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张辽?
    余光瞥见张辽,吕布瞬间心中一动,一戟敲在许褚的大刀之上,跳出战团杀向了典韦。
    “文远速救曹性回去,此人我来对付!”
    张辽没料到自己的到来,竟然又为吕布惹来一名敌将,不过想到吕布的本事,他也就放心了。
    “主公小心!”
    张辽救起曹性折返本阵之中,许褚本来想留下此人,可是一看吕布彻底怒了。
    狗贼!
    和自己打斗竟然还敢如此!这是看不起自己啊!
    许褚瞬间瞪起铜铃大眼,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向着吕布杀去。
    霎时间!
    鼓声大作,鼓手擂的手酸,众将士猛然喝彩声,声盖九天,众将士看的那是痴迷一片。
    许褚善使一杆大刀,不断的挥舞斩杀吕布,典韦两支大铁戟上下翻飞,快如闪电,声似流星,更是犹如猛虎搜山,神龙出海,一左一右不断夹攻吕布。
    吕布胯下赤兔马神俊异常,不断纵身跳跃,配合着吕布方天画戟的招式,时而兵器撞击之声,响彻八方,声闻于天,三人酣战三十回合既然不分胜负。
    ……
    这正是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乱世之中,才知天下豪杰。
    曹操激动的瞪着战团三将,情不自禁吟道:“护躯银铠堆龙鳞,束发金冠簪雉尾,参差宝带兽平呑,错落锦袍飞风起!温侯吕布谁敢战?典韦许褚腾龙起。虎须到竖大刀扬,手持双戟恍如电,酣战未能分胜负,杀气迷漫陈留郡!”
    曹纯也是看的双眸发亮,有心想要上去厮杀一番,却也知道自己的几斤几两。
    “咦?听主公之言,似有未尽之语?”突然听到曹操没声音了,曹纯好奇问道。
    “唉!”
    曹操良久叹息一口气,早就听闻宁容的天下十绝之说,虽然对于宁容之言自己并不怀疑,可是真到看见眼前这一幕,这才方知宁容之言何等准确。
    “天下十绝,吕布为尊!典韦许褚,位列六八!尚能和吕布打斗如此激烈,真不知那第二人赵云,又该是何等风采!”
    曹操双眸渴望的望着远处,想起了刘大耳朵,听闻他的两位兄弟也是天下十绝高手,而且……还是排在第三,第四之位!那岂不是更加了得!
    “主公可是想招揽赵云?”曹纯看着求才若渴的曹操问道。
    “嗯……”
    “主公莫非忘了右军师?”曹纯提醒道。
    “……”曹操眼睛一亮,撇了眼曹纯,“不错!致远和此人有些关系,到是可以一用!”
    曹操一边说着话,一边注意着战场上的情况。
    “嘭!”
    又是一声巨响,许褚额头侵染了汗水,双臂有些发酸,凝眉打量着吕布,却见对方只是脸色微红,呼吸已久均匀有序。
    “鸣金!”
    曹操发现许褚和典韦的进攻速度慢了下来,立刻下令收兵。
    ……
    与此同时,陈宫望着张辽尴尬的表情,又为吕布捏了一把冷汗。
    刚刚冒出个许褚!
    这会有冒出个典韦!
    而且……
    “辽小视天下英雄了!”张辽颓然的叹息一声。
    “高将军,好汉难抵四手,若是主公有点闪失,曹贼定然会生吞活剥了你我!”陈宫急忙催促道。
    “来了,鸣金!”
    高顺冷然命令道。
    很快……
    当当当……
    战场上,双方彼此四目,火光四射,挥舞兵器嘭的一声,错马分列两旁。
    “哼!”
    典韦话不多,冷哼一声,示意许褚可以回去了。
    吕布望着两人远去的身影,阴冷的眸子有些霸气,虽然自己没有战败二人,可是他也好久没有如此酣畅淋漓的打一场了。
    驾!
    调转马头,吕布返回本阵,一场让人叹为观止的大战就此结束了。
    ……
    “孟德,别来无恙!”陈宫叹口气,最终还是上前两步喊道。
    “公台?唉!何至于此啊……”曹操望着昔日的好友,有些无奈的叹息道。
    “孟德,今日你可是要留下我等!”陈宫知道吕布麾下的残兵败将打不过对面曹操的虎豹骑。
    虎豹骑!
    他早就得到了消息,这是曹操十大卫军中花费心力最多的一支,就是比他自己的虎卫军还要多。
    左威卫的大军的精锐战阵,他陈宫早已经领教了。
    而虎豹骑的战力,虽然他没有见过,可是不用他猜,就知道这支铁甲黑骑该是何等的强大。
    看看那些配置!
    清一色的漆黑战甲,仿佛一头洪荒巨兽站在那里,只有两只眼睛露出来。
    森然的斩马剑,犀利的腰刀,巨大的弓箭,还有那一身的铁疙瘩,这根本就是一群为战争而生的怪物!
    “公台,你我相交多年,若是你愿意与我回去,操可以对天发誓,以往既往不咎!”曹操真心实意的劝道。
    陈宫不为所动道:“孟德,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死死的打量着陈宫,良久曹操叹了口气。
    “罢了!留下这些粮草淄重,操放尔等西行!他日战场再见,各安天命!”
    曹操一副诀别的模样,深深的吸口气,于心不忍的挥挥手,示意吕布等人可以走了。
    “……”
    陈宫双手抱拳,转而望着脸色阴沉的吕布,劝解道:“主公,如今将士们舟车劳顿,疲惫不堪,断然不是那曹贼的对手,不若保存有生力量,以图后续!”
    “……”吕布不为所动。
    良久,陈宫又补充道,“主公,贼将武艺不凡,若是那许褚典韦拖住主公,那我等就只能任人宰割了!”
    “你……”
    吕布慕然眼冒精光,死死的撇了眼陈宫,终究还是颓然的低下了高傲的头颅。
    是的!
    他吕布就算是当世第一又如何,好汉难抵四手,曹操的精锐铁骑会放过这位无辜的军士?
    “孟德!将士何其无辜,今日承蒙大恩,他日我吕布必当厚报!”吕布提气大喝一声,挥手对着众将士命令道,“丢下粮草,撤!”
    吕布一声令下,大军丢下百十辆大车,绕开曹军缓缓的向着西北方向撤退,高顺率领陷阵营断后,直到最后大军安然无恙撤退,他们这才有条不紊的缓缓撤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