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三国隐侯 第349章巧遇太史慈

第349章巧遇太史慈

    “什么?他就是宁容!”
    李儒神情一愣,急忙转身撇了眼宁容等人远去的身影。
    “不过,他好像遇到麻烦了!”
    旋即,李儒又反应过来了,消瘦冷峻的模样,竟然带着几分幸灾乐祸。
    也对!
    谁让宁容给他如此恐怖的感觉了呢?
    一个自己从未听过,一个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人,竟然能够对自己如此的势在必得!
    这些日子,李儒可是亲眼看到了太史慈的奔波,自从那日他被太史慈绑架之后,本以为他会立刻带自己回甄城谷城!
    可是后来,听说宁容又回到了甄城,李儒自然而然的认为自己会被太史慈带到甄城。
    又后来,宁容竟然跑到了开封,直到这个时候,李儒却发现,太史慈虽然带着自己在司隶地区来回奔跑,可是并没有回去的意思。
    李儒旁敲侧击,这才明白,原来太史慈要寻找到贾诩之后,带他们两人一同前往宁容处。
    好吧!
    对于太史慈这种重信守诺之人,李儒虽然自己不会如此去做,可是却不妨碍他对太史慈的欣赏。
    无奈之下,李儒把贾诩的藏身之地告诉了太史慈,可是……二人前往之后却扑了个空。
    看着那早就铺满灰尘的床榻,二人知道人已经离开多时了。
    难道……贾诩提前得到消息,藏了起来?
    不单是太史慈这么想,熟悉他的李儒也是这般想法。
    对于自己这个熟悉的同乡,明哲保身的做法,简直用的炉火纯青。
    就这样,太史慈带着李儒东奔西走,寻访贾诩的下落。
    可是……
    竟然在青阳客栈碰到了宁容!
    “咳,将军,依李某来看,宁容应该是被人绑架了,否则他此刻应该在颖川郡,不会来到山阳!”李儒夹起一口菜,有滋有味的吃着。
    “嗯……这道菜吃到现在才算是有点味道!”
    哼!
    太史慈不满的撇了眼李儒,对于他幸灾乐祸的样子,有些不满道:“先生不也是被某绑架至此?”
    说着话,太史慈眉头上挑,挑衅的撇了眼李儒,那言外之意就是,你自己也是被绑架的人,就不要说人家了!
    呃!
    李儒眨眨眼,有些愣愣的瞅着太史慈,嘿!真是没想到,这个不善言谈的将军,竟然也有犀利的一面。
    “咳!”李儒尴尬的轻咳一声,点头示意太史慈道,“喂!将军打算如此处置?”
    嗯?
    太史慈眉头一皱,撇了眼李儒,眼睛一亮。
    “莫非先生有了主意?”
    李儒对于太史慈的目光置若罔闻,摇摇头暗自嘀咕着,自己知道办法为什么告诉你?好不容易见到那宁容,正好可以看看此人的手段。
    “哦。”
    太史慈有些失望的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将军身手不凡,为何不想办法接近宁容,把他救出来?或者去问问他的意思?”李儒试探的蛊惑道。
    咦?
    太史慈心下一动,却是有了主意,方才那些人能够让他真正放在心上的只有那个身披斗篷的人。
    那把妖异的血色短剑透出一股残忍的杀气。
    是夜。
    宁容熄灭房内的火烛,裴元绍静静的坐在那里守着宁容。
    “少爷,太史将军……”裴元绍眉开眼笑的小声嘀咕着。
    “嗯!”
    宁容也是满脸笑容的点点头,示意裴元绍低声说话,莫要惊动了外面那些人。
    “元绍,这次咱俩能够脱困还真是多亏了你!”
    嘿嘿……
    裴元绍得意的低声嗤嗤一笑,说起来今天真是运气。
    咚!
    咚!
    两人正在轻声的交谈,突然一声低沉的敲门声传来。
    宁容一怔,和裴元绍彼此对视一眼,眼眸中带着了然的神色。
    咯吱……
    裴元绍小心翼翼的上前开门,很快一道高大的身影闪现而出。
    “先生……”
    太史慈轻声唤了一声,宁容赶紧上前抓住太史慈的手,把他拉到内屋里面,裴元绍小心翼翼的左右打探一下,这才蹑手蹑脚的关上门。
    “先生……”
    太史慈刚刚坐在,就是满是疑惑的催问道。
    “子义莫急,此事说来话长,”宁容稍微安抚一下太史慈,转而问道,“到是子义你,为何会在山阳县?不去甄城寻我呢?”
    “唉!”
    太史慈闻听此言,脸色有些尴尬,看着宁容有些不好意思。
    “先生嘱托,某未能成事,惭愧!”太史慈想起自己答应的事情而没有做完,脸色越发难看,“先生,那贾诩不知去往何处,如今只寻到了李儒!”
    嗯?
    宁容望着太史慈不好意思的的表情,自己神情却是一僵。
    “怎么?子义没有收到消息?”
    太史慈纳闷道:“……消息?”
    “呃?贾诩看到主公的招贤令,已经自己去甄城了,难道……”宁容迟疑片刻,望着太史慈疑惑的模样,继续说道,“唉!却是容之过,连累的子义劳碌奔波!”
    是这样!
    太史慈望着宁容的神色不像有假,眉头处那阴影也慢慢的舒展开来,心头的重担也放了下来。
    呼……
    呼出一口浊气,太史慈感觉自己又浑身轻松了许多。
    太史慈沉吟问道:“先生,你怎么会来到此地?”
    唉!
    宁容叹口气,就把整个过程缓缓的讲述了一遍,只是中间隐去九天谍者你身份,单说这些人不知出于什么目的,把自己绑架到此地。
    太史慈眼光闪过,想着方才偷偷潜入院中时,观察到的情况有些皱眉。
    “先生,方才某进来时,发现对方守卫严密,尤其是那身穿黑斗篷的人,警惕性超高,若不是某调虎离山,只怕也未必能够如此轻易来到先生面前!”
    “哦?据上次救我之人提起过,此人在江湖上有个名号,一字夺魄剑,天河,不知子义武艺比此人如何?”宁容心中一动,低声问道。
    “天河……”太史慈沉吟片刻,却是摇摇头,“此人某未曾听闻,不过……观其举动,应该是轻功超绝之人,若是双方对阵,某有信心把此人斩于枪下!”
    是了!
    宁容望着太史慈的神情,却是明白了他的意思。
    太史慈乃是战场武将,讲究的是大开大合的杀伐之道。
    天河乃是九天谍者,讲究的却是隐藏暗杀之术。
    若是面对面,太史慈自然可以取胜,可若是天河像老鼠一般躲藏,那就不得而知了。


同类推荐: 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镜中妖快穿之睡遍男神(nph)反撩[电竞]睡了那个MVP俯首称臣(校园等级游戏H)牛吏【SM快穿NP高H】淫辱国民女神(全文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