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炎热的天,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道,今日格外干净。
    裴元绍率领一队亲卫气势汹汹,满脸煞气的横行在街道上。
    两侧酒楼,商铺里无数只眼睛透过门板缝隙打量着这伙精甲战将。
    “开封城这是要变天了吗?”
    不明真相,被迫滞留在开封城的过往行商,揣测说道。
    “唉!这次恐怕真的摊上大事了!”一个身穿锦缎的掌柜,叹了口对着其他众人说道。
    “呵呵……这种小阵仗就把金掌柜的吓住了?”
    那人略微停顿了一下,半开玩笑的说道,“诸位恐怕不知道,几个月前小弟经过谷城,那场面……滋滋……百万黄巾压境,生死就在两难之间,可是最后怎么样?不还是活着见到了诸位?所以说,这点小场面小弟早就经历过无数次了,不就是抓个奸细吗?没事!有战争就有奸细!更何况,小弟听说曹公帐下的怪才宁先生不就住在这开封城吗?嘿!有他在!还有什么好担心的,老李啊,快把你的羊肉包子来两个,等包子吃完了,外面的事情也就该了了。”
    老崔是走南闯北的药材生意人,背后靠着的是徐州糜家,再加上此人的八面玲珑,所以这生意就越做越大。
    对面的保安堂是他的大客户,经营着几十家的药铺,也因此每次保安堂需要大宗的药材,他都是亲自送过来。
    可巧,今个他满头大汗的压着草药来到了保安堂,却被告知白家人都不在,出诊去了,这种事他也是常遇到的。
    阎家包子铺,是他每次都必然光顾的,既然白家人不在,那他就来到包子铺,可是……还不等他落座,一队队的官兵正在驱赶过往的行人。
    老崔笑呵呵的对着众人说道,这铺子里一半的人他都认识,那个在柜台后面的微胖男人正是阎家包子铺的阎掌柜。
    那边那个一身锦缎的是丝绸庄的金掌柜,长着一张能把死人说活的嘴,他家卖的丝绸总是比别家贵,可是生意还一直不错,一分钱一分货的道理,这老金还是懂的。
    “阎掌柜的,你倒是快点啊!没啥大不了的!”老崔催促着自己的包子。
    “好,好,来了……”
    阎掌柜有些心不在焉的应付着,不时的瞅着铺门。
    老金就看不惯老崔这副见过大世面的模样,不由打击道:“老崔啊,这次只怕事情没那么简单了,你知道开封城出啥事了不?”
    老金神秘兮兮的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撇了眼老崔漫不经心的勾引道。
    “出啥事了?”
    “我给你说啊……”老金很满意老崔虚心下问的架势,整个人靠在坐姿上,低声道,“就在你进城之前,宁先生被杀了!”
    “哦……原来有人被杀……”老崔满不在乎的接过话茬,不就是死个人……
    老金戏虐的望着反应慢了半拍的老崔,老崔话没说完,整个人愣住了。
    “什么!你说谁?谁被杀了!”
    “就是你口中的怪才宁容啊……”老金得意的撇了眼说道。
    这……
    怎么回事?
    “……”老崔整个人都傻了,扭头望着其他人,却见到其他几家的掌柜的都是一副认真的凝重脸。
    心下不由的一突……坏了!糜大小姐呢?
    ……
    “咚!咚!”
    然而不等他询问,门口竟然传来敲门的声音,阎掌柜眼皮一抖,随即震惊了下来。
    “开门!快开门!”
    门外,有人把门擂的嗡嗡作响,店铺内众人面面向觎。
    “客官,今个不做生意了……”
    阎掌柜笑着冲着外面吆喝一声。
    “快开门……”
    然而,外面又传来一阵催促,这下子铺子内的众人都感觉到事情有些怪异。
    “来啊,给俺砸开!”
    裴元绍怒气冲天,回头冲着麾下的众兄弟,冷声冷气的命令道。
    亲卫队的人当年都是和裴元绍过命的交情,一起当山贼,一起从黄巾,如今又一起投了宁容。
    可以说,这伙人可是吃尽了苦头,受尽了白眼,一直盯着个蛾贼的名字,到处招人恨,连个家到现在都没有。
    是宁容!让他们有了家。
    是宁容!让他们可以抬起头做人。
    是宁容!让他们成为别人眼中的孩子。
    ……
    可是,这一次宁容险遭刺杀,大哥周仓也浑身是伤,这让他们心中积压着一口怒气。
    刺客找不到!
    一个包子铺也想阻止自己等人。
    哼!
    众人一听裴元绍的话,有个机灵的家伙竟然拿来了一把斧子。
    猛地冲上前去,大喝一声,抡起斧子就砸了下去。
    “呔!”
    只听一声暴喝,包子铺的门板应声而倒。
    “咔嚓!”
    裴元绍一马当先冲了进去,众人紧随其后。
    ……
    “哎呦呦……几位军爷,这是做甚……有话好好说啊……”绸缎庄掌柜呲溜一声站起来,对着一群凶神恶煞连连摆手。
    “你就阎掌柜?”裴元绍鼻孔出气,一双铜铃眼瞬间盯了了正主。
    “不错,在下正是包子铺掌柜,不知这位将军无辜砸坏小人的门板所谓何事?”
    老阎还算有几分骨气,壮壮胆子拱手说道。
    “裴将军?”老崔瞅着杀气腾腾的一伙人,只感觉头前的汉子有些面熟,站起身试探的唤了一声。
    裴元绍不为所动,撇了眼老崔,不知道他是那颗葱。
    “真是裴将军啊,”老崔看情来人,面色一喜,“将军贵人多忘事,在下乃是糜家门下的老崔,专营药材生意的,在谷城……在下跟随大小姐还见过你哪!”
    裴元绍道:“糜大家?”
    老崔赶忙点头:“正是,正是!”
    哦……
    认识糜大家?裴元绍暗自嘀咕着,这个人情还是要给的。
    “来人!把这一干人等都给俺带回去!”裴元绍冷酷一笑。
    “将军……你们怎么能无法无天,我等都是良善之人!”
    “正是!我等奉公守法,就不怕状告到夏侯将军那里去!”
    包子铺里的掌柜们都是开封城有头有脸的人,一时间纷纷怒斥,还真有点兴师问罪的感觉。
    “嘭!”
    裴元绍瞅着离自己最近的金掌柜,一脚踹了过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