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三国隐侯 第175章一纸千斤重

第175章一纸千斤重

    曹方和陆逊离开了,把东城门口那些人交给了林县尊,可是谁都没有注意到,就在前往安民营的路上,有两个衣衫褴褛的之人,悄悄的掉队了,转了个弯他们走入一条小巷子。
    这二人一个看起来是五十余岁的老翁,虽然已过壮年,可此人却是身材挺拔,顾盼生辉,尤其是那双眼眸,刚毅而精明,根本不像是一个即将年老人所拥有的。
    他旁边跟随的是个三十左右的壮汉,虽说不上是五大三粗,可宽阔的后背以及那虎口磨了老茧,定然是一个习武之人,此人背着个包袱跟在后面。
    找到一个没人的小院,二人钻了进去,默不作声的打开包袱,取出一套干净整洁的衣服,换在了身上。
    嚯!
    果然是人靠衣装,佛靠金装,再次看去两人的气质油然而生。
    老者一身深褐色的便装,波澜起伏的华贵面料,透着贵气,到是和他的沉稳气质相得益彰。
    “父亲,咱们为何来谷城?此地危险重重,这……”年轻人服侍老者穿戴好衣服,又把自己的衣服换了一下,不解的问道。
    “武儿,你想说什么?但说无妨!”老者笑了笑,整理了下衣袖。
    “父亲身冒危险,孩儿以为不智!”武儿咬咬牙,还是说了出来。
    “呵呵……”
    老者笑了笑,眼眸中闪烁精光,道,“你却有所不知!曹公曾亲笔写信与为父,邀我出山建功立业,荀文若也来信相权,为父也是静极思动,不甘寂寞啊……哈哈哈……”
    看的出来,父亲心情很不错,年轻人心里也就松了口气,只是还是有些不解。
    “父亲,前番兖州刺史刘岱大人也曾请您出山,您却以身体抱恙为由给拒绝了,此番曹操入主兖州,您为何……如此痛快的就答应了?”
    “这个嘛……呵呵……不可说!不可说啊!”老者嘴里荡起一层水波。
    “那也不该来这里……曹公也不在此地!”武儿小声嘟囔了句,知道父亲即将投奔曹操,说话间也用上了敬称。
    “唉……这个却是为父另有打算,如今曹公那里有郭奉孝在,任城,山阳等地的黄巾被他耍的团团转,为父自然放心!可是这谷城,却只有一个曹洪,一个宁容,他们面对数百万的黄巾,谨守谷城,岂不闻久守必失!正好!咱们潜入谷城一探究竟,若是能帮他退去黄巾,也不枉曹公的敬重之心!”
    “哦……不过那宁容真是古怪的很,竟然能够在春天生出冰啦?莫非他真有鬼神之能不成?”
    老者摇摇头,眼角皱起一丝纹路,两人说着话,出了院落,走在街道之上。
    ……
    县衙。
    曹洪,宁容,陆逊,曹方,皆在大堂之上,其他人都被曹洪给打发走了。
    曹洪把自己审问的结果和大家说了一遍,宁容看着义愤填膺的二人,暗自点头。
    “曹方,伯言,今夜黄巾贼就会夺城而入,东门关系到谷城的存亡,我和子廉,就把东门交给你们二人了如何?”
    宁容脸色凝重,掷地有声的说道。
    陆逊和曹方对视一眼,双双抱拳,道:“喏!”
    “好!有信心是好事!但是一定要记住,此事必须保密,守备军人多眼杂,有些人不用通知他们,懂吗?”宁容脸上闪过一丝冷酷。
    陆逊和曹方二人心中凛然,师傅这是准备好了牺牲一部分人的性命了。
    陆逊明白,此事太过重大,一旦有漏消息,那真有可能赔了谷城又折兵,因此为了成功,该牺牲掉的必须牺牲。
    “弟子明白!请师傅放心!”陆逊神色庄重的躬身道。
    “末将尊令!”曹方干脆利索的抱拳。
    “嗯!去吧!”宁容把早就准备好的计策递给了陆逊,陆逊恭恭敬敬的接过那张轻飘飘的白纸,却仿佛有千斤重一般。
    这张纸在今夜,将会砸死无数人!
    ……
    曹洪叹了口气,撇着宁容,嘴角噙着笑容。
    这陆小子真是有福气了,最近连续处理了好几件大事,如今做的是越来越熟练了,致远这番历练真是见效了。
    “喂!看什么呢!”
    宁容白了眼曹洪,避过他炙热的眼神,两个大男人你侬我侬的,被人误会可就不好了!
    你倒是有老婆了,自己还要保留着名声娶老婆呢!
    咳咳!
    曹洪撇了眼搞怪的宁容,也不生气,他了解的宁容就是这样,有时候聪明冷静的让人害怕。有时候顽皮的又像个孩子。
    “致远,你对陆小子真是没话说!一个十多岁的孩童,如今做起事来四平八稳的,长大了,又是一个妖孽喽!”
    说起陆逊,也是最近宁容最高兴的事情,不愧是智商八十以上的家伙,学习起来还真是快啊!
    自己本来是试探着让他去处理一些琐碎的事情,如今看来,干的还不错!若不然,他也不敢把东门交给这二人,相信等此战过后,陆逊能够更加沉稳的。
    “滋滋……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致远你不是最讨厌死人的吗?怎么今夜……”
    “你是说那些守备军吗?”宁容脸色不变,接过他的话茬,直接说道,“能不能活命就看他们的造化了,但是……为了能够早日结束战乱,容不介意亲自谋命!”
    宁容说的理所当然,虽然声音不大,可却充满了坚定不移,不容抗拒的威严!这些日子,陆逊在成长,他宁容更在成长,只不过,他的不足是心性!
    这里的道德和律法并不能约束每一个人,比起后世人命更加的不值钱,更何况于这里还是乱世。
    盛况之下总有贵族豪强庇护下的阴暗面,这是宁容学到的生存法则。
    ……
    哒哒哒……
    一阵急促的小跑,曹洪和宁容不约而同的抬头望去,只见守门的将士飞奔而来。
    “启禀将军,先生,门外有人求见!”军士抱拳回道。
    “哦?可知是何人?”曹洪当先问道。
    “回将军,不知!”
    “那……可有拜贴?”宁容一想,难道不是谷城之人,若不然守卫应该认识才对。
    “回先生,没有!来人共有两人,一老一少!”
    这样啊?
    宁容撇了眼曹洪,曹洪也撇了眼宁容,这个节骨眼上,会是谁呢?
    “去!让他进来吧!”
    宁容决定还是要见上一见。


同类推荐: 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镜中妖快穿之睡遍男神(nph)反撩[电竞]睡了那个MVP俯首称臣(校园等级游戏H)牛吏【SM快穿NP高H】淫辱国民女神(全文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