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形势比人强,夏侯惇是沙场宿将,自然不会白白送死,保存有生力量,进行了战略性大转移。
    不过,转移也是有技巧的,若是一味的后扯,那就是逃跑,而且不但对己方势气造成重大打击,还会给对方有机可趁。
    穷寇莫追这话没错!
    但是不要忘记,还有一句话是,乘胜追击!
    正反两面,兵法都有详细的解释,至于如何判断,做出最正确的判断,这就是需要一个将帅来做的事情了。
    无疑……
    夏侯惇是个合格的将帅,他带着吕布等人不断的兜圈子,仗着自己的兵力少,负担少,机动速度快,不断的收拢各县城的兵丁和青壮年之士,壮大自己的兵力。
    最终,他选择了开封!这个风水绝佳之地,准备在这里守住北方的沿线,等待曹操的救援。
    夏侯惇说起来到是风轻云淡,但是宁容可以想象的到,在吕布这十万大军的压力下,能够保留实力,守住开封,雍丘,襄邑一带,已经是难能可贵之事。
    宁容当然知道吕布这十万大军有水分,但是很据豫州各势力分布来推断,六七万人应该还是有的。
    后面的事情,就和夏侯忠说的差不多,戏志才又做了补充,他们为了探查匈奴人的诡异事迹曾派出三拨人追杀,最后全部不知所踪,只有几个士兵因为在后面,见势不妙,想着还是要回来报信,这才逃过了一命。
    “这地方……真的这么诡异?”
    宁容还是不相信这事,匈奴人是不可能会玩鬼把戏的,至于陈宫应该也不是会装神弄鬼的那种人。
    “是!”
    戏志才凝重的点点头。
    “那……可知那是什么地方?”郭嘉补充问道。
    戏志才看了眼夏侯惇,夏侯惇沉着的眸子勾动了两下,又撇了眼戏志才。
    看着两人这打哑迷的举动,宁容和郭嘉一颗心就提了起来。
    看来……此事非同小可!
    “杞连口!”
    戏志才一字一顿的道出三个字。
    宁容目光微动,不确定的说道:“地名?”
    “可是杞县东南三里地处的杞连口?”
    乌角老道突然插嘴惊咦一声。
    “怎么?你知道?”宁容眉头一挑,反问道。
    乌角老道没有理会宁容,望着戏志才肯定的模样,思虑良久,这才沉重的说了起来。
    杞国有人,忧天地崩坠,身亡所寄,废寝食者。
    这就是杞人,说的正是杞人忧天这四个字的含义。
    然而,杞人本也是十分尊贵的人,杞人是杞国人的旧称。
    杞国,是历史上自夏代到战国初年的一个诸侯国,是由华夏族所建立,他们的国君皆为姒姓,是大禹的直系后裔。
    可以说,杞国人是皇族后裔,直到商汤击败夏王,灭亡夏朝之后,他们的国家曾一度倍受压迫。
    后来,周灭了商,周武王追思先圣王,寻找夏朝开国君主禹的后裔,结果找到了杞东楼公,便封他到杞县恢复国祚。
    这个国家从诞生到灭亡,虽然祖宗社稷一直延续你下来,可是整个过程却是充满了悲泣,也因为杞人最有忧虑之意识。
    众人等着大眼睛,也不忘记了一路上的设备,目光炯炯的听着乌角老道讲述这些上古的秘闻。
    也难为他能够记得如此详细,宁容暗自思索着。
    杞人,竟然生活在现在的杞县。
    “诸位应该都听过,孔圣人曾为恢复古礼,几经周折,最终来到了杞县访问!圣人曾言夏之礼可问杞!”
    乌角老道口齿清晰,脸不红,心不跳的把孔圣人搬了出来,宁容知道,这个年代什么东西和圣人挂钩,那么他就神秘莫测了起来。
    果然……
    “然而,诸位恐怕不知道,杞人这千年的更迭,只为王朝做一件事情!”
    乌角神秘的扫量着众人说道。
    “祭祀!”
    戏志才脸色一变,突然神色凝重的扔出两个字。
    “戏军师也知道?”乌角老道猛地吃惊一声。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若说还有什么事情是一个古皇后裔所能做的,那只怕就只有祭祀了!”
    “不错!”乌角老道佩服的看了眼戏志才,“传闻这群杞人世世代代生活在杞县,而杞连口就是当年他们做法通向外界的门户!”
    ……
    大堂之上,气氛突然诡异的沉静了下来,宁容眼眸转动,在两人的身上游走。
    “那……道长的意思?”
    乌角老道突然面色一变,神情肃然道:“阴兵杀人!”
    阴兵杀人?
    众人一惊,彼此对视一眼,只感觉屋内的温度直线下降。
    “贫道也是根据将军的叙述猜测而已,杞连口数百年来皆是杞人祭祀做法之地,天长地久,香火之气最盛,鬼怪阴兵亦是最喜在此地游荡!也许,是士兵身上的杀伐之气惊动了这些阴兵鬼怪,这才招来了杀身之祸!”
    乌角老道慈悲的念了一声道号,众人皆是沉浸在他所描述的光怪陆离的世界之中。
    ……
    静!
    死一样的沉静!
    凝重的气氛不断的在大堂之上沉淀。
    一阵凉爽的清风进了大堂,宁容抬头望去,只见众人皆是神色各异,不知在思量着什么。
    在看乌角老道双眸禁闭,一副凝重肃然的模样,宁容啪的一声,把折扇敲在了桌案之上。
    “啪!”
    宛如一声惊堂木,众人一个激灵,被吓了一跳,回过神来茫然的望着宁容。
    “夏侯将军,志才,容这肚子早就饿的咕咕叫了,到底开不开饭啊!”
    宁容满脸抱怨的瞪着戏志才等人,听这老道胡言乱语,哪来的阴兵杀人!
    狗屁!
    就算是阴兵杀人,也应该杀胡子!
    怎么就匈奴人好好的,偏偏咱汉族的将士有去无回?
    哼哼!
    真是布的好杀局!宁某到是看看,你的真实面目到底是谁!
    “哎呀……这肚子早就饿死了呢!”
    宁容这么一闹,大堂上诡异凝重的气氛瞬间又活跃了起来,郭嘉撇撇嘴,嘟囔着。
    “来人!”夏侯惇回过神喊了一句。
    “将军!”夏侯忠走了进来。
    “饭食可准备妥当?”
    夏侯忠不慌不忙道:“回将军,按你的吩咐,早就准备妥当!”
    “那就用饭吧!”
    夏侯惇大手一挥说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