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三国隐侯 第332章戮心

第332章戮心

    可是……那些送粮草的商贾却是被他打听清楚了,根本就是宁容的诡计,目的就是为了迷糊吕布,挑拨两者之间的关系。
    只是这事情,最终却是成全了自己,自己顺利的召集了黄巾,白波等两万余人,与张勋所部共同守卫陈郡。
    当时,阎象还有这高兴,可是现在……望着那些被捆绑士卒,双目赤红,围观的将士们却一脸的同情的模样,他突然有些迟疑了。
    难道……这也在宁容算计之中……可是若真是如此,那现在做逃兵的应该是黄巾贼,而不是张勋本部的袁兵吧!
    阎象自然搞不清楚,可是张勋这会却是明白了宁容的可怕。
    逃兵!
    无疑是可耻,可恨的!更是会被将士们唾弃的存在,可是现在这些人竟然同情逃兵!
    为什么?
    张勋统兵多年,自然明白,这些人同情逃兵的同时,更多的是为自己担忧。
    他们也都有家人,他们也都在前线杀敌,可是……这种事情会不会降临自己身上,他们的女儿会不会被那些贵族迫害!
    逃兵?
    去他娘的逃兵!爷爷杀敌吃粮天经地义,战场上刀枪剑雨,摸爬滚打不惧死亡,还不是为了这帮狗日的能够花天酒地。
    如今这些人却残害自己家人,换作我!这逃兵我也去当!
    太让人寒心了,如今还没尽孝,还没给妻儿更好的生活,就被他们残害了?
    如今,将军审理此事,会不会还我们公道!
    若是自己妻儿老小都保护不了,还谈什么打仗杀敌!
    那些仆役也是苦命人,这种事情那些狗贼会告诉俺们吗?
    数万只眼睛盯着张勋和阎象,等待这这二人为大军做主。
    张勋这会脸色越来越阴沉了,恨不得杀了那些狗贼。
    阎象手指众将士,冷笑道:“将军,现在若是你杀了那些通风报信之人,岂不是伤了这些人的心!岂不是被这些人认为你与那些狗贼同流合污?他们在这里抵抗曹兵,你却纵容那些狗贼残害他们的父母家人?”
    张勋慕然惊悚道:“这就是宁容的计策?他是要引起将士们哗变?”
    “肯定是此人!此人手段狠辣,之前一直相安无事,为何曹兵临境之时,营内突然传出如此消息?”
    “那……先生以为应当如何处置!”张勋一阵害怕,幸亏自己没冲动之下砍了那些仆役,否则这些军心就覆水难收了。
    “军心已破,自然是堵不如疏!当务之急,就是要疏导将士们的情绪,让他们说出来,然后在一一化解吧!”阎象凝重的说道。
    “那……要不要驱散众将士围观,若是传扬出去……”荀正有些担忧的问道。
    “不可!”
    “不妥!”
    张勋和阎象不假思索的异口同声的反驳道。
    呃?
    荀正一愣神,看着二人,只见阎象对着张勋点点头。
    “这件事情必须光明正大的处理!否则定然会引起众将士的猜疑,到那时,就真的大事不妙了!”
    “将军所言甚是!是末将猛浪了!”荀正想起张勋所说的后果也是一阵后怕。
    张勋摆摆手,向前一步,大喝道:“众将士听令!我张勋可以对尔等保证,但凡在作战期间,有敢残害尔等家人者,本将定让其付出十倍代价,对于罪大恶极者斩其首级!”
    “你保证?你拿什么保证!那狗贼霸占俺的女儿,就该死!”
    “对!那些狗官把俺老父亲活活打死,俺要亲自报仇!”
    “……”
    一群士兵伤心痛苦,众人也是听的异常沉重,阎象脸色愁苦的默默拉着张勋,眉头紧锁。
    张勋默然无语,静静的听着众人的声音,良久这才开口道:“本将带领大军征战沙场并非一日两日的光景!尔等难道还不知本将为人!你……还有你……”
    张勋指着那几个悲泣的将士,继续说道:“正所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那些仆役虽然告诉你们了消息,可是消息是真是假又有谁知道?嗯!若是尔等被人欺骗了呢?啊!若是那些仆役也被人欺骗了呢?大家稍安勿躁,此事本将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众将士望着张勋,想起他的为人,慢慢的安静了下来,终究张勋在众人心中还是有些份量的。
    ……
    “诸位!”
    阎象望着台下安静下来到士卒,上前一步说道,“难道大家不感到奇怪吗?为何最近会如此多噩耗传来,为何是在与曹兵对抗之时?”
    众将士疑惑的瞅着阎象,突然反应了过来,好像这种事情之前并没有发生过。
    “不错!我可以告诉大家!这一切都是那怪才宁容搞得鬼!他的目的就是引起我军哗变!众将士莫要听信谗言,到那时,不用曹兵压境!我等将会分崩离析!”
    ……
    “我们怎么相信你!”
    “对!我们怎么知道是宁容搞的鬼!”
    那十几个人的脸色很难看,一同质问着阎象。
    “你们不用相信我!方才张将军已经言明,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不管是谁,我马上请主公下令调查,对于你们所听闻的事情,定会查个水落石出!至于你们几个……证据确凿!某会上书主公,把残害尔等家人的罪人押赴此地,由尔等亲自行刑!”
    “将军?”众人盯着张勋。
    “由你们亲自行刑!”张勋狠狠的说道。
    “多谢将军!”
    “多谢将军!”几人感激的跪地磕头。
    转身,张勋深吸一口气,对着阎象说道:“阎先生,此事还需要你与本将联名上书,恳请主公明正典刑,以安军心!”
    阎象撇了眼那些逃兵,神色凝重的点点头,道:“好!”
    ……
    几天以后,南阳城的大街之上。
    周仓望着前面拥堵的人群,费力的挤了进去。
    呃?
    这是……
    周仓脸色一变,转身望着身后的宁容,有些不妙的说道:“少爷,袁术下手很快,严令彻查所有不法之事,阎象破了你的计谋,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了你的身上!”
    南阳后将军府的公文,一时间传遍整个袁术所辖区。
    “呵呵……”宁容笑了笑,不为所动的走出了人群。
    “少爷,还要不要继续绑架那些士卒的家人?”周仓狐疑的悄声问道。
    “不用!”宁容断然挥手道,眼眸充满了异样的光芒,“有道是假作真时真亦假,我到要看看阎象能奈我何!通知下去,第三步开始执行!另外……谯郡那边也不要闲着!让他们动起来!”
    “喏!”
    周仓眼睛一亮,快速领命而去。


同类推荐: 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镜中妖快穿之睡遍男神(nph)反撩[电竞]睡了那个MVP俯首称臣(校园等级游戏H)牛吏【SM快穿NP高H】淫辱国民女神(全文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