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三国隐侯 第266章这是干啥

第266章这是干啥

    周仓,裴元绍,三胖,糜贞等人被带到偏房换衣服去了。
    宁容和郭嘉在夏侯忠的带领下奔着开封县公堂的而去。
    然而……
    饶是宁容做足了心里准备,可是直到看见眼前这一幕,两人全部都傻眼了。
    开封县县衙的公堂,原本摆放的桌案,杀威棒此时早就不见了,只留下一个空空荡荡的大堂,中央位置摆放着一个香案,整个大堂被一阵浓烟笼罩。
    宁容和郭嘉好奇的上前两步,更诡异的一幕出现了,突然不知从那里来的一个老道猛然跳了出来,一手攥着宝剑,一手提溜着一只扑腾扑腾的大公鸡,羽毛折腾了一地。
    宁容好奇往里探头,却看到那老道旁边还有两个人影,被笼罩在浓烈的白烟之中,正有模有样的嘀咕着。
    “刺啦!”
    老道眼疾手快,趁着大公鸡换气的功夫,一剑割断了对方的脖子,噗嗤一柱鲜血飙出,恰巧喷了那两人一身。
    “荡魔普化天尊,急急如律令!”
    霎时间老道一脸庄严肃穆的大喝一声,青峰宝剑渗下几滴鲜血。
    ……
    看着满屋子乌烟瘴气的模样,宁容和郭嘉两人简直都惊呆了。
    郭嘉困难着问道:“这是做什么?”
    夏侯忠神神秘秘的小声道:“驱邪!”
    “……”
    宁容一时间竟无言以对,这开封城真是怪异啊!
    从他一进城那一刻,这所闻所见,怎么都和这鬼鬼怪怪的有关系!
    这里到好,直接来了个开坛做法?
    ……
    宁容几人到来,动静不小,屋里的人早就察觉到了,转身望了过来。
    望着多日不见的兄弟,戏志才那表情真是精彩极了,又是喜悦,又是尴尬。
    “呃?你这……”
    郭嘉看着面前这个一身鸡血,头戴鸡毛的家伙,怎么都不能把他和自己认识的那个奇才戏志才挂钩。
    “……我……我是被逼的……”戏志才一脸尴尬,在两双好奇的眸子下,犹豫着该不该来个拥抱啥的。
    夏侯惇款款而来,到是表现的很淡定,只是冲着宁容等人点点头。
    宁容看着夏侯惇头顶的鸡毛差点笑出声,强忍着笑意,让自己不如看他头顶那随着点头的鸡毛。
    屋里的老道这会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一只手提着半死不活的公鸡走了出来。
    一堆人默默的彼此注视着自己那场面不要太滑稽!
    宁容和郭嘉对视一眼,脑海中设想过一千种见面的场景,可是面前这一幕,饶是怪才加鬼才,也只得甘拜下风了。
    良久,宁容轻咳了一声,轻声建议道:“咳咳,那个……你们要不要去换身衣服?”
    夏侯惇这才如梦方醒,赶紧对着宁容拱手,“失礼了!且容某去更衣!”
    戏志才咧嘴一抽,似笑似哭的瞅了眼宁容和郭嘉,紧跟着转身远去。
    两人估计是没有注意到自己头上的鸡毛,随着他二人的走路,一颤一颤的鸡毛惹得宁容忍俊不禁,死死的咬牙不让自己笑出声。
    “呵呵……呵呵……”
    “那个啥……咳咳!夏侯忠,你也带我们去梳洗一番吧!”
    宁容转身簇拥着郭嘉,在夏侯忠的带领下,去偏房梳洗更衣去了。
    他实在是怕自己笑出来,惹得夏侯惇不快!夏侯惇可是一个很注重自己容貌的人,最喜爱之事就是照镜子!
    看到自己刚毅的五官,炯炯有神的眸子,才是让他最满意的。
    ……
    很快,宁容洗漱干净,喝了口香茶润润喉,这才感觉舒服一些,换了身泛青色的儒服,看着郭嘉又是一身墨色的衣服,不由的撇撇嘴。
    “奉孝,你这衣服能不能换个颜色啊!”
    “你管我!不知道这颜色很贵啊!”郭嘉反抗道。
    “嘿嘿……”
    两人开着玩笑,一行五人随着夏侯忠的安排进人了大堂。
    此时的大堂干净明亮,消失不见的桌案又都摆放整齐了。
    宁容,郭嘉,糜贞三人坐在左边位置,裴元绍和周仓一左一右的铁塔般矗立在宁容的左右。
    虽然这会功夫打理的很干净,可是宁容总是觉得这里一股公鸡的味道。
    就在三人闲谈之时,门口踏进了一个人,竟然不是夏侯惇或者戏志才,而是方才那个老道士。
    老道换了一身干净的道袍,古朴的灰白色道袍之上,几个鬼画符似的道号随风摆动,花白的长发被他整齐的扣在冠中,飘逸的胡子有点羊角胡的味道,远远望去,颇有点仙风道骨的模样。
    唰……
    众人的目光被他所吸引,紧接着,又被回过头该干嘛干嘛,把老道给忽视了。
    老道见到宁容,郭嘉等人没有你会自己的意图,便主动上前介绍道,“贫道乌角,来自天柱山!”
    天柱山?
    宁容听到这三个字眉头上挑,收敛了笑容,肃然的拱手道:“天柱一峰擎日月,洞门千仞锁云雷,原来是天柱山的高人,在下镇东将军府,右军师,宁容!”
    天柱山,深藏千山万仞之中,唯主峰天柱峰一峰擎天,周王朝曾于此置皖国,封皖伯大夫治皖,天柱山也因此成为了皖伯的封地,故该山又名皖山。
    然而此山成名之时,还是西汉元封五年,汉武帝刘彻行南巡狩之时,武帝自浔阳顺江而下,又经盛唐入皖口,最后溯水而上,法驾停留在谷口,登礼天柱,上尊号“南岳”。
    这是自秦始皇封禅泰山之后,五岳中第二大名山。
    介于东汉黄老之学盛行,高人逸士又爱往这些高山大川中藏身的特殊癖好,而这位道号乌角的道士能够在此地修行,想来也不是等闲之辈。
    乌角老道见宁容如此客气,嘿嘿一笑,当下说道:“贫道虽在天柱山修行,然只是这侧峰之下并不是真正的天柱山道士,算不得高人之称!”
    这人倒也实诚,宁容笑问道:“不知道长是应戏军师之请而来?还是夏侯将军之邀而来?”
    乌角面不改色,目光微微认真了起来,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说道:“贫道云游至此,见开封城上方黑气弥漫,妖气冲天,掐指一算,便知此地已被邪魔入侵,化为煞劫,故上门拜见!戏军师与夏侯将军正一筹莫展,一见贫道喜出望外,闻听老道有化解之法,便央求老道做法捉妖,出家人以慈悲为怀,这个忙,贫道无论如何也要帮!”
    宁容:“……”


同类推荐: 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镜中妖快穿之睡遍男神(nph)反撩[电竞]睡了那个MVP俯首称臣(校园等级游戏H)牛吏【SM快穿NP高H】淫辱国民女神(全文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