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就这样!
    郑浑陪着二人说了一上午的毫没营养的话题,宁容这边听到都快昏昏欲睡了,人家仍然保持着早晨那副恰到好处的笑容,桌子上的茶水都喝的没有了颜色。
    宁容算是见识到了这个年代当官的本领,别的暂且不说,就这份稳坐如山,侃大山的本领就不是自己可以学会的。
    郭嘉和宁容对视一眼,起身提出了告辞的话,郑浑相当热情的邀请两人留下吃饭,宁容是再三的推辞,终于他们如愿以偿的走出了郑府。
    呼……
    回身打量着那扇大门,宁容心有余悸的擦擦冷汗,这是被吓得!
    揉揉酸痛不已的腰,宁容只感觉口干舌燥的厉害。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在官场上混的,尤其是郑浑这种儒学传家的人,上门拜访这是礼数,若是没有礼数,会被他人嘲笑自己是野蛮之人。
    但是双方又都不熟悉,说话,坐立也不能太随便,这就相当痛苦了。
    不用说,宁容也知道郑浑此刻在家中,也是大口喘息粗气,能不累呐!整个上午都把腰板的直直的。
    从郑浑家出来,宁容和郭嘉随意找了个地方,决定先填饱肚子再说。
    八月的天,炎热的三伏天正在悄悄走过,开封县城的天气总感觉要比甄城炎热上几分,虽然战乱的年代,可是仍然不能阻挡女子爱美的天性。
    来往的女子穿着优雅的银丝镶边的襦群,留恋在沿街叫卖的小摊之上,花枝招展的颜色让人赏心悦目,有大胆的女子大红大绿的婀娜多姿,俨然形成了一条靓丽的风景线。
    “很好看吗?”郭嘉抿嘴问道。
    “很好看啊!你不觉的吗?”宁容理所当然的回道。
    “不觉得!”郭嘉说道。
    其实人都有驱美厌丑之心,就算抛去龌龊的心思,单以欣赏的角度来看这些姹紫嫣红的美人,也是一种不错的享受。
    “哦……容懂了!”
    撇了眼不以为意的郭嘉,宁容恍然大悟的拖着长音。
    周仓等人又是好奇的望了过来,郭嘉挑动眉头,直觉告诉他宁容嘴里不会说出好话。
    “奉孝定然是觉得和我并肩一起走,抢了你的风头!”
    宁容停顿片刻,望着不解的众人感慨到:“没办法,谁让自己天生丽质难自弃呢!单不说这一身的乳白色衣服穿在自己身上是如何的风流倜傥,就是这不要修饰的容颜就足以让某人自愧不如啦!周仓啊!知道这叫什么吗?”
    郭嘉眼眸闪动,冷冷的说道:“这叫不要脸!”
    “噗嗤!”周仓强忍着笑意。
    “去!”
    宁容恼羞成怒的推了郭嘉一把,“你这种浪子是不会明白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境界的!这长的帅的人呐!越是简单的打扮,越能称托出别致的韵味!”
    “嗨!算啦!说了你们也不懂!”宁容摸摸鼻子,说着俏皮话。
    郭嘉正打算反驳两句,就见夏侯忠风风火火的跑了过来。
    “二位先生真是让末将好找啊!”夏侯忠躬亲行礼,“将军请二位先生回县衙议事!”
    得!
    逛街的梦想破灭了,宁容暗自嘀咕着,每次自己要逛街,总是有事情发生。
    唉……
    “走吧!”宁容挥挥手,示意夏侯忠头前带路。
    “我就不去了!”
    郭嘉摇摇头,直接了当的说道。
    “呃?将军说,请两位……”夏侯忠一愣,赶紧解释着。
    “……呃……”
    谷城没说完,郭嘉径直走了。
    夏侯忠傻傻的瞪着郭嘉的背影,他跟随夏侯惇身边多年,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不给将军面子,以往就算是不看在将军的面子上,看在曹公的面上,也没人敢拒绝夏侯惇啊!
    “喂!”
    直到肩膀被人戳了一下,夏侯忠这才回过神来。
    “走吧!”宁容提醒道。
    夏侯忠苦着脸道:“不知宁先生是坐车,还是……”
    “不用了,总共没有多远,走过去吧!”宁容挥挥手,示意周仓同几个护卫跟上。
    本来周仓想多带些人的,只不过被宁容拒绝了,自己又不是上阵杀敌,整日里五百人前呼后拥的成什么样子了。
    所以,他就把大多数人留在官驿有裴元绍统领,保护糜贞等人。
    周仓和三胖带领着几个人跟着也就可以了。
    “先生,将军命令末将把两位先生请去的,如今……只怕将军又该责怪末将了!”夏侯忠不肯走,苦着脸看着宁容。
    “无妨!元让那里有我呢!若是他怪罪你,我自与他分说,不过……放心,他不会有意见的!”
    宁容神秘一笑,也不管夏侯忠的苦哈哈脸了,自己走了。
    ……
    果然,宁容进入县衙,夏侯惇并没有问郭嘉的下落。
    夏侯惇,戏志才,郑浑,宁容四人见礼,这才分宾主落座。
    夏侯惇当先开口道:“袁术送来了书信!”
    啊!
    宁容一愣!
    袁术送信要做什么?投降吗?
    戏志才紧接着道:“吕布送来你书信!”
    呃!
    什么鬼!
    宁容迷糊着瞪着夏侯惇和戏志才,这……和自己说的不一样吧?
    在看开封县尊郑浑,也是一脸的茫然,搞不明白如今的生死大敌抽什么疯。
    “咳咳!不知袁术所为何事?”宁容决定还是先问一下的好。
    “哼!袁术竖子,跳梁小丑,竟然敢向本将夸耀吕布的武功!”
    夏侯惇说着,宁容就把信接了过来,信很短,读起来却是字字让人生气。
    这封信里简直把夏侯惇嘲讽的一无是处,什么好大的名头,什么曹阿瞒手下无能,什么被吕布打的抱头鼠窜,什么夏侯惇插标卖首之辈!
    总是袁术这是怎么阴毒怎么骂,也难怪夏侯惇一脸铁青的攥着拳头。
    “元让莫怒!此乃袁术激将法而已!”
    宁容赶紧劝了一句,他可是了解这个时代武将那超强的自尊心的,名声大过与生命,也难怪许多谋士整日里激将法用个没完。
    想当初,宁容让曹洪诈败裴元绍,曹洪都是一副上吊便秘的表情,满脸几百个不乐意。若不是自己好言相劝,又许下重重承诺,曹洪也未必会依计行事。
    更何况是夏侯惇这种自负武力可以解决一切的猛将,就更加在乎自己的颜面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