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什么?翼德要喝酒?”刘备听到这不着边际的要求,猛地起身,狐疑的瞪着那回来的士卒。
    “回主公,卑职不敢撒谎!”军卒双手抱拳,诚恳道。
    嗯!
    刘备见他神情不似作伪,无奈的又坐了回去。
    唉!
    自己这个三弟啊!
    这会他到不怀疑自己听错了,三弟嗜酒如命,这会想要喝酒只怕还真不是什么新鲜事。
    只是……
    军中不得饮酒,这是军纪!
    更何况……现在两军阵前,喝酒岂不是找死的举动。
    想到这,刘备脸上的担忧之色,是越来越浓了。
    唉!
    就不该派张飞出战!
    关羽傲然挺立,站在刘备的右手旁,神色悠悠的撇了眼某人,这才缓缓开口道:“大哥,不若让某去阵前把三弟替回来如何?”
    “嗯?”
    刘备转头看去,脸色某些意动,对了!自己的三弟有万夫不当之勇,自己的二弟又何尝不是万军丛中取上将首级的豪杰!
    宁容会心一笑,慢慢的把思绪从回忆中抽离了出来。
    张飞要喝酒?
    哈哈!
    自己怎么听着这么熟悉呢,这不是当年张飞入西川时的计谋吗?
    示敌以弱!
    令敌人放松警惕!
    然后……全军出击!
    宁容玩味一笑,他可是记得当时刘备不但同意,而且还送了一车的美酒。
    嗯!
    熟悉的一幕即将上演了,宁容不打算放过,振奋精神打算看看心有灵犀的桃园三兄弟。
    “唔……二弟前去却也不失为上策!”刘备缓缓点头。
    呃?
    什么?
    猛然听到刘备的话,宁容撇撇嘴,有些傻眼了。
    自己……碰到戏霸了吧?就算关二爷武功赫赫,可也不能自己加戏啊!
    不行!
    自己决不允许!
    “玄德公且慢!关将军稍后!”
    宁容三步并做两步走,上前把刘备手中的令箭又给插了回去。
    “……”刘备有些不解。
    “哼……”关羽鼻子微哼,表示不满。
    宁容现在可顾不得这些,前面张飞还在骂阵呢,说不得这会都打起来了。
    不是自己偏向张飞,而是这种事情也只能让张飞去。
    是!
    张飞和关羽皆是绝世猛将,单打独斗皆可取乌延狗头。
    可是……
    黑城的五千骑兵若是打着为乌延报仇的名头,刘备麾下这一万多的步卒能够抵挡的住?
    呵!
    再说了,张飞的性格那是粗狂豪放不羁的,一张豹头环眼本身就有一定的欺骗性。
    关羽呢?忠义无双?可是这玩意一时半会的不容易被人看出来。
    然后,就是……
    高傲!
    看不起人!
    不错!宁容不敢去想,关羽在阵前叫骂是什么模样,按照这位二爷的个性,只怕最多的就是傲然而立,丹凤眼一眯,手中的青龙偃月刀闪烁寒芒,冷冷的打量着对面。
    “贼子速来受死!”
    想了半天,宁容也就觉得,大概这就是关羽唯一能说出的话了!
    不错!
    关羽这高傲的性子,适合眼神杀死人,至于骂人?还是张飞吧!
    ……
    咳!
    想是这般去想,可是宁容还不至于傻乎乎的说出实情。
    “玄德公不如顺了翼德的心意,此时若是把翼德唤回来,只怕会让他更加的失落,玄德公莫非忘记昨夜的张翼德了?”
    宁容一句话说的刘备瞬间改变了主意,正如高傲的关羽,张飞也有自己不痛快的时候。
    “可是……军前饮酒……”刘备有些担心的看着宁容。
    “嗯……玄德公放心,不如让赵大哥和关将军各带两千人埋伏左右,若是翼德情况危急也好出兵援救!”
    刘备见宁容考虑周全,脸色轻松道:“先生之言正合我意!”
    “三弟,子龙听令!你二人速速点起兵马,依计行事!”
    “喏!”赵云和关羽抱拳领命而去。
    刘备有些头疼的揉揉脑袋,看着帐下传令的小卒,刘备暗自决定,等这次战争结束,定要好好管教下三弟。
    宁容嘴角微微上扬,暗自思索着,不知道张飞是不是想要故计重施。
    “你?”
    宁容转身对着帐下的传令士卒示意道:“对!就是你,元绍,你去我营帐取几坛好酒,让他带给翼德!”
    “嗯!”
    裴元绍点头回应着,转身招呼着传令兵向着营帐外走去,脸上有些肉疼。
    那些三宝佳酿可是好不容易从许昌送过来的,是李宁先生听说少爷的落脚之地后,拜托糜家的商队给捎过来的。
    少爷又不是个爱喝酒之人,所以,这些酒都便宜他裴元绍了。
    唉!
    可惜了!
    这可是裴元绍的心头肉呢!
    ……
    黑城外。
    咚!
    一声巨响让众人精神为之一振,紧接着就听一阵哐当之声,乌黑的城门缓缓打开,伴随着咔嚓咔嚓的声响,护城河上的吊桥缓缓落下。
    噹!
    “杀!”
    乌延望着对面叫骂不休的张飞,眼眸充满了仇恨的目光。
    “儿郎们,杀!”
    “哦……哦……”
    叽里咕噜的鸟语张飞是听不明白的,不过看到乌延率领骑兵杀出,瞬间来了精神。
    呃?
    怎么直接冲杀过来了?这……不按套路出牌啊!
    “将军!乌丸人杀过来了!”
    副将眉头紧皱,望着杀气腾腾的乌丸骑兵,神情骤然紧张了起来。
    嗯?
    张飞这会也发现了,乌延率领乌鸦鸦的骑兵好像没有停下和自己单挑的准备,竟然招呼都不打直接开战。
    “哇哈哈哈~”
    张飞猛然乐了,蛮族就是蛮族,不过,俺老张喜欢。
    “杀!”
    挥动丈八蛇矛,张飞猛然向前一挺,冲着远处杀了过去。
    副将一看张飞不由分说的冲了过去,胸中豪情也瞬间被点燃了,回头冲着麾下将士吼道。
    “兄弟们!建功立业的时刻到了,杀尽乌丸狗!”
    “杀尽乌丸狗!”
    众将士齐齐大声喧哗,在张飞的带领下冲着前方杀了过去。
    乌云慢慢的覆盖了这片区域,两支大军卷起千堆沙,黑甲骑兵手持斩马刀,不断催促胯下战马,仿佛一片地下乌云悍然的发功了攻击。
    乌延就是一头狼王,金光铠甲下一身虎皮铠甲,威风凛凛的不断呼喝,一群兽皮骑兵张弓搭箭射出一阵箭雨。
    “杀!”
    张飞舞动丈八蛇矛左手一挥割掉一个脑袋,嘭的一声,满腔的热血从脖颈冲了出来,霎那间仿佛喷泉一般艳丽。
    宁容站在远处有些无奈,这根本就不在自己的预想范围之内。
    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