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那……依将军之意,该当如何?”凌迟听他说的头头是道,心下不由的也对他充满了信心。
    呵呵……
    褚伟嘴角上扬,闪过一丝自得,却还是谦虚道:“大人安排很是妥当!等刘备大军靠近!先用弓弩覆盖,然后在观察其后军动向!”
    “将军所言甚是!”
    听着对面遮天蔽日的鼓声,凌迟脸色发白,这会也没有了主意。
    ……
    咚!
    咚!
    “众将士听令!无终县城就在眼前,传俺大哥命令,先登上城头者赏黄金百两!”
    “众将士听令!无终县城就在眼前,传俺大哥命令,先登上城头者赏黄金百两!”
    张飞高举丈八蛇矛,想起宁容对自己的嘱托,眼眸估算着两者之间的距离,猛地高声喊道。
    “杀!”
    张飞撇了眼四周的将士,见他们把盾牌放在身侧,做好了准备,心中更是有恃无恐了。
    “驾!”
    张飞豪情万丈,猛地踢了脚胯下战马,挥舞丈八蛇矛竟然猛地冲了过去。
    “哈哈哈……”
    张飞嚣张的拍马而来,身后的士兵们却是看傻了眼,心中不断嘀咕着,将军,来的时候咱们不是这么说的吧?
    五百将士一步一步的向前踏去,擂鼓的将士更是把鼓声擂的嗡嗡作响,望着气势一顿的大军,副将猛然上前,代替了张飞的指挥。
    “众军听令!”
    副将嘶哑着嗓子,试图让每个将士都能够听到。
    “吼!”五百人齐齐的冲着天空一声呐喊。
    “盾牌阵!”副将挥舞大刀,顺势向着前面猛然劈了过去,威风凛凛,杀气腾腾的让人胆颤心惊。
    “吼!”
    五百人又是一声怒吼,紧跟着只听一阵铿锵之声。
    嘭!
    噹!
    一人多高的盾牌立在身前,挡住了自己的身体。
    ……
    张飞疯狂疾驰战马,心中升起无限的豪情,望着前面九里原土坡的位置,突然诡异露出笑脸,猖狂的嘚瑟道。
    “哈哈哈……贼子出来受死!”
    “驾!”
    “呔!狗贼还不滚出来受死,燕人张翼德来也!”
    张飞想起宁容说前面埋伏大军,心中升起了戏耍一番的念头。
    ……
    却说战壕之内,凌迟和褚伟正在死死的盯着前面的人影。
    近了!
    更近了!
    ……
    “弓箭手,准备!”
    褚伟高举拳头,狰狞的望着刘备大军,猛然看到其中一骑突然冲出本阵,向着自己杀来。
    嗯?
    张飞!
    哼哼!
    虎威将军褚伟无情的瞪着张飞急驰而来,默默算计着射程,正要下令弓箭手万箭齐发呢!
    却是突然间……
    只见张飞催促战马猛然往前一跃,正好跳进了弓箭的射程范围之内,还不等褚伟轰然下令,张飞却一口捅破了他们的埋伏之事。
    “…什么!”
    凌迟和褚伟闻言一愣,傻傻的对视一眼,想不通对方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埋伏,若是如此那自己这三个小时岂不时白白浪费了。
    坏了!
    上当了了!
    那宁容定然是早就知道自己在这里埋伏他们,这才特意放慢行军速度,待到自己的军队饥饿难受,战斗力降低以后,这才猛然发功了攻击。
    想通了这个,凌迟整张脸都惨白的吓人!
    早知如此,方才就应该听褚伟的话,袭击对方的大营。
    凌迟能够想明白的,褚伟自然能够思索明白,想到自己受苦受累,到头来却没有派上用场。
    这就尴尬了!
    “放箭!放箭!”
    褚伟气急败坏的冲着左右怒声命令道,霎时间,一片箭雨冲着张飞猛然射了过去。
    咻!
    咻!
    说那迟那时快,张飞却是早有准备,挥动丈八蛇矛,拨打凋零,催动战马调头就跑。
    “宁容这个狗贼!肯定是抱负俺!”
    张飞狠狠不平的挥动丈八蛇矛,蹿马跳出了弓箭伏击圈,回头望去,只见方才自己驻留的地方已经是被箭矢覆盖了。
    “嘿嘿……不过,这群狗贼算是暴露了!接下来就有好戏玩咯!”
    转瞬间,张飞冲回本阵,将士们快速打开一条通道,直到张飞打马冲进本阵,将士们这才又迅速举起盾牌,组成了防御阵型。
    “将军,你可吓死末将了!”副将胆颤心惊的说道。
    “嘿!鬼少爷说了,若是让凌迟等人深信不疑,就必须激怒他们,这叫做什么……要想得到,必须先失去……”
    张飞有些得意的环顾左右,方才虽然危险,却是让他热血沸腾,只感觉畅快淋漓。
    “呃?”
    副将一愣,回想着那句话,却是,预先取之必先与之!
    咳咳!
    副将古怪的撇了眼张飞,却是没有胆子敢给他纠正错误。
    “将军,如今两军对阵,接下来计将安出?”
    闻听此言,张飞瞪起铜铃眼,死死的打量着对面的动静。
    ……
    褚伟眼睁睁的看着对方就这样大摇大摆的在自己的眼前溜走了,一张脸涨成了猪肝色。
    “将军……咱们暴露了!”身边的传令官小声提醒道。
    “接下来该当如何?”凌迟脸色凝重的盯着对面的铁桶阵型。
    他本就不通战阵,如今竟然出现了如此诡异的局面,对面的敌军架起盾牌,俨然一副防备自己等人的架势,而自己这边辛辛苦苦的挖的战壕,却成了废物,根本没有派上用场!
    “这个……”
    一时间,双方就这样默默的对视着对方,竟然诡异的安静了下来。
    可是,众人都知道,这种对峙的安静不可能持续太久。
    张飞在心里默默计算着宁容给自己出的鬼主意,嘴角虽然不屑,可是他还是决定静观其变!
    ……
    “大人,如今是进,是退,你可有章程?”
    “……这个……”
    听着褚伟的询问,凌迟却真的为难了,如今黑灯瞎火的他还真不敢冒然发动攻击,主要原因就是不知刘备另外一千人藏在了何处!
    进退两难!
    “大人,我们不能与之久持下去,若是那一千人绕到取县城……”
    褚伟又扔出一个炸弹,凌迟整张脸苍白的难看。
    是了!
    说不得只能撤退!
    ……
    另一边,张飞时刻注意着对方的动向,嘴中却是暗自嘀咕着。
    拖延时间!
    嘿!
    也不知道鬼少爷打的什么如意算盘,如今自己就五百人,对面可是五千人呢,况且还有两千骑兵!
    骑兵啊……
    张飞眼馋的嘀咕一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