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三国隐侯 第296章老苏,对不起了

第296章老苏,对不起了

    “吆喝,听说你们暗香楼最近来了个会弹琴的美女,滋滋,这身段看起来还不错吗……”袁胤自诩风流的款款而来,手里还不是摇晃着最新流行的折扇。
    “哎哟,原来是袁公子大驾光临呐……怪不得今日这霏霏琴声格外的动听呢……”老鸨子眉开眼笑,脸上的粗粉噗嗤噗嗤的往下掉,说着话整个人都靠了上去。
    “闪开!本公子对你没兴趣!”袁胤不耐烦的推了老鸨子的胸一把,顺势一锭银子塞了进去。
    “到是这千娇百媚的小美人……”袁胤肆无忌惮的打量着霏霏,“不错,你很不错,听说你弹琴弹的很动听,俗话说,这宝剑配英雄,这古琴自然配佳人,霏霏姑娘,本公子家中尚有一具前朝古琴,不如随本公子前往一观?”
    “袁公子,看你说的这话……”老鸨子也不羞恼,腆着脸又扑了上来,“咱们霏霏可是色艺双绝的……”
    “滚开!”袁胤瞬间阴沉喝道,吓得老鸨子一个激灵。
    袁胤早就听闻暗香楼来了个姿色不错的姑娘,听说还会弹琴,当然,弹不弹琴的他不在乎,只要是姿色出众。
    从袁术那里出来,他心情不错,想着顺道来暗香楼看看,若是合适也就顺便把该办的办了。
    “嗤!什么东西!”
    周仓不屑于顾的冷哼一声,他就看不惯这些世家子弟纨绔的样子,紧紧拳头忍住出手的冲动,若不是怕耽误少爷的大事,他早就把这什么狗屁袁公子暴打一顿了。
    周仓说话声音本来就高,这会儿又没有刻意压低声音,更何况,二楼就这么大的地方,这会大家都听了个清清楚楚。
    袁胤瞬间不乐意了,脸色也紧跟着拉拢了下来。
    “你又是个什么东西……”
    “咳!”
    不等袁胤脏话骂出,那坐在宁容对面的人却是愁苦着脸色咳了一声。
    “呦!”
    袁胤一愣,越过宁容等人看清那人的容貌,眼神一缩有些忌惮。
    “阎先生也在此处?”袁胤试探拱手问道。
    “公子也来喝酒?”对面那是反问道。
    “来暗香楼自然是喝酒的,不过方才本公子听说这里有什么以文会友?所以自己也是忽来的兴致,呵呵……”
    看着袁胤这一会两个样,宁容暗自打量着此人,原来袁术的草包侄子竟然是此人?以往总是闻其大名,今日终于算是得见庐山真面目了。
    哼哼!
    不过,既然你自己跳出来了,那就不要怪本少爷拿你做棋子了。
    “陆甲……等会你派人……”宁容悄声示意周仓上前,趁着众人不注意的时候,两人凑到一起低声耳语道。
    “嗯……少爷放心!”
    周仓古怪的打量了眼袁胤,暗自收回你目光,想起方才少爷的话,心里对他的怒意也就消失了。
    嘿嘿!
    惹怒了自己顶多也就是挨一顿揍!
    可是让少爷不高兴……唉!
    周仓暗自叹口气,自己和裴元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不过,周仓相信,这家伙绝对没有自己这般好运气,最后跟随了少爷。
    ……
    “好!”
    袁胤转身大叫一声,其实他并不是特别惧怕阎象,只是此人总是一副清高的模样,对人又总是异常的严厉,他也想整垮此人,可是他很明智的懂的,自己智商不是此人的对手。
    而且,他自己手脚也不干净,生怕哪天被这家伙抓住把柄,在叔父那里告一状,到那时,倒霉的还是他。
    “既然说好的是诗词比较,那本公子就献丑了!”
    袁胤嘴上说着献丑,可看那副得意洋洋的模样,却是半点没有谦虚的样子。
    “方才听姑娘之琴声,生涩变幻,曲艺深远,叮咚如山泉流水,虽透人心彻,却似乎夹杂着无限的忧愁,想必姑娘是知音难求,本公子不才,愿献诗一首,以博姑娘一笑!”
    袁胤装作文人雅士的模样,谈笑间顾盼生光,两只眼睛紧紧的盯着霏霏姑娘,嘴中的诗词慢慢的蹦了出来。
    “泗水流,到荆州。思也忧,恨也忧,恨到归时方始休,明月偎依暗香楼。”
    “哈哈哈……如何?诸位如何?”袁胤满脸欣喜的大声问道。
    呃!
    众人一愣神!
    这宛如杀猪的难产,也好意思是来作诗吗?
    “……”
    暗香楼瞬间为之一静,众人彼此对视一眼,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出来做一首诗,让这纨绔子弟莫要小巧荆襄的文采。
    “怎么?既然诸位都被本公子的大作震慑住了,那这霏霏姑娘就要与本公子把酒言欢了!”
    袁胤得意的满脸裂开了花,一双眼睛恶狠狠的盯着众人,他倒要看看,谁敢出来和自己比!
    哼!
    没人比,自己就是第一。
    ……
    宁容暗自撇嘴,这家伙还真是个奇葩,这仗势欺人也就罢了,竟然如此拙劣的作品也好意思拿出来献宝?
    嗤!
    无聊!
    虽然说被这家伙拼凑的句子有几分忧愁的意思,可是……这意境,却是给那琴声提鞋都不配。
    “来……”宁容勾勾手指,对着一个侍卫低声耳语了一阵。
    “记住了吗?”宁容看着对方不断嘀咕着,轻声问道。
    “嗯!记住了!”
    “好!去吧!”宁容拍拍对方的肩膀,示意他可以上前去了。
    周仓好奇的瞅了眼宁容,“少爷,你让余冰去做什么?”
    “作诗喽……”宁容双手怀抱,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作诗?那小子会做个屁的诗,瘦了吧唧的,除了记忆力好点……”周仓猛然间提高了嗓门,被宁容的决定吓了一跳,待看到众人都撇向自己,赶紧又把声音降了下来。
    不过……这会明眼人都明白了这身着劲装,腰佩战刀的汉子,站出来所谓何意。
    “怎么……主子不敢出来,把你推出来当替死鬼了?”袁胤不屑的撇了眼宁容。
    “哼!就你?还不配与俺家少爷比试!”余冰面色平淡的哼了一声。
    你!
    袁胤勃然变色,手指余冰就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没有尊卑的贱役。
    可是……
    还不等他出手!
    那边余冰却是一字一句的背出了一句诗词。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一句话,在场众人瞬间愣住了,直愣愣的瞅着余冰。
    明月,把酒,青天!
    幽静而深远的意境瞬间被一句话渲染到了九天之上。


同类推荐: 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镜中妖快穿之睡遍男神(nph)反撩[电竞]睡了那个MVP俯首称臣(校园等级游戏H)牛吏【SM快穿NP高H】淫辱国民女神(全文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