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圣旨!
    龙章凤彩,花团锦簇,天日具表,人神共享。
    华丽的辞藻,锦绣的祥云,香案上徐徐升起的龙图,一切的一切真实的有些虚幻。
    刘备傻傻的瞅着手中的圣旨,传令中官拖着疲惫的身子在简雍的陪同下去前院休息了。
    一日之内,两封任命!
    刘备至今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刘虞明知道自己是公孙瓒派出的,竟然任命自己为右北平郡太守?
    这本就让人感觉怪异,然而……更怪异的却是困守长安的天子竟然也任命自己为右北平郡太守,专权军政事!
    可不要小看这几个字,幽州刺史刘虞就是因为没有这个节制一州军政大权的任命,公孙瓒这才可以明目张胆的与其分权势。
    而专权军政事!就是说他刘备不但可以保卫右北平,安抚百姓,劝课农桑,更加可以招兵买马抵御外敌。
    刘备最高兴的莫过于此,相比天子的诏书,刘虞的任命就显得小家子气了。
    呼!
    天子果然神目如电,神威如炬,任人唯贤啊!
    ……
    “嗤!”
    宁容嘴角上扬,无语的撇嘴。天子?呵!天子这会只怕还在郭祀李確等贼的控制之中呢!
    若不是自己的黄金绸缎到位,天子的诏书能够出的了长安城?
    做梦吧!
    宁容不屑的瞅了眼长安的方向,人人都羡慕当皇帝,若是穿越成刘协这样的汉献帝,只怕就没有那么大的雄心壮志了吧?
    什么?
    你说有前辈逃出牢笼,招兵买马,最终占据地盘,重整旧山河?
    呵!
    宁容嘴角噙着笑意,脑海中急剧的谋划着逃跑的策略。
    化妆?
    假扮?
    喂!你是天子!郭祀与李確最关注的人,怎么可能不日夜监视?
    出城?
    调虎离山?
    喂!真以为这些大兵是吃干饭的,长安城皇宫到朱雀大街,需要经过重重城门,真以为事情那么巧合?
    宁容无语凝噎,唉!不逃了,傀儡皇帝也是皇帝不是!
    什么?
    你说我没你聪明?
    嗯!
    宁容重重点头,你说的对!所以……你这个皇帝早晚被干掉,这就是锋芒毕露的下场。
    ……
    “先生?”
    刘备想起方才宁容的言语,瞅着手中的圣旨,疑惑中仿佛有了方向。
    “嗯?”
    刘备上前一步,急促的追问道:“先生方才言及天使,莫非……您早就知道会有天使降临?”
    天使?
    当时知道!
    宁容神色诡异一笑,看的刘备突然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
    “嘿嘿……玄德公有所不知,方才宁某在外游走,突见紫气东来,浩浩荡荡,绵延五十余里,其中紫气升腾,霞光瑞霭,富贵之气直逼宁某双眼!”
    宁容衣袖一挥,满脸郑重的胡说八道,撇了眼震惊的刘备,心中自得,嘴上却是毫不客气道:“正所谓没有梧桐树,找不来金凤凰,凤岐名山,必有圣人在位!而右北平……”
    说着话,宁容一双眼睛上下打量刘备,认真的眸子让刘备心嘭嘭直跳。
    说!
    快说!
    说下去啊!
    刘备心中焦急的不行,宁容却是故意吊人胃口,直到刘备满脸焦急之后,这才缓缓道来。
    “玄德公天潢贵胄,汉室宗亲,想来……这天子使者是为公而来……果然!接下来的一切印证了宁某的推断!”
    呼!
    宁容装模作样的背手望天,煞有其事的点点头,一副高人风范,看的刘备满眼郑重。
    怪不得!
    怪才宁容能以弱冠之年谋划天下,算尽苍生。
    怪不得曹操可以如此短时间成为一方诸侯。
    怪不得锦囊妙计安天下,一言生死定国危!
    原来……
    刘备心中崇拜的望着宁容,暗自嘀咕着,原来他懂的天地阴阳之神通!
    唔!
    刘备的眼神越发的热切了,灼热的目光看的宁容悄悄闪躲一旁。
    这眼神?
    要搞基吗?
    呼!
    宁容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赶紧后退和他拉开了距离。
    这可是说出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的话的人。
    “先生?”
    刘备有些委屈的轻唤一声,自己怎么就得不到对方的真心呢!
    咳!
    宁容不动声色呃轻咳一声,撇了眼刘备手中的圣旨,神色认真了起来。
    东风既然到了!
    那……
    黑城!
    “玄德公,如今你入主右北平可谓是名正言顺,手中不但有天子册封诏书,还有对乌丸族的抚慰恩旨……事急从权,不若快速行动,打乌延一个措手不及!”
    宁容严肃的对着刘备讲到,虽然是商量的意思,可是看那模样,却是一副吩咐的姿态。
    听我者,用我计,必能大胜敌军!
    不听我者,不足以为谋,我自离去,尔等必然大败!
    好在,刘备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对于宁容的话那是言听计从。
    “不错!先生所言甚是!就依先生之言!不知接下来我等该如何行事?”
    刘备一副乖宝宝的模样到叫宁容有些不好意思了。
    方才他就怕刘备膨胀,这才威严冷酷,摆出一副理所当然呃姿态。
    可是……
    刘备怎么这么痛快了?
    其实,宁容并不知道,千年前的汉朝,人们对于苍天大地鬼神还是相当敬畏的,而且自从刘邦斩白蛇起义后,各种神话色彩时隐时现,甚至掀起一阵修仙狂潮,之前的左慈就是这类人。
    只是……宁容初来乍到,有些事情层面太深,还不是他所能触及到的,若不是有五千年历史变迁这碗老酒打底,只怕他还真不能和郭嘉等人侃侃而谈。
    怪才?
    如何怪?
    不就是行事作风,思想超前,处理事情的办法多变吗?
    宁容超越时代的想法,在他们看来就是怪!
    不过……他应该感到庆幸,这是个思想相对开明,文化没有形成滞楛的时代,若不然,宁容的下场只怕就是异端教徒,绑在刑架上烧死的节奏!
    咳!
    言归正传!
    宁容等到回去之后,通过李儒之口的讲述,这才对这个时代的鬼神有了更深刻的了解。
    “玄德公,三必抚,三必剿,如今你已经是天子王臣,首先要做的自然是抚慰三人!”
    “哦?”刘备疑惑道。
    “大义!军阵大事,不在乎兵多将寡,也不在乎武器装备,最重要的乃是行王道,聚大义!
    如今天子任命,圣旨在握,在这右北平,您就是大义的化身!如此……正义开路,天子庇佑,玄德公自然是鬼神辟易!无往而不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