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杀!
    漆黑的战甲已然侵染了鲜红,张飞看着陷入苦战的将士们,抡起丈八蛇矛呜呜的转动起来,巨大的惯性抽打在乌丸骑兵身上,哀鸿遍野响成一片,很快,周边被张飞清理了出来。
    关羽!
    丹凤眼,卧蚕眉,鹦哥绿的战袍随风摆动,手中八十多斤重的青龙偃月刀不时的发出龙吟之声,周边的乌丸骑兵根本近不得他身。
    关羽是骄傲的,自然有他骄傲的本钱,但见张飞冲突重围,面色一沉,眼眸一瞪,一股超绝的高手的实力在这一瞬间骤然爆发。
    “定!”
    只见关羽舌战春雷,猛然高举青龙偃月刀,随意的冲着正前方劈了过去,巨大的刀头闪烁寒芒,青龙不断吞噬着血液,仿佛活过来一般。
    轰!
    青龙偃月刀以泰山压顶之势,由上而下冲着乌丸骑兵劈了过去。
    咔嚓!
    一声凄厉的痛苦声,来不及发出一声惨叫,紧接着噗的一声,满地的鲜血,五脏六腑霎时间流淌一地,吓得众人纷纷变色。
    人!
    马!
    一刀之下,劈成两半!
    嘶!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这……还是人吗?
    青龙偃月刀插在中间,闪烁着异样的寒芒,乌丸骑兵下意识的避开了那恐怖血腥的地方,关羽傲然挺身上前,战马踩踏着鲜血,大摇大摆的走出了重围。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关羽已经走了,急忙转身望去,那绿色的背影让众人心底发寒,却无人敢去追击。
    活着的人!
    活着的马!
    在众人眼里,就像是傻傻的站在那里等死似的。
    然而,绕是如此,关羽的恐怖也让众人没有了反抗的勇气。
    他们却是不知,这正是关羽身为超绝高手的势。
    定!
    青龙偃月刀下,仿佛被禁锢一般,一股强大的气魄压迫的敌人不敢动。
    ……
    巨大的轰鸣声,引起了赵云的注意,百忙之中撇见关羽那鬼神一刀,向来不疾不徐的他,心中也升起了比较之心。
    “这就是关羽的势?果然恐怖!”
    赵云暗自感叹一声,目光幽幽的瞅着自己的龙胆亮银枪,通体雪白的枪杆,龙纹点缀其上,枪头泛着寒芒,竟然没有一丝血色。
    “哼!”
    微微一声轻哼,赵云正眼望着那些乌丸骑兵。
    枪杆微动,拨打凋零,龙胆亮银枪的动作越来越慢,越来越慢,以至于周围的乌丸人开始蠢蠢欲动。
    然而……
    就在下刻!
    一道银色的亮光骤然闪现,耀眼的光芒刺的众人睁不开眼。
    “盘蛇!”
    赵云嘴角微张,轻轻吐出两个字,不等众人听清,唰的一声,龙胆亮银枪已经陀螺旋转,掀起了凛冽的风。
    “汉狗!”
    乌丸人眼看赵云脸色凝重,情知不好,张嘴大骂,挥舞弯刀就冲了上去。
    赵云闻听此言,豁然是勃然大怒,脚下一动,照夜玉狮子心有灵犀猛然奔腾而起。
    骤马一枪,旋风般的盘蛇中猛然刺出一枪。
    “七探!”
    一枪出,乌丸死,强大的威势仿佛让天地一滞。
    呃?
    噗通!
    一具尸体摔落马下,乌丸人都没看清楚,怎么同伴就死了?
    “拿命来……”
    又一乌丸骑兵叽里咕噜的乱骂一通,冲着赵云杀了过去。
    “喝!”
    赵云大喝一声,挺枪骤马,又是一条银色的毒蛇猛然刺出。
    咦?
    有点痒?
    乌丸骑兵下意识的摸摸脖颈,只见那猩红色的一点瞬间炸开。
    “疼~~嗬~~”
    噗通!又是一具尸体被照夜玉狮子踩在了脚下。
    赵云七探盘蛇枪若幽灵一般,划过一条银色的细线,带走一条生命,乌丸人懵懵的不知所谓。
    “看枪!”
    鸣金之声响起,赵云挥舞长枪化作盘蛇,猛然冲入乌丸阵营之中,骇的众人纷纷后退,不敢与之交手,而赵云却如入无人之境。
    但见那龙胆亮银枪浑身上下,若舞梨花,遍体纷纷,如飘瑞雪,无声无息乌丸人纷纷跌落马下,脖颈处一处嫣红,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战!
    无人敢迎战!
    赵云环视左右,不知何时数百乌丸骑兵已经倒在了他的七探盘蛇枪之下,挺强而去,无人敢追。
    ……
    “那第一次是?”李儒有些好奇的追问道。
    “那是收服兖州之时……当时的敌军主将是……裴元绍……”
    “呃?嘿嘿……”裴元绍听到这话,脸色有些尴尬的嘿嘿一笑,他也是后来才知道,那次自己误打误撞的侥幸赢了一次。
    “哦?”
    李儒更加好奇了,瞅着傻愣愣的裴元绍,怎么都想不到这种传奇的事情会发生在他身上。
    嗯?
    等等!
    傻愣愣?是了!李儒突然间神色轻松了起来,他已经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
    若说之前他只是觉得胜败乃兵家常事,死个人不足为虑。
    现在,他却是明白了,原来不是宁容的计策不妙,而是用错了对象!
    就像裴元绍!就像乌延!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
    笨!
    有时候对付聪明人越是奇计百出越容易取得胜利,可是对于愚钝之人,这就好比对牛弹琴了,人家根本就不理会你的阴谋诡计,只是一味的猛打,这大概就是错有错招了。
    “宁某对不起这些战死的将士们!”宁容深深的呼吸一口气,转而对着来到身后的刘备说道。
    “先生,战场瞬息万变,却也不怪先生,还望先生莫要妄自菲薄!”刘备语气诚恳的安慰道。
    宁容摆摆手,心中有些想念郭嘉了,想来若是奉孝在此,必不使我犯下如此大错。
    “唉!此役虽败,却也为乌延的死亡敲响了丧钟,”宁容神色又恢复了从容,撇了眼乌云密布的天,有些期盼的说道:“就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众人不解的望着宁容,却是没有说话。
    “玄德公,此战关张赵三人功不可没,若不是此三人奋勇杀敌,只怕你我难得喘息之际!”
    宁容说的是事实,刘备自然也明白,若不是他们奋不顾身的杀出重围,只怕乌延定会乘胜追击,杀自己个片甲不留。
    “嘿!赵将军的七探盘蛇枪果然厉害,盘浮的蛇就像引而不发的箭,不发则已,一发惊人!”裴元绍听到众人说起赵云,忍不住惊呼道。
    “呦?”李儒和宁容对视一眼,瞅着兴奋不已的裴元绍,默然笑了。
    “元绍,你最近长进不小啊!引而不发的箭?呵呵!妙!”宁容嘴角上扬荡出一抹微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