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三国隐侯 第304章可怜的吕布

第304章可怜的吕布

    于县。
    吕布联盟军中军大帐。
    陈宫火急火燎的冲进了大帐,手中握着一卷竹简,手臂颤抖的哆嗦着。
    “先生?”
    吕布抬眼望去,眼色一撩,很是不悦,撇了眼锦绣温婉的貂蝉,接过她手中酒杯一饮而尽。
    “妾身告退!”
    柔柔弱弱的声音,貂蝉莺莺行礼,缓缓退出。
    “奉先,大难临头你却饮酒作乐,这三军将士的心还要不要了!”
    陈宫踱步上前,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训斥。
    “唉……先生太过担忧了,不就了两杯酒吗?”吕布大大咧咧的毫不在乎,竟然还招呼陈宫一起喝酒,“来,先生整日奔波劳碌,且喝酒一杯,解解乏!”
    陈宫一看吕布这副无动于衷的模样,腾的一声心中火气就蹿了上了,夺过酒杯给扔到一边,断然转身不去看吕布。
    你!
    吕布怒气一生,转瞬间又叹了口气。
    唉!
    先生又耍孩子脾气了!
    揉揉微醺的额头,吕布无奈起来转到下手位,看着独自生着闷死的陈宫,暗自撇嘴。
    “先生,布贪吃了两杯,还望先生教我!”吕布一副不情愿的模样向陈宫承认错误。
    能让高傲如斯的吕布低头,大概也只有陈宫这耿直的脾气了。
    “奉先,斥候来报,夏侯惇的大军正在南下,只怕他这是来者不善啊!我们不得不防!”陈宫眉头紧缩,忧心忡忡的说道。
    就这?
    咳!
    吕布有些不以为然,自己还当发生什么事情了呢。
    “先生不是和夏侯惇达成联盟,共同抵御袁术了吗?我们坐观虎斗,不就行了!”
    吕布不以为然的挥手说道,这本就是计划之内的事情。
    “糊涂!”
    陈宫猛然对着吕布大声呵斥道。
    嗯?
    吕布怒睁双眼,被他训斥的脸上有些挂不住。
    “奉先不可不防,据斥候来报,袁术帐下谋士杨弘已经抵达陈郡,前日陈郡的纪灵所部已经拔营起寨,向东谯郡附近移动!这里面可是透着古怪啊……”陈宫眉头紧缩,不断沉思着向吕布警惕着。
    “谯郡?许是袁术为了攻击兖州其它郡县!”吕布不经大脑的张口就来,气的陈宫直翻白眼。
    “糊涂!那谯郡之上有梁国与沛国,纪灵所部又如何去攻打兖州,只怕……这袁术有所图谋!”
    “那依先生之计,又当如何?”吕布愤愤不平的冷声说道。
    自己糊涂?糊涂还来找自己做甚!你不糊涂,你到是说个法子!
    吕布不悦的冷哼一声,感觉自己尊严又受到了打击。
    唉!
    还是马仲好,那家伙总是说的自己心里舒坦,不像这个又臭又硬的陈宫,整天的喋喋不休。
    “先生,马仲可曾找到?”
    他?
    陈宫目光一凝,不提他还好些,提起来他满肚子气。
    “哼!只怕奉先再也看不到此人了!”说这话,陈宫眸子凝了吕布一眼,继续道,“若不是他自作聪明,奉先又怎么会陷入如今这被动局面之中!”
    “报……启禀主公,曹兵送来书信!”
    突然,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声音,吕布眉头上挑,让斥候兵进帐。
    “说!何人来信!”吕布气势如渊,双手背后整个人猛然一变。
    小兵抬头望去,仿佛有种被猛虎盯上的感觉,吓得浑身颤抖。
    “回……回将军,曹将来信。”
    陈宫望着举过头顶的书信,劈手夺了过来,迅速展开,整个眉头都紧成了一团。
    这是……
    难道是自己想错了?
    陈宫疑惑的嘀咕着,挥手让斥候退去,把信递给了吕布。
    “奉先,你可曾派匈奴人刺杀宁容?”
    吕布摇头道:“没有!”
    陈宫古怪的瞅着吕布,道:“那这可就奇怪了,前番传来宁容遇刺的消息,还以为是奉先授意匈奴人做的,既然不是……那这其中……”
    “呃?夏侯惇要替宁容报仇,兵法匈奴人?”吕布傻傻的看着书信。
    这算什么?
    下战书?
    还是……联盟前的试探!
    “坏了!”
    突然,陈宫想起了那个失踪的人,马仲!
    是了!
    怪不得此人当初如此热衷让匈奴人搞事,本意是想挑拨袁术与曹兵的关系,可是……如今矛盾激化了,宁容被刺,夏侯惇要来报仇了。
    夏侯惇说的明白,他只是找匈奴人报仇,与吕布大军无干,而且匈奴人本就是袁术的麾下,攻打匈奴人也算是与消耗袁术的有生力量。
    而且……
    最后一句话,才是让勾起吕布回忆的重点。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温侯年少之时扬名塞外,所杀贼寇成千上万,今日我汉家江山动乱,又怎能让夷族称凶中原。
    温侯身存鲲鹏之志,心呑四宇八荒,逐鹿天下,群雄莫不俯首胆怯,今若为夷族出头,岂不坏了温侯英明!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吕布喃喃自语着,想起了自己年少从军之时,也曾在漠北大地上厮杀,那时的自己也愿效仿冠军侯,荡平蛮夷,封侯拜相!
    义父……
    突然间,他想起了丁原,那个自己亲自杀死的人,这一刻他有些后悔了。
    “奉先,匈奴人虽然拥有数万骑兵,然夏侯惇统兵稳重,宁容,郭嘉二人亦是诡诈之人,想必匈奴人不是对手!不知你……”陈宫试探的问道。
    “嗯……”
    吕布沉思良久,也是拿不定主意,匈奴人本就是袁术的部下,若是让夏侯惇灭了他们,不但能消耗曹兵的实力,还能激起袁术的愤恨,对于自己大有脾益。
    可是……如今匈奴人是归自己节制,若是自己不救匈奴人,那黄绍与何曼的黄巾贼,刘辟和龚都的白波贼,以及颖川牛犇贼众,又会如何看待自己这个讨贼大将军!
    陈宫望着沉默许久的吕布,也忘记了自己来寻他的初衷,两人皆被这封信牵绊住了心神。
    ……
    陈郡境内。
    郭嘉骑在战马之上,看着宁容送来的密信,嘴角噙着笑意。
    果然是宁致远,不入虎穴焉得虎宝宝,竟然还真被他给说对了。
    袁术竟然和吕布起了分歧,为了一块石头竟然让他放弃了最恰当的时机。
    呵!
    蠢笨如斯的吕布活该被人卖了!


同类推荐: 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镜中妖快穿之睡遍男神(nph)反撩[电竞]睡了那个MVP俯首称臣(校园等级游戏H)牛吏【SM快穿NP高H】淫辱国民女神(全文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