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三国隐侯 第269章谍者渐行

第269章谍者渐行

    推杯换盏,一片狼藉!
    望着自己身前空空如也的铜鼎等器皿,宁容满意的拍拍肚子。
    “呼……舒服啊……”
    宁容毫没形象的打了个饱嗝,对着众人傻傻的表情嘿嘿一笑,到是郭嘉全然不管不顾的继续开动。
    致远吃饭就那德性!他早就见怪不怪了,礼仪这东西和他没关系!自己当务之急还是填饱肚子最为重要。
    不过,不得不说,长的好看的人,就算是举止言谈放荡不羁,也让人感觉如沐春风的舒服,宁容仿佛就有这方面天赋,总是能够让人看到他人畜无害的一面。
    郭嘉就说过很多次,宁容这副懵懂无知的表情,早晚会害死许多人。
    乌角老道也被夏侯惇请来一起用饭,他吃饭不疾不徐,可是宁容明显看到他面前的食物下去的速度并不比自己的慢。
    “贫道多谢将军臂饭,先行告辞了!”
    乌角老道看出宁容等人有事情要谈,主动起身告退了。
    “如此,就请道长西偏厅休息!”
    夏侯惇说着话,示意夏侯忠带他过去,乌角躬身告退,转身走了。
    “咳!你们几个也去休息吧!”
    宁容挥挥手对着一屋子的人吩咐道。
    “是!少爷!”周仓和裴元绍起身走到门外等候。
    糜贞盈盈的望了眼宁容,宁容笑着点点头,糜贞转身也走了出去。
    很快……
    房间就只有夏侯惇,戏志才,宁容,郭嘉四个人了。
    ……
    “元让,那匈奴人在城中有奸细的事情可是真的?”
    宁容为四人各自倒了一杯茶,然后自顾自的的断了起来,轻轻戳了一口,转身对着夏侯惇问道。
    方才顾及到大家都在,宁容还算有些收敛,这会儿没有了外人,宁容的自来熟本性开始展露出来了。
    夏侯惇和他没有多少交情,两人也谈不上熟络,只是因为曹洪的关系,打过几次交道,吃过几次饭。
    嗯……
    酒肉朋友!
    呵呵……
    宁容抿嘴一笑,毫没形象的瘫软到了太师椅上,舒服的拍打着两旁的圈圈,不由的嘀咕着。
    “子廉这生意做的不错吗!这太师椅都传到开封来了!呵呵……看来以后大汉王朝这跪坐的习惯就让子廉给改了过来……哈哈……功在千秋,利在当代啊……”
    郭嘉从来都是潇洒浪荡模样,也不知道这家伙带了多少酒,每次被看到他拿个酒葫芦喝,却总是喝不完。
    夏侯惇对与这两人的脾气秉性多少了解一些,因此也没责怪宁容的意思。
    “不错!自从吕布大军驻扎在于县境内后,本将对于开封,雍丘,襄邑一带多有防备,因兵力不足,只得分重点,疑点!然而,不知这匈奴人抽了什么疯,竟然时不时的侵犯两军的边境,抢劫完就跑,面对这种情况,本将自然不能不予理会,便和军师定下计策,要把兵力调往东路雍丘一带,在偏水沟埋伏匈奴人!可是……几天后,匈奴人竟然巧妙的避开了偏水沟,对开封县西边的一个小镇疯狂的掠夺了一番,走了!如此几次,本将和军师怀疑,是县衙内走漏了消息,便对开封县内进行排查,果然,捉住了几波匈奴人派来的奸细,在他们身上搜出了夹带的信件,然而,这些人不管如何严刑拷打,就是不说,只知道是匈奴人让送消息的!”
    说起这事夏侯惇就满肚子的忧愁,本来两军征战,奋勇杀敌,就够他烦恼的了,这突然跑出的匈奴人竟然玩起了阴谋诡计。
    不过,好在他还有些心里准备,孙武老爷子就是玩阴谋诡计的高手,《孙子兵法》简直就是兵家圣典,夏侯惇倒也不算陌生。
    可是,突然之间有蹦出个鬼怪杀人,这就对士兵势气打击严重了,若是不及时把事情搞清楚,只怕这仗也就不用打了!
    “也许这些人真的不知道,他们只是底层人员!”郭嘉沉思着说道。
    宁容点点头,比较赞同郭嘉的推断,转身问道:“对了!方才你提到你书信,不知可带在身上?”
    望着宁容精精的眼眸,戏志才笑骂道:“就你这家伙鬼机灵!喏!你俩也看看吧!”
    戏志才把随身携带的书信递给了宁容,继续说道:“你俩来了,我也就放心了!这些鬼蜮伎俩想必能够让你俩有兴趣!”
    “嗤!说的自己好像多光明似的!”郭嘉撇撇嘴顶撞道,拆开那些密信,一一的打量了起来。
    “就是啊!志才你这话太伤人了,什么叫做鬼蜮伎俩是我俩的兴趣,你不知道吗?一般反派才搞鬼蜮伎俩呢!咱可是注定要胜利的人……”
    宁容一边絮絮叨叨说一些有的没的,一边看着那些所谓的密信。
    戏志才笑而不语,这才是他认识的宁容,总是说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咦?
    近日曹军将有调动,偏水沟一带!
    鸿沟河隐有曹军出没,可汗应小心行事!
    ……
    “奉孝,你以为如何?”宁容把那些信件随手扔在了身旁的桌案上,洒然一笑道。
    “呵呵……欲盖弥彰!”郭嘉神色从容对着宁容的说道。
    “不错!奉孝所言与我不谋而合!这些信不可能是真实的暗通渠道!”
    真实的?
    夏侯惇唯独抓住了这三个字,不解的看着宁容。
    “怎么?元让还不明白!”宁容舔舔嘴唇,又喝了一口茶,“大军调动需要你这位将军下令,而你为了保密,所知之人甚少,那么……这些隐藏在城中的奸细又怎么可能知道?而且,就算他们知道后,那这大军应该已经调动完成了,可是你看这书信很明显,是说将要发生!”
    嗯?
    夏侯惇一愣,默默的思索片刻,扭头望向戏志才。
    戏志才道:“致远的意思是,真正的奸细就在我们身边?”
    “那是自然!”
    宁容肯定的说道。
    ……
    不错!
    确实如此!
    这些人能够如此快速掌握自己的动向,那定然是在自己身边安插了奸细。
    戏志才神色有些凝重,若是不把这个人挖出来,只怕他们都没好日子过了。
    “可是……会是谁呢?知道大军动向的人除了元让将军,和他的几个亲信,就是我了啊!”
    戏志才望着夏侯惇说道。


同类推荐: 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镜中妖快穿之睡遍男神(nph)反撩[电竞]睡了那个MVP俯首称臣(校园等级游戏H)牛吏【SM快穿NP高H】淫辱国民女神(全文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