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三国隐侯 第164章诡异的陆逊

第164章诡异的陆逊

    只是……
    可惜了自己的大侄子曹昂。
    看宁容这副教徒的模样,在加上小陆子本就机灵,只怕将来有一个宁容喽。
    主公这次失算啦!
    曹洪暗自嘀咕着,他自然知道战争中成长是最快的。
    夜已经深了下来,曹洪把城防交给陆逊,就被宁容拉着回城里了。
    宁容亲自视察了每个城门处的防备情况,鼓励了百姓们辛勤劳动的成果,最终再一次的向他们强调了自己的承诺,开办学堂,读书写字改变他们娃娃的命运。
    一直忙到后半夜,城里的火把才逐渐熄灭,只是在几个特别的地方,偶尔闪烁着几下火把的光亮。
    宁容说过要引小清河的水冲洗整座谷城,可是……现在小清河挖通了,看着缓缓而来的清水,宁容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老百姓的神色也放松了不少。
    忙碌到半夜,终于做完了。
    林县尊有些担忧,站在西门城墙之下,望着欢快的流水在排水沟内流淌,心情却没有那般欢快。
    “将军,若是黄巾贼在沟渠中偷袭进入,又该如何?”
    “这……”曹洪被他问的傻眼了,站起身看着宁容正在和清凉的河水玩耍。
    “哗啦……哗啦……”
    宁容捧起一捧河水,凉凉的感觉很是舒服。
    “无妨!还要劳烦县尊,找几家铁匠,打造一张巨大的铁网,固定在这里,如此贼人就不可能进入谷城了!”
    宁容拍拍手站了起来,替曹洪回答了这个问题,“哦,对了!现在是非常时期,为了谨慎小心,还是派兵在此守卫比较好,依宁某来看,每条沟渠安排四个人即可。”
    有了办法,林县尊也就不忧愁了,敬佩的拱拱手,就去准备铁网去了。
    “咱们也走吧!”
    宁容伸了个懒腰,有些疲惫的转身走了。
    ……
    同样的一幕,城外黄巾大营,同样在上演。
    周仓忧虑的在营帐内踱步,走来走去的让人看着心烦意乱,张月侧身跪坐在桌案之后,右手拖着香腮,明亮的眸子,百无聊赖的摆弄着火苗。
    “公子,你说这宁容到底什么意思?”
    张月心不在焉的摇摇头,仿佛没听到周仓的焦急。
    “这都火烧眉毛了,他还有心挖什么排水沟?”
    周仓皱着眉头,有些迷惑,他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挖坑,排水?”张月暗自嘀咕着,微微轻喘了一声,“周叔,探子说,宁容挖了十多条水沟?”
    “是来!他们把西门都挖通了,说什么引小清河的水,冲刷谷城……”
    周仓急不可耐的又重复了一遍,等着张月做出判断。
    小清河!
    谷城的地势是西高东低!
    水?
    难道是!张月猛然间心中一动,明亮的火苗被她掐了个半死。
    “周叔,宁容这是要用水淹之计!”
    看着突然正襟危坐的张月,周仓也是一愣,转念间有明白了过来。
    不错!不错!据探子来报,他们把水沟挖到了东门城下,这是要放水冲营呐!
    “咦?不对!”不理会周仓的脸色,张月又摇摇头,疑惑着,“小清河的水虽多,可若想水淹大营,却是不可能!空荡荡的平地,水势缓慢,不可能存住水!”
    “那……”周仓心想,公子说的也对,水淹黄巾大营那的确不可能。
    ‘嘭!’
    突然一声巨响,吓了周仓一跳,赶紧望去。
    只见张月思索片刻,猛地一拍桌案,站了起来,“对了!虽不能水演,却可阻敌!”
    “……”周仓傻傻的看着她。
    “周叔你想,若是这水流出东门,城墙下的土地势必会变的泥泞不堪,这对于攻城自然会起的羁绊的作用!”
    张月分析的有理有据,周仓也放下了担忧,就这种疲敌之计,难道还能挡住自己的大军。
    “哼!怪才宁容计穷矣!”
    张月一双动人心魄的眼眸,散发着噬人的光芒。
    “周叔,你马上去安排,在距离城门五百步外的距离,挖上一条浅沟,若是水流过多时,也好分水而流!”
    “好!某这就去!”
    周仓急忙转身往外走,挖沟这小事对于黄巾军来说,那真是轻而易举,打仗也许他们不在行,可这事……那是他们的看家本领!
    “等等,还要通知北门和南门,这两侧城门地势较高,最为危险!”
    张月叫住周仓,又嘱咐了一句,看着周仓答应着远去的身影,张月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他不怕宁容用计!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计谋只能起一部分作用!
    一个真正的名将或者谋士,会选择在最关键时刻使用,计谋有时就像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颗稻草。
    “可惜啊,稻草不但能够压死敌人,有时……也能够压死自己!”
    张月俏脸盈盈的自言自语道,想明白了宁容的鬼伎俩,她越发的轻松了。
    能够想到用水来阻挡黄巾军的攻城,不得不说,怪才宁容果然有几分才智。
    “只是……你却不知道,这也恰恰暴露了你的胆怯与无奈!”
    “呵呵……谷城的器械就快承受不住啦!”
    张月这一夜过的很轻松,就像宁容一样,呼呼大睡,两人都在等待着明日的较量。
    ……
    翌日。
    天蒙蒙亮,黄巾军的号角声把宁容催促了起来。
    揉着稀松的睡眼,宁容一脸困倦的瞅着城外的黄巾大旗凛凛作响,军营很是强大。
    “哈欠!”
    宁容哈气连天的打了个哈欠,转身就想回去再睡个安稳觉,却被曹洪给拉住了。
    “喂,致远,你做什么去?”
    “啊?”宁容迷迷糊糊的看着曹洪。
    “陆小子呢?”曹洪叹口气,问道。
    “伯言?”
    宁容眨眨眼睛,嘀咕一声,瞬间清醒了不少。
    鬼使神差向前两步,望着城楼之上,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咦?
    宁容诡异的模样,引起了众人的好奇,纷纷抬头望着城楼顶上,看着那熟悉的面容众人皆是一愣。
    “这……这不是陆小郎君吗?”
    “咦?他是宁先生的徒弟,怎么这身打扮呐?”
    “……”
    众将士皆是好奇的打量着,城楼上诡异的一幕,引起了黄巾军的注意。


同类推荐: 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镜中妖快穿之睡遍男神(nph)反撩[电竞]睡了那个MVP俯首称臣(校园等级游戏H)牛吏【SM快穿NP高H】淫辱国民女神(全文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