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咳!”
    宁容故作淡定的训斥了周仓一番,让他收起粗鲁的模样,不要丢了自己文化人的脸面。
    周仓嘴角一抽,看着一进青楼瞬间变少年的少爷暗自嘀咕着,若是自己不小心告诉了糜大家,不知道少爷会怎样?
    宁容不知道,此时,他身边的人正在思考着要不要把他给出卖掉呢。
    琴声正是从暗香楼的二楼传下来的,尽管楼下喧闹不已,尽是人来人往的滚滚红尘名利事,但是她的琴声却是不为所动。
    幽怨而缠绵的曲子,好像是在回忆着那过往的云烟,好像又在憧憬着美好的未来,然而残酷的现实却让她不得不驻足停留此地。
    外界的烟花如何的绚丽,都挡不住她那一刻孤寂而渴望的心。
    宁容抬头望向她的第一眼,莫名的心中产生一种恐惧感,那是心灵之间的共鸣,她是孤独的,她的孤独给了宁容一种熟悉的感觉,自从他来到这个朝代五年,本以为一切都放下了,可是她的琴声却让他又回忆起来了。
    她的孤独夹杂着无限的哀思,那是一种寂寞的等待,那是一种寻而不得的无奈!她就静静的坐在那里,纤纤细指拨动愁苦的琴弦,仿佛来自千年的等待,让宁容不由止住的走向了二楼。
    琴声悠扬而动听,楼上楼下的人大声叫好,热闹的气氛让宁容不悦的皱皱眉头,这群俗人却是不配听这楚人儿的琴声。
    一声鹅黄色纱衣的女子,宛若瀑布般浓密秀发垂在后肩,挺翘的琼鼻洁白无瑕,精致而秀雅的五官竟然带着一股少有的英气。
    柔弱与英气,矛盾的气息怎么会同时出现在这么一个妙龄少女的身上。
    许是自己听醉了吧!
    宁容暗自感叹道。
    不过,让宁容眼前一亮的终究还是她的三千发丝,她竟与其他楚人儿不同,其她人都是百班费心的精心琢磨着发髻,各种翡翠明珠,珠光宝气的穿插着装扮着。
    唯有她……好似从来不在乎这些的,只是随意的用条青色的逍遥巾把头发束了一下,这种自然随性的美更是让宁容身出琼瑶仙境,美好的画面已经让他醉了。
    二楼的桌案上早就坐满了人,宁容没有着急,只是平淡的笑着,打量着众人,如此优雅动听的琴声,若是无人欣赏,岂不是糟蹋了这双洁白无瑕的玉手。
    咦?
    宁容笑得更盛了,因为他找到了一个听琴的绝佳位置。
    虽然……那里已经有一个人在了,可是宁容相信他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应当不会拒绝自己这个同样有故事的人。
    那人淡淡的双眉下是一双沧桑的眼睛,鼻梁挺挺的有些引人注目,不过他那薄薄的嘴唇紧闭成为一条细线,脸上竟然充满了悲凉的忧愁,仿佛心中有无尽的牵挂似的。
    宁容冲着他淡淡一笑,自顾自的坐了下来。
    “你是谁?”那人也是淡淡的朝着宁容微微笑,漫不经心的笑正如宁容自己,很随意很自信。
    “一个过路人!”宁容轻轻嗅了一下对方酒杯的香气,不由眼眸一亮,竟然是五宝佳酿,难得,竟然在南阳城碰到懂酒之人,要知道曹洪家的掌柜是个奸商,总是拿着三宝佳酿当五宝佳酿去买,用他的话说,这些人只求喝醉,都一样。
    “我是被她的琴声吸引过来的!”宁容不知为什么,突然间又解释了一句,许是感觉面前这人应该是和自己一样,心中总有些不知所谓的痛吧。
    不过……
    宁容能够感觉的到,他们三人的孤独的却是不一样的。
    “你似乎很精通音律……”那人抬手示意宁容自便,而他自己也是毫不客气的自斟自酌着,至于宁容面前的酒杯,直接被他忽略了。
    “呃?难道先生不应该请在下喝一杯酒?”宁容愣愣的望着他。
    “你我之间好像还没有熟络到可以喝酒的地步!”那人直截了当的说道。
    周仓等人一怒,怒目圆睁的瞪着这个无礼的狂傲之徒。
    宁容淡然一笑,“也对!那就请先生品尝下在下的酒!”
    宁容说着接过周仓递过来到酒葫芦,给自己倒了一杯,又为对方到了一杯。
    “滋滋……”
    那人毫不客气,端起酒杯仰头一饮而尽。
    “你果然不是寻常之人,好酒,”那人眼眸闪过一丝精光,“不过,你也是个奇怪的人,你的孤独有些迷茫!”
    “呵呵……”
    宁容不置可否的望着对方说道:“先生的孤独却是无奈的等待!”
    哦?
    那人这下对宁容更加好奇了,良久,这才缓缓点头道:“不错!我来此却是为了等一个人,不过他一直没有出现过!”
    “同时孤独寂寞人,相逢何必曾相识,来!干杯!”
    宁容突然有感而发,举起酒杯遥遥对着那弹琴女子一礼喝了下去。
    “这……”
    “梅花醉!”
    “好名字,清新淡雅,虽不是我这五宝佳酿醇厚,却也是幽雅淡然,自有一股清爽的味道!难得!难得!”
    宁容话音未落,琴声突然停止,转身看去,却是一曲罢,那弹琴的鹅黄色少女不动声色的擦拭了下眼角,款款的站了起来。
    “哎呦喂!各位客官,公子,霏霏的琴声美不美啊?”
    此时,总会有大煞风景的老鸨子站出来,浓妆艳抹的吓人。
    “美!”
    “霏霏姑娘妙啊!”
    “……”
    望着此起彼伏的不堪入耳之声音,宁容有些厌恶的瞪了那老鸨子一眼。
    真是可怜了这一身的才艺。竟然沦落到这风尘之地。
    虽说是卖艺不卖身……可是……
    “诸位公子,大爷,咱们霏霏说了,若是谁能作出一首诗词符合她的琴音,霏霏今天就陪他不醉不归哦……”
    老鸨子挤眉弄眼,搔首弄姿的引起一片热血沸腾的衣冠禽兽。
    “又是比试诗词?”宁容一愣,这剧情有些熟悉啊,莫非自己又要偷窃一首诗词了吗?
    宁容这边这低声嘀咕着,那边突然传来一阵趾高气扬的嚷嚷。
    “让让!知道这是谁吗?后将军的亲侄子,袁公子到了!”
    袁胤?
    宁容闻听此言,慕然一动。
    他就是袁绍的侄子,宁容转身打量着对方,不得不说老袁家的基因还真不错,除去那一身华贵的袍子,虽然比不上自己英俊潇洒,可他袁家特有的方脸,双眸,还是有几分耐看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