门两侧的瓮墙之内。
    张月终究还是来了,城外黄巾贼的尸体她不能不管,更何况……陆逊这鬼小子特意嘱咐送信的人,一路之上大张旗鼓的吆喝着,书信还没到张月手中呢,半个黄巾大营都知道,曹军派来了使者,愿意停战一夜,同意他们搬回自家兄弟的尸体。
    张月是有苦说不出,只能咬着牙认栽,吩咐于毒率领惨部搬运尸体,有了昨夜的第一炮,黄巾军再次来到城下,倒也没有那么多忌惮了。
    习惯是一种可怕的力量,白天攻城,晚上收尸,双方竟然有些诡异的默契感觉,听到曹洪的话,让宁容有些哭笑不得。
    真是见鬼了!
    你死我亡的生死大敌,竟然还玩起了惺惺相惜?
    切!
    宁容可不管这些,望着城墙下巨大的沟槽,他贼贼的笑了起来。
    “师傅?”陆逊忽闪着眼眸,紧紧缩着身子,感觉师傅这表情有些吓人。
    东门如此,南门和北门亦是如此,宁容想着明日黄巾贼大吃一惊,无可奈何的模样,露出傻傻的得意笑容。
    嘿嘿……
    也不知道奉孝那边怎么样了!自己这边可是快要大功告成了啊!
    只要明日过后,战局将会向着自己预料的方向进行。
    至于最后的收成吗?宁容并不为这个担心,早早的他就布下了局,能不能成功也只能看天意了。
    不过……
    想到郭嘉和曹操那边,宁容的心也就放下了,历史上没有自己什么事情,他们不照应把兖州给收拾的干干净净。
    虽然用的时间久了一些,直到今年年底他们才收服了青州,可好歹也把兖州给打了下来,建立了革命根据地。
    嗯……
    宁容陷入沉思中,自己可不能浪费时间,还是早早的收拾完了黄巾,也好睡个懒觉啊!想到家,突然想起了大娃和二娃兄妹,也不知道这两个小屁孩过的咋样,嗯……还有三胖,有他照顾着,应该没问题。
    陆逊小脸绷得紧紧的,有些尴尬的拉拉宁容的袖子,师傅傻笑的模样,口水都流下来了,这城楼上的人可都看着呢。
    “咳咳……师傅!形象,您老人家英明神武的形象啊!”
    陆逊凑到宁容身前,低声的提醒道。
    “啊?你说什么?为师方才有些走神了!”宁容回过神,茫然的对着陆逊问道。
    这?
    曹洪哭笑不得的瞪了眼宁容,转身望着身后诸将窃窃私语的模样,暗自摇头,这个致远总是没个正行!
    “师傅,将军很是担忧,明日若黄巾贼再次攻城,只怕这谷城坚持不了两三天了!”陆逊抽搐了下嘴角,还是强忍着重复了一遍,师傅这得有多么不着调啊!
    别人都是担惊受怕啊,就师傅自己还有心思想入非非,看那顽皮的笑容,不经意间的口水……
    唉!自己可真是遇人不淑啊!
    “哦!”
    宁容擦了下嘴角的口水,面色一阵抽搐,丢人!真是太丢人了!
    咳咳!轻声咳了两声,宁容不动声色的挥动衣袖,把嘴角擦拭干净,脚步轻盈向前一步,避过众人的视线。
    只见他仰身远眺,神情从容,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身影瞬间高大了起来。
    众人看的一愣,良久,只听宁容悲天悯人的说道。
    “容有一计,可御敌于城下!”
    嗯?
    有计谋!众人一喜,不等上前询问,又听道。
    “唉!成败非我愿,只愿无杀伐!”
    一副悲天悯人的情怀从宁容身上散发而出,一层层的光芒仿佛从他身上闪烁,众人下意识的低下了头颅。
    面对高洁如此的人,只让人自行惭愧!曹洪和陆逊对视一眼,嘴角一抽,强忍着没笑出声。
    嗤!
    对于这样的宁容,曹洪实在是太熟悉了,当初他第一次见宁容,就被他这副高人模样给欺骗了,以至于事后……
    陆逊却是在宁容身边跟的长了,知道师傅最不耐烦这怀古伤今的做法,徒劳无功,白白的伤神。
    扑哧!
    宁容快速的回身,狠狠的瞪了眼曹洪,眼中警告的意味十足。
    自己好不容易找了个台阶,把大家的视线转移到了别的地方,可不能让他给破坏了。
    流口水这种没形象的事情,怎么能让他们知道。
    装高人,宁容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很熟络的!
    咳咳!
    曹洪立马正襟危立,目不斜视的模样。
    “伯言呐,你来,为师有个重任要交付于你!这可是关乎到整个谷城的生死存亡,你……可敢担负?”
    宁容转身回头,凝重的对着陆逊问道。
    陆逊诧异神色一闪而过,看着师傅少有的严肃,心中一禀,小脸也紧张了起来,清脆的回道:“师傅,弟子愿意一试!”
    宁容摇摇头,撇了眼城外的黑夜,坚定的说道,“不是一试!是一定要做到!懂吗?”
    曹洪一愣,就是当初在银山之时,也不见他语气如此强烈,难道他要把那事交给陆小子?
    “致远……”一想起此事事关重大,曹洪就有些担心。
    宁容断然摆手,双目不离开陆逊的眼眸中紧紧的盯着他,逼问道,“伯言,如何?”
    呼呼……
    陆逊呼吸有些急促,师傅和曹洪将军的神色已经告诉他了,接下来的事情必然万分重要。
    良久,望着师傅期望的神色,陆逊郑重的点头答应了下来。
    “弟子必不负师傅所托!”
    “好!”
    宁容朗声笑了出来,有自信,有底气这是好事,可实际操作他还是要亲自传授的。宁容要的只是战场上磨练出来的意志。
    “来!附耳过来!”
    宁容对着陆逊一阵耳语,另一边的曹洪却是感慨了一声,陆小子能够拜致远为师,何其幸哉啊!
    虽然在外人眼里,宁容经常做些不着调的事情,总是莫名的发呆看起来傻乎乎的,可是他曹洪自信不会看错人。
    他总感觉宁容风轻云淡的外表下是深不可测的大海,只要一朵小小的浪花,就可以应付眼前的困境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