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山阳县!”
    阎掌柜笑眯眯的说了一声,宁容回头撇了眼他心中的仇恨,暗自摇头。
    累不累啊!
    明明心中装着满腔怒火,还偏偏要表现出一副热情如火的模样。
    “嘿嘿……”
    阎掌柜察觉到宁容的目光,冷笑一声,满眼都是幸灾乐祸的模样,看的宁容心神一禀。
    直觉告诉他……这对于他而言,并不是什么好事。
    山阳县,隶属河内郡!位于司州境内,距离洛阳并不是很远。
    宁容没想到,自己转了一圈,竟然来到了此地。
    “走吧,该知道的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看的出来,他们有些不耐烦了,宁容被众人簇拥着来到一家客栈。
    宁容百忙之中抬头撇了眼那陈旧的招牌,青阳客栈!
    “掌柜的,有没有安静的院子,我们少爷喜欢安静!”
    阎掌柜一进门仿佛到家似的,得瑟的对着里面的客栈掌柜叫嚷着。
    “没……”
    那客栈掌柜的头还没抬呢,一个没字当先脱出了口,可等他看清众人的身份,立刻满脸堆笑的迎了过来。
    “没有雅院,小人这客栈还怎么开下去啊……这位贵客玩笑了,请,后院正好还有一座雅致的别院,只是这费用……”
    “嗤!看我们少爷是缺钱的人吗?快点,好菜好酒准备好!”阎掌柜随手甩出去一锭银子,阔气的让大堂众人倒吸一口冷气。
    宁容无语的冷冷一笑,没有心情看着他们一来一去的演戏,自顾自的望着天花板,仿佛那里有什么神奇的东西值得他研究。
    “咦?”
    裴元绍无聊的拉拢着脑袋,打量着大堂的客人,突然惊咦了一声,想起身边的天河,立刻装作不经意的模样打量着宁容。
    “咦,少爷,你身上的玉佩怎么没了?”
    嗯?
    宁容心中一愣,回头看着裴元绍,正见裴元绍满脸诧异的指着自己的腰身处的位置。
    “少爷,你不是说过那块玉佩不离身的吗?难道……在掉到船上你?不行!俺去帮你找!”
    裴元绍一脸急迫的转身就要往往走,却被身后的天河猛然拦住了身子。
    一把短剑骤然顶在裴元绍的腰眼之上,残忍的眸子冷酷的瞪着裴元绍。
    “出去,死!”
    “你!”
    裴元绍义愤填膺的瞪着天河,猛然退后两步,大声喝骂道。
    “你个狗东西!定然是你找的破船太过颠簸,这才把少爷的玉佩弄丢了,滚!去把少爷的玉佩找回来!”
    裴元绍气呼呼的对着天河朗声骂了起来,一只手还不断的点着对方的鼻子,道:“蠢笨的狗才!找不回来玉佩,你丫的提头来见!”
    天河目光一凝,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一把短剑铿锵一声,闪过一抹妖异的红芒。
    怒了!
    这废物竟然敢骂自己?
    哼!
    真当自己一字夺魄剑天河的名头是白叫的!
    杀!
    手腕一拧,天河就要上前先杀掉这个废物。
    “哎呀……”
    阎掌柜这边刚刚打点好一切,却猛然见到后面竟然发生了冲突,再一看天河,瞬间吓了一跳。
    俺的大爷来!现在可不是杀人的时候。
    没看到这大堂的客人都看了过来吗!
    “蠢才!还不快去把少爷玉佩找回来!狗东西!”
    阎掌柜反应很快,上前一脚踹在一个靠近天河的彪形大汉身上。
    “快滚!不想你全家老小断子绝孙,给少爷把玉佩找回来!”
    阎掌柜恶狠狠的对着那人踹了几脚,根本不给对方说话的机会,已经走出了客栈。
    这边……裴元绍嘿嘿一笑,有些得意的瞅着天河,也不在肆意谩骂了。
    “少爷莫担心,玉佩定然会找回来的!”
    裴元绍很是狗腿的替宁容拍拍身上的灰尘。
    宁容心中惊讶极了,脸上却是配合着点点头。
    虽然自己从来不佩戴那些没用的玉佩,可是……裴元绍又为何演这么一出呢?
    不动声色的点点头,就见阎掌柜又走了回来,低头撇了眼裴元绍,恰好见到裴元绍对着自己眨眼。
    嗯?
    手指?
    宁容心中一动,裴元绍竟然用手指捅自己,只是这个方向?
    难道……
    这边想着,宁容上前两步,目不斜视的拍拍天河的肩膀,微微一笑很是倾城。
    许久……
    天河这才慢慢的收回了短剑,只是看向裴元绍的眸子更加阴冷了,方才他还在想是不是裴元绍要耍什么阴谋诡计,可是现在看到宁容毫无异样的安慰自己,升起的疑心又瞬间消散了。
    “走吧!赶了一天的路,也累了!吃点东西,咱们还要去冀州呢!”
    宁容随意的对着众人说着,转身向着后院走去。
    然而……若是平常,宁容定然是在右边转身,可是想到方才裴元绍的诡异,他不动声色的从左边转了过去。
    一霎那……
    宁容眼眸一亮!
    是他!
    看清楚坐在那靠窗边吃饭的两人,宁容的心瞬间充满了喜悦。
    这真是天无绝人之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喽……
    喜悦的宁容暗自嘀咕着自己能够想起了,所有关于绝处逢生的诗词,手掌紧紧握着,死死的压抑着自己的喜悦,不让自己表现出来。
    咦?
    另一边,那人看到宁容也是眼眸一亮,眼中愧疚神色一闪而过,放下酒杯就要起身。
    咳!
    宁容吓了一跳,赶紧轻声咳嗽了一声,脸色颓然的摇摇头,转身撇了眼天河。
    嗯?
    那人一愣,放下的酒杯又端了起来,不动声色的探究着那手握妖异短剑,身穿黑斗篷的人。
    而天河看到宁容幽怨的撇了了自己一眼,却是不为所动,心中却是明白,定然是自己那一剑伤了他的肺部,至今没能痊愈。
    怪不得他整日脸色惨白,原以为是被自己等人吓得,原来是伤病在身。
    咳咳……
    宁容生怕引起众人的怀疑,又轻轻咳嗽了两声。
    一行人,在掌柜的引路下,向着后院走去。
    却说窗户边的桌案上,两人正对面而坐。
    “怎么?将军认识此人?”
    说话之人穿着黑色的锦缎袍服,面颊消廋,眼眸却是刚毅有神,整个人看起来仿佛一座深渊让人不敢轻视。
    对面那人直到宁容众人离开,这才缓缓放下酒杯,脸色带着几分凝重道:“自然!”
    “他就是……”那魁梧的汉子说话间,慕然停顿片刻,抬起头直视对面之人的双眸,缓缓道,“……希望能够见到先生你的……怪才宁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