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三国隐侯 第409章雷夜下的杀戮

第409章雷夜下的杀戮

    沥血残阳!
    夜幕降临!
    咔嚓!
    哐!
    巨大的声音震天撼地,令人胆寒的雷电瞬间划破黑幕。
    明亮的瞬间,清晰可见的脸色苍白,抬头望着头顶的天雷闪电,宁容神色露出几分凝重,几分退怯。
    几十万伏的雷电可以瞬间把人劈的灰飞烟灭。
    正所谓无知者无畏,转身望着身后的裴元绍,只见对方只是一脸的担忧,竟然没有害怕的模样。
    担心下雨?
    不怕被劈死吗?
    “元绍,打雷了……”宁容试探的问道。
    裴元绍淡定的点头回道:“嗯!看这天又要下雨了,也不知乌延还会不会出来偷袭?”
    宁容能够听到出来,裴元绍担忧的是自己计策的失算,担忧的是黑城内的乌延不会出城偷袭。
    至于天雷?
    咳!
    根本就不在人家的考虑范围之内!
    呵!
    宁容嘴角一抽,暗自撇嘴,也是!你不能指望一千年前的人对大自然有个明确的畏惧。
    “咔嚓!”
    又是一声巨大的闪电劈下,宁容赶紧后退几步,把裴元绍挡在前面,望着裴元绍宽厚的背影,宁容这才稍微有些安心。
    这天气……你倒是下雨啊……
    唉!
    下雨不但对乌延的骑兵有阻碍作用,而且……这个时代可是冷兵器时代,宁容不敢想象上万人挥舞着一两米多长的长矛会是什么场面。
    空旷的黑城外,乌云仍然在天际嘶鸣着划破雷电,刺鼻的土味弥散在死寂的废墟之上。
    此时夜已经三更了!宁容揉揉稀松的睡眼,就要回去休息。
    “呵呵,走吧!看样子今夜乌延是不会来了!”
    宁容很轻松,毕竟今夜雷电不断,仿佛上苍发怒,一副毁天灭地的景象,他还真不想与之发生战斗。
    “唉!狗屁的乌延!胆小鬼!”相比宁容,裴元绍却是满脸不爽。
    下雨后道路泥泞,不能大战,这就是裴元绍的想法,在他的思想中,现在没有下雨,乌延就应该出来偷袭,然后被自己的大军干掉。
    对于裴元绍的想法,宁容没有反驳,因为这是大多数将领的想法。
    “无妨!汗鲁王本不该存在,自然也就不会存在!”
    宁容挥挥手,淡然的语气充满自信,仿佛清泉安抚着人心。
    然而……
    宁容转身刚刚离开,就听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
    哒哒!
    咚咚咚!
    “杀啊!”
    下一刻,喊杀声已经来到前营,宁容身体一顿,整个人僵硬了起来。
    这?
    宁容脸色艰难的转过,站在高处,眺望前营的方向。
    “哇!哈哈哈……来了!乌丸狗来啦!”裴元绍猛地跳了起来,喜形于色的张牙舞爪的哈哈大笑。
    来了?
    嘿嘿!
    裴元绍激动的磨拳擦掌,幸好他还知道自己的任务,没有冲过去。
    ……
    “嘭!”
    “杀啊……儿郎们,宰了汉狗~~”叽里咕噜的话远远出来,宁容侧耳倾听,虽然听不懂乌丸人鬼叫什么,可是定然不是什么好话。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来不及逃跑的刘备军被突然侵袭的乌丸杀了个措手不及。
    “哈哈……痛快!”
    乌延亲自奋勇杀敌,一往直前的冲着前营凿穿了过去,在乌延勇气的感召下,后面的乌丸骑兵也是呜呜蛤蛤的左右挥舞弯刀,疯狂的杀戮了起来。
    ……
    “狗贼!”
    裴元绍听着远处传来的惨叫,攥着狼牙棒的大手烦躁的上下窜动。
    “呼呼呼……”
    喘息着粗气,裴元绍双眸通红,这会功夫乌延已经凿穿了前营,奔着中营而来,无数的惨叫声都是汉人发出的声音,听得他是怒火中烧。
    “稍安勿躁!”
    宁容心中也很难受,可是却不得不如此安排,要想骗过乌延的骑兵,就是必须需要付出。
    钓鱼……总是需要鱼饵的,只是,战争需要的是人命罢了。
    徐洋?
    嗯!
    就连宁容都没想到,这个穿着盔甲的文人能够有如此很心肠。
    不和谐的声音,总是逃脱不了炮灰的命运。
    “唉!这就是低层人的命运吗?”
    有时候宁容有些迷茫,难道为了得到更大的胜利,必须牺牲一部分人的利益吗?
    为了美好的明天?
    为了集体的利益?
    可是……既然你说的这么明白,思想觉悟这么高,又为什么让别人去做牺牲者呢?
    无私的你,难道不应该更加无无所畏惧的面对死亡吗!
    宁容有时就很想不通,凭什么为了大家就是牺牲某些人的利益,难道……这些人牺牲后还能得到英雄的荣誉吗?
    哦!
    错了!
    英雄的荣誉自然有,一块铁牌牌,然后每年清明雨上,在组织未来的花朵去扫墓。
    可是……
    那些去世的英雄可能永远不会知道,他们的牺牲换来的未来,和自己的后代没有半毛钱关系,那些曾经蛊惑他们舍小家为大家的人,依然肆无忌惮的压迫他们的后代。
    唉!
    纷乱的思绪,把宁容从虚幻中抽离出来了。
    嗤!
    自嘲一笑,宁容对于自己古怪的念头竟然有些鄙视了。
    说起来,现在既得利益者还不是自己这些人,也许,自己唯一能够做的,就是真正的照顾他们的后人吧!
    ……
    “哈哈……乌延小儿受死吧!”
    突然,只听一声巨响,自南边杀出一群黑压压的大军,无数的火把宛如长龙,浩浩荡荡的冲着乌丸骑兵杀去。
    “不好!有埋伏!”
    乌延面色大变,没想到对方竟然真的有埋伏。
    “哈哈哈……燕人张翼德来也……拿命来!”
    张飞挥舞丈八蛇矛巨大的贯穿力狠狠的向着乌丸骑兵贯穿过去。
    噗!
    一声惨叫声未出,丈八蛇矛强大的冲击力对着两名乌丸骑兵由前到后洞穿了胸膛。
    “哈哈……”
    张飞猛地拔出兵器,噗的一声两个尸体摔落在地,张飞看也不看,黑夜中冲着前面的亮光杀去。
    雷电闪烁,弯刀散发着刺眼的光芒,张飞铜铃大眼慕然一亮,得意的催马杀了过去。
    “狗贼,拿命来!”
    看着张飞前突左冲,遇佛杀佛,一往无前的架势,身后的步卒也是挥舞着长矛对着乌丸骑兵一阵乱捅。
    不得不说,冷兵器时代,虽然蛮力看起来虽然有些傻,可正是这种最原始的暴力美学,最是让人热血沸腾。
    这个时候,一个猛将的作用就体现出来,张飞就是再猛,也不可能干掉所有的乌丸骑兵。
    可是……一群被激起狼心的步卒,看着自家主将如此勇猛,就会不自觉的热血沸腾,把自己带入到主将英雄的光芒一下,认为自己也可以一刀一个,刀下没有一合之敌。
    当然!往往也正是这种人杀的敌人最多,对敌人的士气打击最大,最后,也正是他们这种人死的最快。
    “杀!”
    爆若雷霆的怒吼,张飞一把丈八蛇矛愣是被他舞成了梨花枪,周边的骑兵那是磕着死碰着伤。
    ……
    “撤!”
    乌延一看来者如此勇猛,心中生出来退兵之意,转头撇了眼平静的西方,调转马头杀了过去。
    乌延眼神很好,一眼就看出来刘备军的薄弱之处,麾下的草原狼一拥而上,很快就打通了一条道路。
    然而……
    刚刚消散的哀鸣和剑影猛然间又在雷电下绽开,瞬间的光亮下,满地堆积的残体狰狞而可怖,浓重的血腥气息让人几乎窒息。
    “咚!”
    “哒哒!”
    片片惨叫声,凄厉的声音勾动乌延的心神。
    急忙抬眼望去,只见在自己前面离去的路上,突然出现了一群黑压压的骑兵。
    马蹄声?
    没错!
    乌延不会听错,长年和战马生活在一起的他,瞬间就判断出来,对方麾下骑兵足有千人。
    千人骑兵?
    哼!
    若是之前他也许不会把这些人放在眼里,可是现在……
    一朵亮白枪上下翻飞,清澈而精粹的枪刃散发着森然的光芒。
    电光下,乌延能够看到,来人竟然是一名脸色刚毅的白袍小将!
    随着那白袍小将每一次挥舞闪烁的白影,那蜂拥的两片兵海就会瞬间被扭曲交织在了一起,血雾漫天飞舞,哀号遍地流淌。
    “来者何人!”
    乌延脸色凝重,用不是很熟练的汉语冲着远处喊道。
    赵云坐下照夜玉狮子,手中龙胆亮银枪,手臂勾动划过一名乌丸骑兵的脖颈,一顿桃花霎那开,又一名乌丸骑兵被马蹄踏碎。
    很快!
    刀兵相向,赵云撇了眼前面黑洞洞的人影,也懒得理会对方,转身冲着身后的骑兵大喝一声,挥舞长枪寻了个人多方向又杀了过去,
    战马嘶鸣,人声鼎沸,杀戮的惨烈一浪盖过一浪,电芒下,只见一片又一片乌丸骑兵跌入废墟之中,残破断壁般的支离破碎的倒下的人,眼里映着凄惨不甘的模样,
    而那还在挥舞着武器砍杀的乌丸骑兵们,望着宛如天神下凡,锐不可当的赵云心中升起一股绝望。
    乌延眼眶闪过一丝悔恨,本以为雷夜下对方料定自己不会夜袭,而自己来个出其不意。
    可现在……却中了对方的埋伏?耳边凄厉的惨叫,望着身边的二郎一个个的减少,乌延彻底怒了。


同类推荐: 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镜中妖快穿之睡遍男神(nph)反撩[电竞]睡了那个MVP俯首称臣(校园等级游戏H)牛吏【SM快穿NP高H】淫辱国民女神(全文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