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喂,你这酒鬼,一个人傻笑什么呢!”
    嗡声嗡气的是曹洪,这家伙在襄邑早就等的不耐烦了,若不是宁容临走前再三叮咛嘱咐,只怕他走就率领大军跑到开封去了。
    不过……还好!幸亏自己没去,曹洪暗自庆幸道,若是去了开封只怕也是于事无补,倒不如在襄邑,直接南下穿过梁国,绕过吕布的大军范围,直接穿插到他的大后方,陈郡。
    “子廉这些日子过的舒坦,看来嘉应该告诉致远,让他给你找点事情做!”郭嘉似笑非笑的撇了眼曹洪,不无威胁的说道。
    “嘿!奉孝足智多谋,定然是想到什么破敌妙计了,不如让俺做先锋如何?”
    曹洪嘿嘿一笑,赶紧的转移话题,心里暗自嘀咕着,这个老酒鬼,就是个小心眼。
    呵呵……
    郭嘉莞尔一笑,也许只有宁容能够降得住这位傲娇的大爷了。
    “郭先生,匈奴人打仗都是没头没脑的,况且,咱们这大多数都是步兵,听说匈奴人可是有上马骑兵呢!”曹昂对于此次行动的前途,表示有所担忧。
    “师弟所言有理,若是那吕布不听先生劝告,出手相救,只怕又是一场麻烦!”陆逊陪在曹昂身边,忧心忡忡的说道。
    说完,两个小萝卜头彼此对视一眼,一副杞人忧天的模样。
    呵呵!
    “好了,你们两个臭小子懂个屁!这点事奉孝若是解决不了,那这鬼才的名头干脆传给你们得了!”
    曹洪咋咋呼呼的讨好般对着郭嘉一笑,挤眉弄眼的,偏偏装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
    “呵!激将法对我没用!”
    郭嘉撇了眼曹洪,自顾自的喝了口酒,不过望着两人的渴望眼神,他还是决定说上两句。
    “吕布有勇无谋,瞻前顾后,一杆方天画戟横行天下少有对手,此人也是想到的自信傲慢!可是……他心中有个最柔软的地方,就是并州前刺史丁原,而匈奴人曾经正是他崭露头角的磨刀石,懂吗?”
    陆逊小脸洋溢着笑容,想起师傅的教诲,突然有些明白了。
    “多谢先生,伯言明白了,这救与不救对于吕布来说,都在两难之间,如此她必会犹豫不决,而我们去的可以打他个措手不及!等到他相救之时,只怕也已经晚了!”
    郭嘉眼眸一亮,赞赏的点点头,道:“怪不得你师傅偏爱与你,果然是璞玉之才,他日成就不在你师傅之下!”
    听郭嘉听到师傅,陆逊整理下表情,郑重的摇摇头。
    “郭先生谬赞了,师傅之才究天人之奥妙,如高山之巍峨,逊能学其一二,自感受用无穷,星星之火岂敢与皓月争光!”
    望着陆逊一本正经的小模样,郭嘉玩笑的摇摇头,道:“呵呵……你不懂,致远之志不在天下,不在朝堂,只在方寸之间!”
    “……”陆逊听得有些糊涂,不解其意迷茫的瞪着郭嘉。
    “郭先生,昂也明白了!”曹昂瞅了眼师兄陆逊,猛然大叫一声。
    “哦?你明白如何对付匈奴了?”郭嘉诧异的问道。
    “嗯!”曹昂自信满满的点头。
    众人皆是被他这模样吸引过来,目光炯炯的瞪着他,想听听他的妙计。
    “子脩,不错嘛!这么快就把你师傅的花花肠子学了过来,来来……说出来,让你叔父也好给你评判一下!”曹洪看热闹不嫌事大,大包大揽的说道。
    “嘿嘿……”
    曹昂环顾左右,最终把目光放在你郭嘉的身上。
    “若是昂没有猜错的话,此刻郭先生胸中定然我也师傅送来的锦囊妙计!”
    曹昂学着宁容的模样,耸耸肩膀,自信的洋着微笑。
    呃!
    啥?
    众人一愣,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个答案。
    “呵呵……熊孩子!”曹洪一拍脑袋,无语的咧嘴苦笑,现在终于明白致远口中的熊孩子是什么样子了。
    夏侯惇撇了眼曹昂只是摇头,以前多么诚实,谦虚有礼的孩子,这才让宁容教了几天,竟然也学会投机取巧了。
    “咦?李将军,是你告诉大公子的吗?”郭嘉一愣,转身对着身侧的李典问道。
    “回军师,事关大军机密,末将岂会泄露军机,况且,泄露军机乃是重罪!”李典老气横秋,沉稳说道。
    呃?
    “是了,李将军常有古人之风,到是嘉猛浪了。”郭嘉歉意的对着李典笑笑,这就不是一个能开玩笑的人。
    “怎么?子脩还真猜对了?”曹洪铜铃大的眼眸一瞪,怎么听着两人的对话,好像曹昂说的竟然真的。
    “喏……”郭嘉伸手掏出一个锦囊比划了一下,转手又放进了怀里。
    锦囊妙计!
    众人眼前一热,方才还底气不足的众人,悄悄的把心放到了肚子里。
    怪不得军师让自己等人率领大军,冒着被合围的危险,绕到吕布的后面,原来有锦囊妙计在此!
    呼……
    如此也就安心了!
    有道是人的名树的影,怪才宁容的锦囊妙计如今也就成了安心丸一般的存在了。
    ……
    “报……启禀将军,军师,三里之外正是陈郡的椹涧村!”斥候翻身下马,单膝跪地对着众人禀告道。
    椹涧村?
    这名字到是怪异!
    郭嘉眼眸闪过狐疑,暗自思量着。
    “椹涧村……如今只怕是鲜有人居住了,当年此地也是世外桃源般的存在!”糜贞一袭白衣,做男装打扮,手中不时摇晃着白玉折扇,凝眉定眼,却见那上面写了一首诗。
    山不在高……
    这是陋室铭!
    “致远,你曾来过此地?”郭嘉抿嘴一笑,望着一左一右紧紧跟着的裴元绍和三胖,不知道的还真以为这是宁容呢。
    糜贞抿嘴一笑,轻声说道:“西南椹涧村东门外,有一条小涧,涧内有流水,长年不息,弯弯曲曲,流向东南,也被当地百姓俗称九曲湾。又因涧岸上植有桑林,桑椹熟时,映托流水,十分好看,椹涧村名由此而得,此地西面还有一座熊耳山,高冈连绵三岗重叠,恰与涧水东西相对,也因此此地百姓生活殷实!”
    糜贞后半句话没说,众人也是心里明白的,那就是椹涧村的鸡犬相闻都是过去的情景了,这战乱年代,只怕早就只剩下断壁残垣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