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三国隐侯 第433章洗澡

第433章洗澡

    宁容躺在巨大的木桶里,木桶中装着满满的大桶热水,热气腾腾的让宁容呻吟的只露出一个头颅。
    水的颜色很奇怪,绿色的,黄色的,红色的,宁容怔怔瞅着,不知道这些人打算把自己做成什么料理,只见丫鬟们在糜贞的指挥下仿佛渠水出空龙般扭转着粗笨的枝条,一点都没有方才莺莺燕燕的感觉。
    唉!
    这齐人之福也不是那么好享受的啊!宁容暗自嘀咕一声。
    这里面若是没有糜贞的手脚,宁容是指定不相信的,方才在前院还看到几个黛玉似的姑娘,怎么来到后院变成尤三姐样子的了?
    呼……
    算啦!
    回头瞅着蒸汽朦胧的糜贞,宁容心头一阵满足。
    深吸一口气,把整个身体侵入水中,咕噜咕噜的好一会才钻了出来。
    “呸!呸呸……”
    宁容赶紧吐出,一股松油的味道让嘴里怪异的感觉很是苦涩。
    “这都什么啊?柏树叶子?怎么把这东西也扔了进来?”
    宁容伸着洁白的手臂拿着一大片树叶,转身对着那端着簸箕,正准备往里面扔树叶子的丫鬟不厌烦的说道。
    柏树叶子是干什么的?散发着一股子松油味道,很是不舒服,自己又不是年久失修的皮带,需要加点油润润滑。
    “……”
    丫鬟瞬间委屈抿嘴,眼中泛着晶莹的泪花,一副想哭又不敢哭的样子,在转头望着身边跟随的其他几个伺候的丫鬟,也是一副即将大哭的模样。
    得了!
    宁容无奈的翻翻白眼,自己又不是暴君,至于这么胆战心惊的吗!
    宁容最讨厌女人哭泣了,不管你有理没理,好像只要女孩子一哭泣,就是自己的错误似的,宁可没有打算做个欺负弱小的坏人的准备。
    宁容不高兴,整个房间的人都是战战兢兢的不敢大声出气,方才还穿花引蝶的快活感觉瞬间凝固了。
    门外,准备进来的仆人这会也是胆怯的不敢走动,生怕惹了宁容不高兴,这不是一个正常家庭该有的氛围。
    “唉!这又是做什么,好啦!好啦,快点弄吧,等会还要请奉孝他们吃饭呢!”宁容为了不让她们感到拘束,特地露出温和的笑脸,示意他们可以随意做,只要不把自己蒸了煮了的就可以。
    “噗咚!”
    随着宁容话音刚落,刚才还是欲哭的丫鬟,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手中的柏树叶子散落一地,战战兢兢的磕头认错。
    咚!
    噗咚!
    又一个人带头,很快整个房间的人全部都跪倒在地,像只鹌鹑似的吓得涩涩发抖,单薄的身子,忍人心疼。
    呃……
    这……这又是怎么了?自己……难道笑得不够真诚?
    宁容自言自语的嘀咕着,转身就要起身扶起众人,可是想到自己只穿了一条亵裤,又坐了回去。
    这个……
    宁容一时间有些着急,洗个澡竟然还能洗出这么多破事情,这让他的心中有些不耐烦了。
    自己不是个害怕麻烦的人,可却是个讨厌麻烦的人!
    宁容自己不知道,这些丫鬟心中的担忧,毕竟来自那个年代的他,享受的是自由民主的风气,而在这个千年前的汉朝,虽然还没有后来的八股文禁锢思想,文人的地位还是很高的。
    可是……这群人里面不包括人下人,也就是奴籍,这些丫鬟只要入了奴籍,生死婚嫁从此就不在是自己说了算,而是主人家说了算。
    仆人!比不上农户,农户的日子过的清苦,可是县衙,府衙还是为民做主的,毕竟他们都是父母官。
    可是……入了奴籍的仆人,他们就不在县衙的庇护之下了,甚至捉住逃奴,官府还会治罪,轻则充军三千里,重则当场打死以儆效尤!
    这些伺候人的丫鬟,有时候还不如外面那些护卫呢,说到底护卫是家主的私人部曲,虽然生杀大权也由家主做主,可是他们之间还有个相互依存的关系,家主一般也不会插手护卫的家事。
    甚至……有些护卫能够做的突出,得到家主的信任,是有可能成为家臣的存在,就比如李宁,就是宁容的第一个家臣,虽然宁容有些懵懵懂懂。
    家臣与家主的命运息息相关,多了家臣,家主就相当于多了一条命,可以说,从今往后,家主的家族荣辱就是家臣的家族荣辱,一飞冲天或者跌落深渊,二者都是共同进退的。
    家臣根本就没有反叛的机会,没有哪个家主会收留其他家主的家臣,不管其是不是真心,都是杀之,把危险消灭在萌芽之中。
    丫鬟的命运就最为可悲了,碰到良心的家主还会放良,碰到暴虐的直接残害致死也是有可能的。
    宁容现在表现的平易近人,在她们的眼中却是最恐怖的,从来没有听过贵族对待下人和和气气的,只听说越是在乎名声的贵族,学会笑里藏刀。
    无疑……
    此刻的宁容就是丫鬟眼中笑里藏刀的存在。
    宁容若是知道因为自己的笑容起到了适得其反的效果,不知道该笑还是应该感到悲哀!
    不过……
    宁容不明白,不代表糜贞也不懂的其中的道理。
    ……
    “都出去!”
    一声轻斥,只见糜贞满脸平静,神色却带着几分温怒瞪着杏眼走了进来。
    “月儿,你去教教她们规矩!着给本姑娘丢人!”
    糜贞头也不回的对着身后的贴身丫鬟月儿吩咐道。
    “是,小姐!”
    月儿素素的躬身行礼,转身眼眸瞬间立了起来,柳叶眉紧紧上蹙,凶狠的眼神示意着众人,全部被赶了出去,很快,整个房间就只有糜贞和宁容两个人了。
    宁容尴尬的看着糜贞,看看自己白花花的胸膛,不禁挺了挺,笑道。
    “嘿嘿!你来了!”
    糜贞不愧是徐州糜家的千金小姐,之前虽然傲娇了一些,可是自己认定的事情就决不会更改,这是个很有主见的人。
    宁容很快就知道,自己之前并不完全认识这位傲娇的小姐,没想到管理其家事来也是一把当家娘子的好手。
    糜贞给火炉加了几块木炭,感受着炙热的温度,又伸手试了下水桶中的水温,不禁点点头。
    “你啊!连这点小事都想不明白?这些人不是你麾下的将军,也不是那些将士,他们就是宁府的丫鬟,仆人,生杀大权都在你手中,你对她们这么客气,不是平白让她们担心你图谋不轨吗?”
    糜贞玩味的教育着宁容,一副洋洋得意的模样,很有成就感。


同类推荐: 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镜中妖快穿之睡遍男神(nph)反撩[电竞]睡了那个MVP俯首称臣(校园等级游戏H)牛吏【SM快穿NP高H】淫辱国民女神(全文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