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好词!
    好诗啊!
    众人彼此四目相对,期盼的神色盯着那个身影。
    余冰不为所动,他只是把少爷交给自己的任务完成罢了。
    不理会众人惊讶各异的表情,余冰毫不停留的张嘴把一曲水调歌头提前问世了。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
    一曲罢,众人犹自沉浸其中不可自拔!
    宁容看着众人的神色,暗自一乐,这本是后世明月夜的佳作,说的正是诗人在官场失意以后,又恰逢中秋佳节的孤独,这才传神而凝炼的道出一副遗世独立的心境。
    不过!
    此时被宁容提前报道了这里,虽然此时不是中秋佳节,可是若祛除诗人的身份,单看这首诗词的话,也不难看出悲欢离合的无奈,以及最后对生活未来的憧憬。
    “皓月当空,亲人千里,孤高旷远,虽不是写事写景,却在这阴晴圆缺中把怀念忧愁的意味深深的渗进其中!妙!妙啊!世人皆闻曹公帐下的怪才宁容,锦囊妙计,算无遗漏,独步天下,却没想到这诗词一道却也是走在今人之前列!”
    阎先生突然站起身来,闭着双眸细细品味了一番,良久,一双深沉的眸子骤然盯在了宁容的身上。
    噗通!
    宁容慕然一惊,仿佛听到了自己心脏极速跳动的声音,袖袍下的手死死的掐着手心,让自己冷静下来,莫要露出破绽。
    “阎先生的意思……莫非以为在下是宁容?”宁容一脸疑惑的问道。
    “……”阎象默不作声的盯着他。
    “咳!想必先生误会了,在下乃是江东陆家分脉,陆仁!”宁容拱手自报家门。
    陆家?
    看着宁容清澈的眼神,阎象暗自忖度着,难道自己真的猜错了?
    “既然阁下是陆家一脉,想必和九江都尉陆骏应该很熟络吧?”
    宁容面色一变,有些不满的撇了眼阎象,终是叹了口气。
    “唉!先生又何必提前我那亡故的兄长,只是可怜我那陆议侄儿,自由孤苦无依,只得依靠祖父生活!唉!”
    宁容一脸感伤的叹口气,心中却是暗自警惕着,幸亏自己假装是陆逊的族人,否则还真被这阎象给问出破绽来。
    “陆议?”阎象狐疑问道。
    哦?
    “哦!是了!仁之叔父乃是庐江太守上陆下康,陆议自从丧父之后就改了名字,唤作陆逊,陆伯言,听说……对了!正是先生口中的宁容那里求学!”
    宁容和阎象两人皆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的影帝,一问一答的把众人给绕了进去,就连那诗词都顾不得了。
    也不怪这些人如此留心,委实是宁容的名头太醒目了。
    更何况,如今袁术正在和曹操抢夺陈留,而作为镇东将军府的右军师宁容听说又在开封城遇刺身亡。
    这……这眼前之人,怎么可能是怪才宁容?
    难道,开封府流传的消息是假的?宁容没有死?可就算如此,他也不会跑到南阳来吧!
    众人都觉得不可能!
    更关键的是,他们都相信宁容已经死了。虽然开封县衙秘不发丧而且还严谨百姓谈论,可若是如此,就越加说明宁容真的去世了。
    有时,人们更愿意相信自己心中的答案!至于官府的?总是欺骗世人。
    “哈哈哈……”
    突然,一声肆意的嘲笑声从身后传来,众人扭头望去,却见袁胤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走了过来。
    “哈哈……真是太好笑了,阎先生这疑心病也忒重了些吧,他会是宁容?哈哈哈……”
    袁胤疯狂的哈哈大笑,一手指着宁容,一手不断点化着阎象。
    “若他真是宁容,那开封城被杀的又是谁?哈哈……不过,你小子这首诗词不错!今个本公子就大人大量,把这第一的头名让给你了!”
    袁胤说着话,转身对着宁容挤眉弄眼的,他可是听说了,怪才宁容洁身如玉,从不好女色。
    那边霏霏突然走了过来,缓缓的靠近宁容,软软的说道:“陆公子大才,小女子不胜心向往之,愿聆听公子大作。”
    滋滋!
    这声音,真是香甜可口啊!宁容转身望着几乎贴到自己身上的霏霏姑娘,恰到好处的露出了一个眼神。
    “此地太杂,不如前往霏霏姑娘的闺房一叙如何?”
    宁容挑动眉头,坏坏一笑。
    “嗯……”霏霏脸上升起两朵绯红的彩云,偎依着宁容的怀中,两人成双成对的向着远处走去。
    一场诗词比斗就这样虎头虎尾的结束了,众人皆是面面向觎,有些搞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致远!”
    阎象突然开口唤道。
    嗯?
    宁容慕然转身回头,下一刻却是开口道:“哦,对了!阎先生的五宝佳酿太过呛人,陆甲,去,把梅花醉留给先生一壶!”
    “喏!”周仓低头沉诺,转身取过一个酒葫芦递给了阎象。
    然后……
    阎象自嘲一笑,也不理会袁胤,自顾自的走了。
    ……
    “呼……”
    直到背后灼热的目光消息,宁容这才暗自松了一口气。
    这个阎象不愧是袁术手下最难对付的聪明人,他这几次三番不经意的试探,自己差一点就漏了马脚,幸亏自己最后机智过人,这才堪堪躲过一劫。
    唉!
    还是自己聪明啊!
    宁容自恋的摸着鼻子,紧紧的跟着霏霏进入了她的闺房,当房门关闭的那一瞬间,他仿佛听到了一阵心碎的声音。
    “姑娘,多谢了!”
    宁容轻轻挣脱开霏霏的手臂,随意的说着。
    “唉!和聪明人在一起就是累人,这做事说话都是考虑个好几遍!”
    呃?
    宁容一愣,傻傻的看着对方,这话……怎么这么熟悉啊?
    “嘻嘻……怎么样?宁大才子?”霏霏突然笑了起来,这时宁容才发现这小姑娘竟然还有可爱的一面。
    “姑娘认错人了!”宁容否认道。
    “是吗?”霏霏古灵精怪的眨眨眼睛,转而道:“难道豆芽也会认错不成?唉!可怜的照夜玉狮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