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深夜,天渐渐发亮。
    模模糊糊的可以看清楚人的轮廓,就在张飞等人等着焦急的时候,俊靡县城门缓缓打开了。
    “传县尊大人之令,刁民不遵王法,全部抓回,关进大牢!”
    校尉一身征戎,威风凛凛,胯下黑葱马,手中镔铁长枪,斜指前方,肥硕的脸庞满脸横肉,束带紧紧的勒出三条痕迹。
    “喏!”
    身后几百骑兵,跟着稀稀拉拉的一千步卒,看样子东倒西歪,盔甲不整,皆是一脸没睡醒的模样。
    听着稀稀拉拉的声音,校尉有种受轻视的感觉,吼着嗓子怒斥。
    “都没睡醒吗!回答本将!”
    “喏!”
    一千多士卒强打起精神回应一声,校尉这才满意的转身望着前方。
    “出发!”
    长枪所指,旌旗招展,校尉回顾左右,昂首挺胸的面带得意之色。
    哈哈!
    这些愚蠢的刁民,真是死有余辜!
    哈哈!
    竟然惹怒了县尊大人,何该某家建功立业!
    校尉脸色得意,心中更加自傲,只要把这些刁民抓回来,就是大功一件!
    本来……自己正在家中睡觉,却被县尊大人的仆从敲醒了大门,朦朦胧胧的他不知道发生何等大事,竟然劳烦县尊半夜呼唤自己。
    不过……
    饶是心中不快,他还是没有怠慢,赶紧穿戴戎装来到了县衙。
    一看之下,却是猛地一愣,正见漆黑的夜里,县衙大堂上飘零着朵朵火光,县尊一个人阴沉着脸色独自坐在那里。
    那情形……要多诡异,有多诡异!
    校尉存了几分小心,悄声询问俊靡县难道是异族犯境了?
    可是?
    也不应该啊!
    虽说右北平最大的势力就是黑城的乌丸族,乌延部落。
    然而,汗鲁王乌延这些年也学会了兔子不吃窝边草,对于右北平竟然也采取了怀柔政策,说起来也是汉族的一种讽刺。
    校尉这边心中正暗自腹议着,那边县尊却是扼止不住怒火,对着他咆哮了起来!
    什么?
    城下有百姓来投刘玄德?
    校尉诧异的看着县尊,一时间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再三确定!
    校尉恍然大悟,那些百姓脑袋被门夹了,或者……吃错药了!
    是的!
    俊靡县县尊乃是李兆,这在整个右北平都是尽人皆知的事情,怎么这些百姓深更半夜的跑来投奔刘玄德?
    呵!
    校尉洒然一笑,县尊慕然眼眸一瞪,怒气冲天的猛然起身。
    嘭!
    身后最珍爱的太师椅撞到好几个跟头,恍若未闻。
    汝难道还不明白!这些刁民心存异心,况且不论刘玄德有没有占据无终城,俊靡县城是不能容忍这些乱民存在的!
    乱民!
    校尉瞬间收拢笑容,心中咯噔一下!
    乱世当用重典!
    换句话说……
    就是人命如草芥!
    县尊之意?
    校尉偷偷打量着李兆,却见对方眼色一片阴狠,心头不觉颤抖一下。
    坏了!
    他知道,这些百姓不知从哪里得来的谣言,又要遭受无妄之灾了!
    死!
    “异族人犯我县城,尔速率领麾下步卒,前往捉拿通敌之刁民!”
    县尊的大令猛然掷下,校尉赶紧正襟危立,轰然应喏。
    通敌叛国,难逃一死!
    可是……
    抓捕罪民,形同斩杀异族,也是不小的军功!
    校尉岂能听不出县尊的话外之音,这是对自己许诺啊!
    嘿!
    死道友不死贫道!
    ……
    “嘿!嘿!”
    张飞不屑中略带得意,望着慢慢向自己等人走过的士卒。
    “如何?”
    张飞眉头一挑,看着稀稀拉拉的士卒,有些不屑的撇嘴问道。
    “杀鸡焉用宰牛刀!就这些软蛋,末将率领兄弟们,顷刻间手到擒来!”
    副将也是配合着张飞,豪气冲天的吹牛逼道。
    哦?
    张飞眉开眼笑,咧嘴大笑了起来。
    “好!这泼天的富贵俺就送给你!去吧!干掉这群废物,俊靡县城就是咱们的了!到时候俺给你向大哥请功!”
    张飞转身爽朗的哈哈大笑,对着副将殷切的拍着肩膀,全然不顾远处的校尉等人能够听到。
    啊?
    副将咧嘴一愣,眨眨眼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只是说说罢了!
    怎么还……
    撇了眼远处已经警觉了俊靡县士卒,副将有些担心。
    不是说好的打个措手不及吗?
    “怎么?你怕了?”
    张飞一看对方傻愣着,脸色瞬间阴沉你下来,豹头环眼勃然变色。
    “没!没有!”
    副将身子一哆嗦,下意识的脱口而出,他就是怕我不敢说啊!
    张飞是什么人?
    呵!
    副将把心一愣,满脸装出牛逼哄哄的模样,转身冲着六百将士命令道。
    “兄弟们!很着某家冲锋陷阵!活捉李兆!”
    “喏!”
    众将士齐声应命,远处只有千把人的步卒,他们好歹也是骑兵,巨大的冲击力下,自然能够一战而胜。
    都是老兵油子了,这点门道还是能够看的出来的。
    “将军,末将去了!”
    副将毅然决然的对着张飞请命道,远处的士卒已经停了下来。
    “嗯!”
    张飞骑在战马之上,手持丈八蛇矛,豹头环眼,兴奋的瞪着眼睛,望着远处正在警觉的俊靡县士卒。
    驾!
    杀啊!
    副将挥舞战刀,狠狠的拍了下马肚子,一马当先的冲到了最前面。
    “杀啊……”
    六百骑兵组成锋失阵,副将变成锋失阵阵头,狠狠的冲着那一千步卒撞击了过去。
    风!
    哒哒哒!
    急促的马蹄声掀起了一阵黑暴,副将狠狠心肠,挥舞战刀抡称呼满月。
    远处,校尉突然听到张飞嗷一嗓子的呼喊,坐在战马上吓了一跳。
    四处张望,感觉四周杀气腾腾的,脸色骤变,突然有股阴冷气息袭来,正在考虑要不要回城,却还不等他反应过来,只听一阵狂呼呐喊,紧接着就是一阵马蹄声。
    嗯?
    骑兵!
    不好!敌袭!
    “快!结防御阵型!”校尉吓得脸色苍白,赶紧扯着嗓子吼着。
    铿锵!
    铿锵!
    一阵错杂的撞击声,凌乱的步伐,在校尉火急火燎的督促下,终究是结成了阵型。
    可是……
    远处张飞却是双眸兴奋的按耐不住,眼睁睁的看着自己麾下骑兵飞跃而起,重重的踏入敌营之中。
    哄!
    嘭!
    巨大的撞击声,马蹄狠狠的踩踏到盾牌之上,冲击力瞬间贯穿了整个阵营。
    啊!
    惨叫声不绝于耳!
    副将趁势挥舞战刀,左砍右撩,毫不留情的屠杀疲软的将士。
    “呔!来将受死!”
    校尉躲在众将士身后,看着来人左突右冲,很快就清理出一片空地,自己麾下的将士竟然没有其一合之敌,血液上涌,头脑发热!
    拍马,上前,决一死战!
    势气!
    两军交战,将为兵之胆,本来势气低下的俊靡县士卒,竟然在校尉勇猛的带领下,慢慢稳住了阵营。
    拉锯战!
    骑兵特点就是借住冲击力,可一旦与步卒形成拉锯战,那优势就会荡然无存!
    正所谓,此消彼长!
    校尉但见自家将士竟然抗住就骑兵,心头更是热血沸腾,挥舞镔铁长枪就冲着副将杀了过去。
    “受死!”
    一声大喝!
    咔嚓!
    一声凄厉惨叫!
    嘭!
    一颗人头落地!
    哄!
    双方将士嘎然而止,目瞪口呆的瞪着眼前一切,皆是不可思议的模样。
    这是……
    死了?
    怎么会!
    前一秒,还是势气斗扬,威风凛凛的模样!
    下一秒?怎么人头落地了?众人只见一杆长枪没有主人的掌控,瞬间摔落地下!
    “哼!记住,杀人者,燕人张翼德是也!”张飞不顾众人惊讶神色,把手中丈八蛇矛一横。
    “众将士,随俺杀入俊靡县城,不从者死!”
    张飞大声呵斥一声,虎目怒视众将士,尤其是那俊靡县士卒,与之对视者,无一不低下头颅。
    胆怯!
    不敢反抗!
    张飞骤然爆发,疾驰而来,仿佛狂风暴雨,压着校尉的昂扬斗志之气,一矛把对方的脖子贯穿,巨大的惯性挑断了头颅。
    喋血沙场!
    吓得众人不敢与其争锋!
    一人之威,恐怖如斯!
    “驾!”
    张飞话说完,也不等那些士卒反应,挥马冲着远处俊靡县杀去。
    这会……
    城门未关,守城的士卒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张飞就是趁着这个空荡,要歼灭敌军有生力量,然后出其不意的冲入城池。
    “杀啊……”
    战马奔驰,千军狂呼,张飞回身望去,有些诧异,有些得意。
    俊靡县的士卒竟然也跟着自己身后,向着俊靡县杀来。
    招降了?
    嗯!
    “哈哈哈……李兆小儿,拿命来!”
    张飞挥舞丈八蛇矛狠狠摔向城头,一个血淋淋的人头猝然蹿上城头。
    城楼上。
    几百人大惊失色的望着远处的骑兵,大呼小叫命令下面仅存的几十个士卒关闭城门。
    可是……
    嘭!
    “啊?这是……”
    “人头!”
    “校尉大人!”
    “真的!”
    城楼上,众将士面面向觎,目瞪口呆,望着那个面目狰狞的人头。
    ……
    “噗!”
    “啊!”
    一声惨叫接着一声杀戮,张飞仗着胯下战马神速,丈八蛇矛飞动,挑飞了试图关闭城门的敌军。
    嘭!
    关闭一半的城门,张飞纵马狂奔而过,身后的骑兵紧接着打开城门,六百骑兵乌鸦鸦冲进了俊靡县。
    “王大麻子,留下把守城门!”
    副将一看张飞杀上瘾,兀自带着骑兵冲向县衙,自己赶紧安排将士严守城门,做好接手城池的准备。
    哈哈……痛快!
    远处,张飞满足的夜枭声陡然传来,紧接着将士们轰然叫好的喜悦声冲破俊靡县城,向着远处飘去。
    是夜!
    李兆,一矛被张飞刺于马下,俊靡县,落入了刘备的手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