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三国隐侯 第289章原来奸细是他

第289章原来奸细是他

    狂暴的裴元绍,瞬间吓住了所有人,不屑的拍拍腿上不存在的泥土。
    “呸!给脸不要脸的玩意!”
    裴元绍手握狼牙棒,不时的照亮着,瞅着众人的脑袋,低声嘀咕着,老子好久没杀生了,这棒子早就饥渴难耐了。
    众人心中一寒,都觉得裴元绍定然是疯了。
    “阎掌柜的,有没有要交代的了?”
    裴元绍挥挥手,把在场的众人都押了出去,望着处事不惊的阎掌柜,眼角闪过一丝戏谑。
    “这位将军,不知道……啊……”
    阎掌柜尚没有狡辩完,裴元绍蒲扇大的手一把抓住他的脖领子,从柜台后面提溜了出来。
    “嘭!”
    裴元绍抓住金掌柜往怀里一拉,提起膝盖重重的撞了过去。
    “啊……”
    杀猪一样的惨叫,凄厉悲壮极了,众人都不觉胯下一疼。
    “嘿嘿……你最好不好招供,”裴元绍满脸狞笑的瞪着金掌柜,嗜血的眸子仿佛随时都会吃人一样。
    胯下一松,金掌柜有点夹不住尿,一阵骚臭味迎面扑来。
    “靠!真是废物!”
    裴元绍厌恶的把金掌柜推开,撞翻了几张桌椅。
    “娘的!实话告诉你,在投奔少爷之前,爷爷是山贼出身,刨肺挖心那是长干的勾当!哼哼……像你这狗贼,爷爷有的事办法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裴元绍呸了金掌柜一脸,脸上杀气腾腾的,吓得众人直哆嗦。
    “我说!我都说!”
    金掌柜一看裴元绍又要虐待他,哀嚎着跪在地下。
    “说!你是如何通敌的!”
    金掌柜哭丧着脸:“回将军,小人也不知道……”
    “嗯?”
    裴元绍脸色一变,不知道?耍我是吧?
    “不要动手,不要动手,小的只是一个传信之人,实在是不知道如何传递消息的。”
    “娘的!有屁快放,不要挤猫尿似的,问一句答一句!”裴元绍没有耐心在这里和他对薄公堂,心里一股邪火怎么看都想发泄出来。
    “回将军,小人只是九天门下的底层联络员,平日里以买包子为生,本以为这一辈子也就这么过了,直到有一天,夏侯将军府上来人拿着九天令而来!小的这才又被重新私用!”金掌柜恐惧的哆嗦道。
    人的心里防线,就像一座大堤一旦被摧毁,接下来就顺理成章了。
    金掌柜也是如此,本想着咬死不认的,可是……裴元绍根本就不按常理出牌,他能够感觉的到,这人是想让自己生不如死。
    “夏侯惇?谁!”裴元绍面色一凝,不得其中的催问道。
    “夏侯忠!”金掌柜一字一顿的道出一个人名。
    “是他?”裴元绍面色大变,想起那个出生入死的汉子,怎么都没想到他会是奸细。
    “狗贼!休要诓骗俺!”裴元绍装腔作势道。
    “是真的!每次他都是拿来一张药方,让小人交给陈嫂子,走她带出城。”
    “那保安堂又在里面干什么营生?”裴元绍撇了眼对面的保安堂问道。
    “这都是夏侯忠交代的,说去保安堂绕一圈,可以混淆视听,不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金掌柜回道。
    “狗贼!”
    裴元绍恨恨的粹了口唾沫,挥手断喝道:“查封包子铺,带回去!”
    ……
    官驿,宁容的房间。
    夏侯惇面色阴沉的坐在那里,眼中无名之火不断跳跃,望着他起伏的胸膛,就知道此时他是何等的愤怒。
    夏侯忠,跟随他多年,一直出身入死,甚至还曾为他挡过刀剑,自己也是大受感动,提携他亲军副统领,依为自己的左膀右臂。
    一个忠字,道尽了夏侯惇对此人的重视!然而,就是这么一个时刻跟随自己身边的人,竟然是敌人埋藏在自己身边的细作。
    这让高傲的夏侯惇不能接受。
    “元让,包子铺掌柜的已经招人了,夏侯忠是九天的密探,几年前奉命潜伏在你的身边,也就是在去年,才刚刚升为堂主之职!”
    宁容暗自伤神,感觉自己浑身发烫,一动脑子就疼得厉害,有些担心夏侯惇想不通。
    郭嘉望着宁容面色潮红,自觉的把话引到了自己身上。
    “陈嫂子那边也查清楚了,她的儿子被夏侯忠抓了,夏侯忠以此来要挟她们,每次有元让排兵布阵之时,他就会把信息夹杂在药方里,这样的确可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郭嘉掏出一些过往的药方,这都是他在保安堂那里找白素素的要来的。
    丹参,赤芍,鸡血藤,米壳,蚕砂,元胡,防风……这是止痛,祛湿的方子。
    熟地,枸杞子,菟丝子,当归……这是治疗腰痛的方子。
    ……
    戏志才一个个的思索着这些药方,眼睛慕然一亮。
    原来如此!
    枸杞子,杞;菟丝子,连;当归,过,关,口也。
    也就是……杞连口!
    “对了!容想起来了,记得昨日元让伤了我的手臂,夏侯忠曾经说过,涂点……可以止血!想来此人是精通药理的!”宁容气息幽若的缓缓开口道。
    郭嘉看着宁容状态不好,考虑到他也需要静养,就把话接过来说道。
    “好了!如今隐藏在我们身边的夏侯忠不知所踪,但是……他却暴露了一个叫做九天的组织!诸位还是要小心行事,接下来,就是和吕布决战之时了!”
    九天……
    众人心头一颤,好狂傲的名字,这是要雄霸天下之意吗?
    ……
    于县,深夜的帐中。
    两道身影,一高一低印在帐篷之上,其中一人躬着身子。
    “少爷,天河传来消息,夏侯忠暴露了!”老仆低声道。
    “废物!告诉天河,马上斩断开封一切联系,九天尚不到出世之时!”马仲脸色阴狠道。
    “喏!”
    老仆躬身而去,马仲却突然诡异一笑,补充道:“另外告诉天河,他行动失败,自己去接受处罚!”
    “是!”老仆脸色巨变,想起那些恐怖的刑罚,黯然失色。
    ……
    废物!
    都是废物!
    马仲阴狠的瞪着那跳跃的火烛,独自发泄着。
    擅自行动也就罢了!竟然还失手暴露了自己一枚好棋子。
    天河……
    哼哼!
    马仲诡异一笑:“九天令既然在自己手中,那自己就是九天的主人!是时候让这帮废物知道谁才能决定他们的生死了!大兄……你真的以为自己的布局很巧妙吗?”
    呵呵……
    马仲喋喋一笑,阴狠的眸子中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同类推荐: 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镜中妖快穿之睡遍男神(nph)反撩[电竞]睡了那个MVP俯首称臣(校园等级游戏H)牛吏【SM快穿NP高H】淫辱国民女神(全文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