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三国隐侯 第274章县衙吵架

第274章县衙吵架

    “吕布来信的内容想必致远你会喜欢!”戏志才笑着把信递给了宁容。
    “哦?”
    宁容眉头一皱,全然没有看上一封书信的欣喜模样。
    信的内容很明确,吕布首先向夏侯惇表示的抱歉,然后又再三解释自己并不想攻打陈留,与曹公为敌!这都是袁术诓骗了他,现在他已经知道曹公是被冤枉的了!
    最后吕布竟然还把自己放在民族大义的角度上,说他不是那种不顾人民死活的莽夫,还委婉的劝夏侯惇这一切都是袁术的错!咱俩应该把这个民族的败类清除掉。
    望着吕布这一字三诉情的书信,宁容仿佛看到了一个悲天悯人的智者在月色下感慨民生之疾苦,写下这篇化干戈的信。
    呼……
    宁容神色有些凝重,就连书信在指尖滑落都没有注意到。
    这是吕布?不可能!
    曹操被袁术冤枉了?他听信了袁术的谗言?这简直就是一派胡言!
    吕布那桀骜不驯的性子会道歉了?骗鬼去吧!
    至于民族大义?嗤!自从这厮害死了丁原,早就忘记当年在漠北杀胡的初衷了!
    想干掉袁术?
    嗯!
    宁容默然点点头,这一点他相信!
    不过……
    这一切到底是谁在操纵呢!
    宁容无形中感觉到一双暗手,正在默默的推动着这一切。
    他现在可以确定,这封信绝对不是出自陈宫之手,更不可能出自吕布之手!
    那么……到底是谁呢!
    宁容默然无语,低头默默的思量着。
    此人的目的又是什么?
    难道真的是为了吕布谋划豫州?
    宁容脑袋中划过无数个问号,心中紧锣密鼓的划过他所知的人,但凡能够和吕布扯上关心的,都被他一一排除了!
    该死的!
    嘭!
    狠狠的攥拳砸在了自己腿上!
    宁容瞪着猩红的眸子,扫过在场的三人,这种无力的感觉最是让他讨厌。
    ……
    戏志才被宁容杀气腾腾的模样吓了一跳,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愤怒的宁容,这与以往那个满不在乎,随遇而安的宁容,简直是判若两人。
    “致远……你没事吧?”
    戏志才关切看着这个让自己头疼的臭小子,不知何时他和郭嘉竟然走进了自己心中,成为自己弟弟般的存在。
    呼……
    呼……
    宁容深深的吸了两口气,望着戏志才关切的眼神,心中一暖。
    可恨!
    自己的情报系统还不完善!
    宁容紧握着的拳头慢慢松开,强迫自己挤出一丝笑容。
    “抱拳,容失态了!”
    略微停顿,宁容转身问道。
    “对了!元让,志才,吕布军中可有什么厉害的谋士?”
    谋士?
    厉害的谋士?
    两人细细想了一下,皆是摇摇头,还是戏志才仿佛想到了什么。
    “致远,陈宫目前正在吕布营中,这封信也许就是出自他的手笔!”
    宁容暗自叹口气,不动声色的道:“也许吧!”
    ……
    “将军,两位军师,这两封信前后相继来到,袁术虽然在夸示武功,却是为了激怒将军与吕布交战!这一点毋庸置疑!可是吕布这封信就耐人寻味你,如果这封信说的是真的!那么……吕布和袁术不合!”
    哦?
    宁容眼眸一亮,撇了眼郑浑,没想到他竟然说出这么一番话。
    “据斥候来报,袁术不但派出了吕布联盟军,还把自己麾下本部兵马由大将纪灵,张勋等分别统领而来,目前正分三路大军驻扎在颖川郡与陈郡两地!”夏侯惇脸色凝重的又扔出一颗炸弹。
    “这样吗……”
    宁容摸着鼻子,暗自推测着。
    撇了眼不动声色的夏侯惇,宁容眼眉一挑。
    “不知将军打算如何行事?”
    夏侯惇暗自点头,装作沉思的模样,道:“吕布贼子虽然有罪,却不是主谋!不如与其联军,反攻袁术!”
    宁容刚想点头,只听一声断喝。
    “不妥!”
    是戏志才!
    “吕布狼之野心!不知进退!元让岂可与虎谋皮!依某之计,不如把此信交给袁术,若是袁术知道吕布暗中通敌,定然勃然大怒,到那时,纪灵,张勋所部就是吕布的杀头剑!而我们,正好可以与袁术两面夹击,收复失地!”
    咦?
    宁容和郑浑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认同的模样。
    戏志才所言有理!
    “不行!袁术四世三公,岂可与此人联盟,军师如此行为,置主公与何地!”夏侯惇态度异常坚决反对道。
    也对!
    宁容暗自点头,曹操目前的明面上的老大还是袁绍,而袁氏两兄弟又互不相容,若是被小肚鸡肠的袁绍知道,只怕又是麻烦。
    “哼!幼稚!诸侯联盟岂可看他人颜色!”戏志才勃然大怒,言外之意,自然是利益为重!
    “狂妄!主公乃天子亲封镇东将军,又怎么能与袁术这种狗贼同流合污!”
    夏侯惇愤然而起,一声炸雷响彻在宁容耳边,震得耳朵嗡嗡做响。
    ……
    郑浑傻眼了!
    这是……怎么吵起来了!
    这发生了什么?
    郑浑一脸迷茫的望着满脸涨红的戏志才,又转头打量这脸色阴沉的夏侯惇。
    夏侯惇和戏志才吵死来了?
    这怎么可能!郑浑使劲揉揉眼睛,怀疑自己看错你了,自从这两人退守到开封,一直都是有商有量的,关系融洽的一塌糊涂,怎么……
    “喂!你还不知道?”
    宁容悄悄的拽拽郑浑的衣服,低声问道。
    “知道什么?”郑浑不解问道。
    “唉!”宁容悠悠的叹口气,眼皮上撩打量了眼激烈的争吵,“昨天容秉承主公的意思,前来问起陈留之事,为何会这么快丢失了大半个陈留!毕竟,夏侯将军在战报中说的有些模糊!”
    哦!
    郑浑眼眸划过一道精光,看来这两人并没有自己想到那么关系好。
    这不……曹公调查情况,就开始相互推诿责任了!
    今天这事,只怕是个吵架的由头吧!看这两人恨不得打起来的模样。
    宁容和郑浑正准备上前劝阻呢,戏志才狠狠的一摔袖子怒斥道:“竖子不足以谋!陈留早晚败在你的手中!”
    戏志才气呼呼的摔门而走!宁容和郑浑傻傻的望着。
    “将军,你……”
    郑浑望着阴沉似水的夏侯惇,开口不知如何说了。
    “哼!本将岂是那懦夫可比!七日后,左威卫大军一到,大军即可南下,先灭陈郡雷薄所部!”
    夏侯惇乾纲独断,冷哼一声,大步流星的走了。
    呃?
    宁容和郑浑对视一眼,无奈的摇摇头,既然夏侯惇决定了,他们能做的只有准备大军所需粮草了。


同类推荐: 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镜中妖快穿之睡遍男神(nph)反撩[电竞]睡了那个MVP俯首称臣(校园等级游戏H)牛吏【SM快穿NP高H】淫辱国民女神(全文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