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三国隐侯 第322章计划进行

第322章计划进行

    “啊……滚开!”
    吕布双手持杆,奋力挥舞,四五个人连带着方天画戟被他举上半空,威武雄壮的霸气让人窒息。
    可是……敢死队的曹兵却是不为所动,趁着他挥动兵器的空荡,纷纷冲了上去,对着赤兔马挥动牛耳尖刀。
    赤兔马通灵,前踢后撅,却是好汉难抵四手,见此情况,吕布一时间慌了手脚,不断护着赤兔马。
    夏侯惇凝重的眸子却是看到了胜利的曙光,撇了眼磨盘般的绞肉机,暗自感叹,郭先生的六花阵果然威力无穷。
    大阵套小阵,小阵连大阵,二十五变阵,阵阵通玄奥,真是千变万化,攻守存乎一心。
    望着吕布自顾不暇的模样,夏侯惇慕然转身遥望后方。
    是时候了!
    “擂鼓!”
    咚!
    咚!
    咚咚咚!
    三通鼓,断断续续,鼓声传向远方。
    三里外,曹军后营,曹洪率领三千骑兵正在严阵以待。
    “嗯?”
    慕然,鼓声传来,曹洪面色一变,紧紧手中长刀,一张狰狞的面具放了下来。
    “上马!杀!”
    “杀!”众将士齐声大吼。
    驾!
    霎时间,地动山摇,三千骑兵仿佛一股黑暗的洪流滚滚而去,临近军阵之时,慕然一份而来,仿佛两把巨大的手掌,不断包围着整个军阵。
    咻!
    曹洪搭弓射箭,仿佛一声信号,下一刻,众骑兵游走两军阵外,对着吕布军就是一阵急促短射。
    一时间,人仰马翻,惨叫不断,本就被不断压迫的吕布军越发的陷入困境。
    ……
    远处!
    陈宫和高顺脸色一变,暗道一声,不好!
    “坏了!曹军早有准备!”
    高顺脸色凝重,撇了眼陈宫,当机立断道:“陷阵营,战!”
    “嘭!”
    八百人齐齐踏前一步,整齐划一的步伐,铿锵有力的怒吼。
    “战!”
    “杀!”高顺走在最前端,气势汹汹的率领着陷阵营向着战场杀去,那股排山倒海的气势让陈宫一阵错愕。
    没想到,这个不言不语的高顺,竟然练出如此精悍步卒。
    鏖战,在所难免!
    ……
    与此同时。
    戏志才在襄邑也对黄巾军和白波军发起了攻击。
    不过,与郭嘉这边不同的是,戏志才并没有选择和这两万多少的贼众鏖战。
    甚至……
    戏志才都没有想过要正面和刘辟,何曼等人接触。
    戏志才集合襄邑附近所有大军,抢在黄巾贼和白波军到来之前,快速的对方圆几十里的百姓进行了转移。
    坚壁清野!
    不错!
    这就是戏志才的策略,他让麾下众军在襄邑东南方连设五道防线,死守阵地,步步前进,呈半圆之势,封锁住贼军的道路。
    刘辟,龚都,何曼,黄绍等人本就模棱两可拿不定主意,不知道现在是该听吕布的,还是听袁术的。
    对于他们来说真的是进退两难了,更何况他们目前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和袁术撕破脸皮,可是跟着吕布混,又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如此……
    在戏志才克制的表现下,双方竟然形成了一种诡异的默契。
    戏志才所率曹军不南下,刘辟何曼等人的贼军也不北上。
    ……
    黄巾贼和白波贼安营寨扎,静观豫州形势的发展。
    戏志才在得知这一情况后,当机立断,传下众军收缩兵力,不得浪战。
    “军师,贼寇虽多,却不足为惧,何不大军齐发,击破贼营!”
    “黄巾贼,白波贼皆为草寇,末将愿立军令状!”
    “……”
    众将士请战心切,戏志才又何尝不知,只是想必这点功劳,贼军等人另有他用!想起身在南阳的宁容,戏志才古怪的笑了。
    良久,这才回过神来,对着帐内众将命令道:“诸位稍安勿躁!如今我为刀俎,贼为鱼肉,不妨先留它几日!”
    “喏!”
    众人见戏志才已然决断,只得听命。
    ……
    沥血残阳,心如冷月。
    等到宁容知道于县两地的战况之后,已经是两天以后了。
    “咳咳!”
    宁容伸手掏出一方手帕,捂着嘴咳嗽几声,脸色出现了异样的潮红。
    “少爷,凉秋出至,夜里却是有些凉了,你还是要注意身体才是!”周仓忧心忡忡的叮嘱道。
    “咳咳……无妨……”宁容又紧咳了两声,这才感觉好受了许多,挥挥手示意周仓不用担心,他自己的情况自己知道,自己这是伤着肺了。
    “霏霏,这是什么时候送来的?”
    宁容扬起手中的蓝色书信,对着旁边的叶琦霏问道。
    “昨夜子时,我看宁大哥睡下了,就没有打扰你!”叶琦霏有些紧张的解释了一句,这几天的相处她看的出来,自己这位宁大哥平时平易近人,可是一旦关于这种大事,那冷冽的眼眸现在想起了她还是胆颤心惊。
    “唔……”
    宁容不做回应沉思片刻,暗自盘算着,这么说,吕布已经修养两天时间了。
    两天?
    呵呵!
    够了!
    奉孝的六花阵,自己虽然没有亲眼见到过,可是,想来是把吕布打痛了。
    而且,吕布的赤兔马都被划破了好几条口子,若不是张辽和高顺及时赶到,护着吕布逃出曹军战阵,只怕他们早晚会力竭而亡。
    虽未亲见,可这激烈的战况可想而知了!只怕此时吕布已经萌生退意了。
    宁容想到这,慕然转身,对着周仓点头道:“第二步计划,开始行动!”
    “喏!”
    周仓一听计划二字,整个人瞬间绷直一条线,脸色慎重,毫不犹豫的回应道。
    “速去!”
    宁容挥手喝道,现在可不是废话的时候,他们必须步步紧逼,若不是这矛盾就失去了意义。
    “是!”
    周仓不敢怠慢,几天前那场暴风雨般的愤怒,让他亲自砍了三个人头,其中一个还是跟随自己多年的老兄弟,可是……面对宁容不容置疑的眸子,他还是毫不留情的斩了下来。
    他发誓,自己的命早就给了宁容,而宁容也没有亏待他们弟兄,可是关键时刻他们自己被财货蒙蔽了双眼,这就怪不得他周仓了!
    不过,这件事也让周仓触动很大,自己千叮咛万嘱咐,这些人竟然还敢伸手,这让他很没面子,他已经决定好了,等这次事情结束,要把这宁府亲卫队彻底大清洗。


同类推荐: 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镜中妖快穿之睡遍男神(nph)反撩[电竞]睡了那个MVP俯首称臣(校园等级游戏H)牛吏【SM快穿NP高H】淫辱国民女神(全文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