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战!”
    “战!”
    “风!大风!”
    “风!大风!”
    吼~~
    刘备手持双股剑,立于中军之上,目光沉稳,刚毅倔犟的直视前方。
    张飞率领一千骑兵居于右侧,牢牢护卫中军大阵。
    关羽率领一千骑兵居于左侧,牢牢护卫中军大阵。
    赵云率领一千骑兵居于前锋,组成锋失阵直插乌丸骑兵!
    狂风席卷,乌云翻滚,闪电霹雳,响雷炸裂,凛冽的帅旗咧咧作响,金戈铁马嚯嚯向前。
    上万大军铺天盖地的冲着黑城缓缓压了过去。
    咚!
    风!
    咚!
    风!
    一步走,一步吼,铿锵有力的撞击声,震耳欲聋的怒吼声直冲天际,会即雷电的怒吼宛如天威降临。
    “杀!”
    “吼!”
    刘备高举双股剑,悍不畏死的怒喝杀声。
    三军将士们三步一吼,五步一喝,踏着地动山摇的大地缓缓杀去。
    ……
    同一时间,黑城。
    乌延这些日子又找回了做狼的感觉,杀的汉军丢盔卸甲,狼狈逃窜,以至于避吾兵锋,不敢应战!
    狼!
    乌延双眸闪烁狼一样的目光,喋喋着大白牙散发着阴冷的气息。
    大长老突施说得对,狼就是群居动物,狼的生存法则就是勇猛恨!
    单打独斗?
    嗤!
    乌延嗤之以鼻,尝到甜头的他越发认识到了祖先的英明。
    狼就应该一拥而上,单打独斗那是争狼王才会应该有的战斗方式!
    敌将勇猛!
    自己不如也!
    然而……自己麾下精锐骑兵却是最大的优势,派出敢死之士困住敌军的三大战将,就是用人命堆积,也要帮自己把时间抢过来!
    然后!
    自己就会率领剩下的骑兵组成一把割鹿刀狠狠的冲着刘备的大军砍去!
    风一样的速度,狂奔而去!
    火一样的灼热,肆无忌惮!
    箭矢!
    乌云下的箭雨才是最恐怖的杀机,在自己乌丸骑兵的铁蹄下,汉军势必会亡命而逃!
    “哼!这一次定然要一劳永逸!”
    乌延志得意满的撇了眼城下的汉军,铺天盖地的杀了过来,眼中满是不屑。
    “开城门!杀尽汉狗!”
    乌延鼓舞人心,挥舞着自己的弯刀,苍狼的汗鲁王大旗迎风招展。
    “哦~~哦~~”
    尽情的欢愉声,竟然没有一点恐惧的神色,乌丸骑兵争先恐后的出了城门,仿佛去打猎一般。
    轰!
    杀……
    一声巨响,马蹄连天狂呼着向着城外奔跑而去。
    ……
    “止……”
    赵云平静的面色下满是坚毅,骤然举起龙胆亮银枪,一万大军瞬间停止了前进的步伐!
    轰!
    铿锵!
    直视对面的黑城乌丸骑兵,很快,只见对面的乌丸骑兵缓缓的向着两侧分开一条小路。
    哒!哒!哒!
    马蹄踏着大地,只见一匹高头大马从后面缓缓而来,两侧的乌丸骑兵纷纷举起弯刀,仿佛在恭迎尊贵存在的降临!
    “噌!”
    刀出鞘,铿锵一声,乌延骤然拔出自己的弯刀,斜指苍天!
    “杀!杀!杀!”
    三声呼天震地呐喊,被狂风席卷着飞舞九天之上。
    ……
    “刘,玄,德!”
    乌延策马上前,弯刀摇指刘备,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大声叫道。
    中军大阵,刘备身披铠甲,手持双股剑,左右环视,撇过凌小舞,最终把目光放到了宁容身上。
    “先生,大战在即,还要麻烦先生把凌姑娘带走!只怕这中军也不是安全之地!”
    “嗯?”宁容没想到乌延会要和刘备来一场王对王的对决。
    “是啊!少爷!凌姑娘安危为重!”裴元绍望着两军对垒,呼天唤地的气势也是热血沸腾,可是想到宁容的安危,他还是死死的攥着狼牙棒护着宁容。
    宁容嘴角噙着笑意,一副看死人的模样看着对面的乌延。
    裴元绍的焦急他当然明白,君子不立危樘,上万大军征战,冷箭狂呼,谁能保证能够活下来?
    不能!
    这年代,冷兵器大战就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生死各安天命!
    呼……
    “如此……也好!”
    宁容沉思良久,看着裴元绍和刘备殷切的神色,终究还是答应了下来。
    “多谢先生,还望先生保重!”
    刘备期盼的望着宁容,脸上满是自信,可是心中却是不停的打鼓。
    “咔嚓!”
    一声闪电突然劈在两军阵前,战马受惊之下疯狂嘶吼。
    “玄德公命在北斗,身为蛟龙,正是天命之格,而此时又逢天雷滚滚,闪电炸裂之天地异象,正是玄德公腾云化龙,一飞冲天之时!”
    宁容张嘴就来,毫不在意的胡吹乱侃,刘备却是心有感悟的望望天。
    这话……宁容说了不是一两次了,这些日子自己被乌延穷追不舍,屡屡损失惨重,仓皇出逃已经是丧家之犬。
    若不是宁容再三挽留,他早就率领大军返回无终城以图后事了。
    可是……
    每次自己询问缘由,宁容总是说时机未到,就这样一拖再拖,直到今日宁容突然找到自己要求自己全力攻打黑城。
    缘由?
    刘备想想自己刚刚来到黑城时,两万大军浩浩荡荡,威风凛凛,大有一吞幽州之伟岸气魄!
    再看看现在,他总要知道宁容到底想出何等神鬼之策,能够帮助自己战胜五千精锐的乌丸骑兵!
    没有!
    宁容两手一摊,直截了当的摇头,计策?没有!
    呃?
    刘备都怀疑自己听错了,如此生死存亡之大事,你竟然如此坦然说没有?这……是在坑自己吗?
    “汉高祖斩白蛇起义,玄德公身为汉室贵胄,自然是天命不凡,危难之际自有神人相助!”
    望着宁容坚毅的眸子,毫不退缩的神色,刘备终究还是站在了这里。
    “乌延,吾本汉室贵胄,天子亲命的右北平郡太守,尔等蛮夷不思朝廷之恩德,荼毒治下生灵,今日若是放下屠刀,立地投降,本太守自当免尔等死罪,否则!一旦天威降临,尔等势必损身碎骨!”
    刘备打马上前,剑指乌延一顿斥责,说的乌延面红耳赤。
    “大胆汉狗!吾乃汗鲁王,汝竟敢不敬?”
    刘备闻听此言,也是勃然大怒,斥道:“昔年高祖白马为誓,非刘姓称王者,天下共诛之!尔等蛮夷不识礼仪,不通典籍,竟然敢称伪王,其罪当诛!”
    张飞紧随其后,冲着乌延等贼子暴喝道:“当诛!”
    “诛!”上万将士气势大震,仰天怒喝仇恨的死死的盯着对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