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乌丸骑兵降了。”
    宁容好整以暇的擦擦嘴,垂涎的望了眼桌案上的果然,摸摸鼓鼓的肚子,有些惋惜。
    什么?
    刘备顿时露出惊喜之色,整个人颤抖的站起,死死的盯着宁容。
    “这……先生……你……”
    哆哆嗦嗦的刘备,激动的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乌丸降了?”
    赵云刚毅的脸色有些不解,自己连挑百十名乌丸力士,都没有折服这群被仇恨蒙蔽的草原狼,怎么……这一会儿的功夫,就投降了呢?
    “不错!投降了!”
    宁容坦然的点点头,心不跳,脸不红的挥手道,仿佛只是再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宁小弟,你……你是说,乌丸骑兵刚刚投降了?”
    赵云更加的诧异了,就连他向来遵守的礼仪这会也忘记了。
    刘备整颗心现在都在宁容那里,更何况赵云之言也正是他想听的,也因此没说话,一双眸子鼓励的看着宁容。
    说吧!
    快说啊!
    焦急的刘备恨不得冲上去掏出宁容嘴中的话。
    “是……就在刚才,乌丸部族的大长老乌铜宣布,三千乌丸骑兵正式投靠玄德公了!”
    宁容撇嘴说着,满脸的不情愿,多大点事啊,不就是一些草原狼,至于让两个英雄大惊小怪的吗!
    呃!
    赵云无语凝噎,幽幽的撇了眼宁容,想到这是宁容的杰作,心中那点不快也就烟消云散了。
    对啊!
    自己武力不能折服这群草原狼,那宁小弟的智力自然就是最后的手段了。
    赵云很谦虚,从来不认为自己的武艺天下第一,可是,他也从没有怕过谁,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想过,将来自己会怕过谁。
    龙胆亮银枪在手,赵子龙可以无视任何险地。
    这就是胆气!
    ……
    看着宁容这漫不经心的模样,不但赵云如此认为,就是刘备这会也反应过来了,此事定然是宁容之智。
    “宁先生请受刘备一拜!”
    刘备平复心情,满脸红潮的来到宁容面前就是下拜。
    “呃……玄德公这是?”
    宁容当前就是一愣,想要躲避,环视左右却又无能为力,只怪自己贪图舒适,整个人陷在圈椅里面。
    “先生不但为备出谋划策,更是不辞劳苦劝降乌丸,备感激涕零!”刘备动情的说着。
    宁容迷惑的眨眨眼睛,望着刘备红彤彤的眼眸,很快就被蒙上了一层雾气,不由的大为惊奇。
    哎呀妈啊!
    这就哭了?
    嚯!
    这眼泪也来的太快了吧!
    宁容揉揉眼眸,用力的盯着对方,直到那眼泪在眸子中打转,宁容这才确定,眼前之人,不愧是哭帝刘备!
    唉!
    “玄德公误会了,”宁容伸手扶起刘备,叹息一声解释道,“此事确实不是宁某之力,全赖凌迟,凌大人之功也!”
    凌迟?
    刘备闻听此人有些诧异,转身望了眼赵云,只见对方也是满眼疑惑。
    “怎么会?自从拿下无终城后,凌迟大人就被玄德公交给云照料,没有云的命令,他怎么可能前往军营?”
    赵云脸色有些凝重,说起自己的将兵之道,满是自信。
    “不错!”
    刘备立刻认同的点点头,不等宁容解释,抢先道,“子龙为人备素来详知,断然不是三弟那般!”
    嗯!
    赵云也是重重点点头,望着刘备的眼眸又有些热切了。
    ……
    士为知己者死!
    君以国士待我,我必以国士报之!
    君择臣,臣择君!
    王八看绿豆,看对眼了?
    宁容望着眼前郎有情妾有意的模样,满心的不爽,毫无顾忌的撇嘴上扬,脑海中迅速划过几个词。
    呸!
    自己怎么能说子龙大哥是妾呢?哼!只是刘备为妾了!
    宁容在心中默念三声,强化自己的观念,看向刘备这才顺眼了起来。
    ……
    “赵大哥,玄德公,你二人莫着急,容何曾说过我大哥治军不严了?”
    宁容望着拉拢人心的刘备,暗自感慨,不愧是一代豪杰,这见针插缝的本事就足够自己学一辈子的。
    “那~”
    刘备还想说什么,宁容却是不给他机会了。
    “是我!”
    宁容断然而道,语气也顺势加重,把两人的目光吸引了过来。
    “赵大哥之才非常人所比,堪称国士无双也!容又岂会不知!只是……”
    宁容略微停顿片刻,等到吊够了两人的胃口,这才缓缓道来。
    “只是,玄德公麾下之兵皆认识容,所以,那所小院在下也就畅通无阻了!”
    呃?
    这样?
    刘备和赵云皆是一愣,望着理所当然的宁容,突然有些明白了。
    是啊!
    眼前这位可是怪才宁容!
    姑且不论之前他有何等丰功伟绩,单单是最近这些日子,这些麾下之兵简直就对其视为明灯了。
    一连串的计谋,众人都还晕晕乎乎,不知所踪的时候,右北平四座城池竟然就这么简单被拿下来了。
    呃?
    自己等人做了什么?
    战后,士兵们茫然无知的望着战友,以往每次都是刀光剑影,打生打死,看着无数兄弟战死沙场,最后灰溜溜的逃命而去。
    可是这次,他们突然发现,原来战争也可以这样打,自己等人就是装腔作势的鼓弄刀兵,然后又稀里糊涂的转了一圈,战争就结束了。
    赢了!
    不流血的胜利让他们很高兴,很快,一连串的计谋,让宁容的大名传入众人心中。
    “呵呵……将士们对先生敬佩不已,备也是欣慰之至,就算这次不是先生之力,那这些日子,先生为了被劳碌奔波,出谋划策,也是居功至伟,与之相比,备之一拜又算的了什么!”
    刘备说的很诚恳,宁容却真诚的笑了,笑的一塌糊涂。
    呵呵!
    这话若是相信了,只怕自己就是傻子了吧?
    谁会放弃兵权?
    唉!
    宁容暗自叹息,算算时间,我差不多该回去了。
    幽州……
    好戏开始喽!
    宁容不经意的摸摸鼻子,旁边的刘备正若有所思没有察觉,赵云却是看到明白,有些为刘备担心了。
    唉!
    这个宁小弟,走一步看三步不足以说明他的才智,这次看似帮着玄德公尽心尽力,谋划右北平,只是自己怎么就感觉这么怀疑呢?
    宁小弟不是那种做事毫无目的之人,而这次……只怕是可怜了玄德公。
    唉~~
    罢了!终究还是宁小弟是自己亲人,赵云眼眸慢慢恢复了清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