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司马懿和宁容在南阳斗智斗勇,身在陈郡的郭嘉还不知道他占领扶沟城的消息已经被有人心探听到了。
    回到那个九曲湾,桑椹林,郭嘉笑容可掬的望着草地上忙碌的众人,送走了夏侯惇之后,他仔细的检查着各处情况。
    “大家都打起精神来,检查仔细了,务必让每一处草地都撒上豆子,记住了,不能聚集在一起,懂吗?”
    众人纷纷回道:“喏!”
    郭嘉抿嘴一笑,看看天色也差不多了,跑了一天的马儿估计也累了。
    豆子!
    煮熟的巴豆,味道最是香甜可口,累的够呛的马儿闻到豆子的香味,怎么可能还走的动道路。
    而且,战马在吃豆子的时候,总会低下头,看起来就像是在吃草一样,被仇恨蒙蔽双眼的于扶罗只怕怎么都不会想到,这草地里面暗藏玄机。
    郭嘉邪恶的笑了起来。
    与此同时,另一侧,曹洪把弄着手中的大喇叭,爱不释手的鼓捣着,横刀立马站在枪头,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
    很快,于扶罗率领五千匈奴骑兵浩浩荡荡的杀到,望着曹洪身后的桑椹林烟尘滚滚,又见曹洪一人凶神恶煞的独占桥头,诡异的情景让匈奴人停住了脚步。
    “大哥,此地不妥当!”呼厨泉望着诡异的气氛,担心的提醒道。
    “嗯,看后面树林尘土飞扬,浓烟滚滚,定然是有大军埋伏在里面,我等还是要小心一些才是!”于扶罗也看出了情况的诡异,转头嘱咐众人。
    “是!”众人皆是点点头,饿狼般的眼神盯着对面。
    于扶罗手提铁骨朵,直指曹洪大声问道:“你是何人?不知死活,竟敢挡大军去路!”
    “镇东将军帐下,曹洪是也!”曹洪举起大喇叭声如洪钟的吼道。
    滚滚而来的声音就像是天空猛然炸开了一个响雷,于扶罗等人被曹洪这声音震得耳朵嗡嗡作响,竟然出现了耳鸣的情况。
    “这厮好大的嗓门,真是可以吓死人了!”
    良久……
    于扶罗这才缓缓的回过神来,一众大军竟然也被曹洪震得有些发懵,谁也不敢动弹。
    呼厨泉忍不住向身旁的于扶罗问道:“怎么办?大哥!”
    “再等等!看看到底怎么回事!”于扶罗一时间也拿不准情况。
    于扶罗没有动静,麾下的五千匈奴兵自然也没有动静,诡异的场景就这么不可思议的出现了。
    一座桥!
    一头是匈奴人的五千大军,杀气腾腾,浩浩荡荡。
    一头单枪匹马的曹洪,精神抖擞的绝影上,他横刀立马,怒目群贼。
    看着对面五千人退又不退,进又不进,曹洪心底升起无限的底气,仿佛一座火山爆发而出,激动的浑身打摆子,傲然而立。
    “蛮夷贼子,乱我中原,其罪当诛!尔等进又不进,退又不退,是何道理!”
    曹洪疯狂怒吼,一腔热血激烈的燃烧着,那赤血的眸子恨不得大杀四方。
    他越是这般毫不顾忌的怒吼,于扶罗却越发的担心,身处中原多年,他也在慢慢的改变,草原狼的野心被他逐渐的磨掉了,相反,汉家文化的尔虞我诈,他却在用力的学习着,现在看到曹洪如此反应,更加不敢轻举妄动。
    “呔!”
    曹洪扬刀怒斥,猛然间对着一个靠近自己最近的匈奴人大声责问道。
    “狗贼可是怕死乎!上前领死!”
    曹洪怒发冲冠,威风凛凛的模样,竟然一时间把那匈奴人吓住了,只见他面如土色,不一会竟然忍不住心中恐惧调转马头跑了。
    匈奴人本就被曹洪吓得胆颤心惊,心里萌生了退意,他这一跑,许多战马纷纷跟着嘶叫起来竟也掉转马头跑了。
    曹洪一见这种情况,想起郭嘉临行前对自己的吩咐,一时间哈哈大笑,恍如晴天霹雳,震的那些战马惊慌失措,掉头就跑,于扶罗也被大军夹杂着猛地转身后退。
    嘿嘿!
    桑椹敲打九曲。
    大军纵横驰奔。
    谁敢横刀立马?
    还看曹大将军!
    曹洪低声念出一首诗,望着远处被吓跑的匈奴人,心中好不得意,“哈哈……致远这家伙的计策太对俺的胃口了,听听这诗写的!谁敢横刀立马?谁!除了自己,还有谁!”
    哈哈哈……
    扬名天下,威状如斯,曹洪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爽的时候。
    嘿嘿……想起郭嘉当初让自己做的时候,自己还不太乐意,也幸亏这家伙搬出致远的这首诗,若不然,只怕这曹大将军就不是自己了。
    呼……
    曹洪一阵得意,一阵后怕!
    哼!管他呢!扬名天下的事情,反正是自己做的,挥手冲着后面的桑椹林的曹兵吩咐道,快些把这浮桥拆掉!
    于扶罗,等到他跑出二里地,这才缓缓的停下了战马,回头望着众人一副劫后余生的表情,他的怒气就不打一处来。
    该死的!
    自己堂堂草原男儿,竟然被一个曹将给吓住了!
    草原狼的子孙何时如此胆小了!就算他是猛虎,群狼噬虎也不是不可能!更何况,这家伙也不是虎。
    不行!
    自己堂堂伟大的匈奴族后人,长生天的儿狼,岂能如此贪生怕死。
    于扶罗咬碎牙齿,赫然吩咐两边道:“来人,速去看看,那曹将是不是还在!”
    左右轰然领命,掉转马头呲溜一声就冲了出去,很快就见裹着兽皮的家伙跑来回道:“大单于,那曹将不知所踪,桥也被毁掉了!”
    顿时闻听此言,于扶罗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愧的,满脸赤红难当。
    该死的汉人!
    “大哥,汉人最是狡猾,树林中定然没有埋伏,咱们上当了!”呼厨泉马后炮似的开口提醒道。
    “哼!用你提醒!”
    于扶罗没有好脸色,冲着呼厨泉冷哼一声,双脚夹马冲了出去。
    “儿郎们,给我冲,追上曹兵,杀他个片甲不留!”
    “哦!哦哦……”
    “呼呼……喝喝……”
    风声,夹杂这匈奴人特有的狩猎口哨声,五千人的骑兵,奔腾而去。
    呼厨泉瞪着于扶罗远去的身影,视线突然有些迷茫,就像是……像是看到父王去世时的背影。
    不行!
    驾!
    狠狠的踢了下马肚子,掀起一缕尘土,呼厨泉狂啸而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