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三国隐侯 第439章诡异多变的曹操

第439章诡异多变的曹操

    门外的事情宁容不知道,可是门内的事情宁容却不能不知道。
    随着他的声音落下,曹操大踏步的走了进来,望着曹操步伐沉稳,面露红光的模样,想来他这段时间过得很是舒坦。
    “致远放心,没有人看到我来你这里!”曹操开口第一句就是一个,听起来古怪异常,宁容面色不变,淡然点头。
    “主公请坐,只因容方才渥出一身的热汗,这会不能起身行礼,还请主公恕我失礼了!”
    宁容伸出手掌指着太师椅旁边的座椅,对着曹操做了个请的姿势。
    “主公请住!”
    “不必讲究这些虚礼,”曹操摘下身后的大红披风,坐在了对面的坐姿上,瞅着宁容瘫软的缩在对面太师椅内,身上还盖着一床铺盖,开门见山的问道:“怎么?致远幽州之行真的病了?”
    宁容轻声道:“嗯?”
    曹操解释道:“方才子脩回去说你病了,操心急如焚,这不……刚刚忙完了公务,就赶过来探望你!”
    宁容淡淡的一笑,道:“主公果然是耳聪目明!”
    “怎么?这是真的病了?”曹操望着气息悠长,满脸慵懒的宁容,惊讶道。
    “让主公担忧了,容此去幽州却是顺风顺水,比全赖主公洪福齐天的庇护,到是回到这许昌,却是病了!”
    宁容眼眸明亮,瞅着曹操,不动声色的继续道。
    “容身体无病,心却有病!”
    嗯?
    曹操黝黑的脸色闪动古怪的神色,狡猾如他岂会不明白宁容的意思。
    只是……
    “咳!这许昌城的布局皆是致远之韬略,想来操的所作所为与致远心中的理想是不相冲的吧?”
    曹操自然知道最近自己做了什么,不是他故意冷落戏志才和荀彧等人,而且,他从半年前的东武阳太守,到如今的镇东将军,实在是发展太过迅速,以至于许多人只闻三才之名,只知王佐之才的荀彧,却根本没听过他曹操是何许人也!
    这……
    就像是一根刺,让曹操心中很是不爽,可是他却有苦难言。
    恰好!
    此时正是厉兵秣马之时,在没有外忧的情况下,郭嘉和戏志才的作用就不是那么明显了,如此他就可以扩大自己的影响力。
    至于荀彧?
    曹操自己明白,自己真的离不开这个王佐之才,整个内政在他和程昱等人的配合下,简直就是相得益彰,事半功倍的结果。
    “那……司马懿怎么会出仕为官呢?”宁容有些纳闷的问道,在他的记忆里,司马懿可是装疯卖傻都不给曹操打工的主,怎么现在自己反而蹦出来了。
    曹操嘴角一抿,一条明晰的线条展露出来。
    “操想,以致远算无遗策的本事,应该不会不知道司马家在河内的名望吧?”
    “难道主公觉得,司马懿出仕为官,是司马家对主公的一种认可?”
    “不!操不是觉得!”曹操自信的摇摇头,不理会宁容诧异的眸子,“操是知道!河内司马家当代家主已经表明了善意,愿意归顺镇东将军府,不日,他们司马家的除夕贺礼就会送到!”
    宁容微微一惊,贺礼都来了?这司马家名目张胆的投靠曹操,就不怕河内太守张扬,冀州的袁绍,和长安的李確郭祀等人嫉恨吗?
    “致远不会不知道河内的重要性吧?”曹操有些惊讶。
    怎么可能!
    开什么国际玩笑!
    宁容当下摇摇头,不是他不知道,而正是因为知道,所以他才会感到奇怪,司马家的策略像来都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永远把自己藏在最黑暗的地方观察四周的动向,不到最后是不会出手的。
    怪哉!
    宁容心中有些疑惑,瞅着着曹操志得意满的样子,脸色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如此,容就恭喜主公了,司马家是河内的名门望族,有他们的认可,日后收复河内,就会少去很多麻烦。”宁容语气诚恳,态度坚定的说道。
    “嗯!操亦是如此思虑的!”曹操坦然一笑,能够和宁容达成共识,这让他自己很是担心。
    “哦,对了!司马懿此人长相真是诡异,脑袋转动竟然能够看到身后之事,这整个就是鹰狼环顾之眼,如此人物操十分不喜,致远要记得,此人不可以委之兵权!”
    宁容看着曹操无意识的表情,坦然的话语,自己却慢慢的凝眉,静静的沉思了起来,很快他的额头上渗出一丝忧虑,手指也是无意识的黏动被子一角,慢慢拨弄,不知不觉间,指尖微红。
    “这也不是什么大事,致远何必如此操心?”曹操看着对方的神色,终究有些不忍道,“也不单单是操如此说,荀彧,贾文和等人也是如此,说不定就连司马懿自己也是如此认为!”
    “嗯!主公所言甚是,不过,容还是要提醒主公几句,有些真情不做也罢,有些人不要也罢~”
    宁容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大堆,曹操耐着性子点点头。
    未了!
    曹操冷笑一声,似乎不太赞同道:“人情中若是无有真情,,要来又有何用?结交谋士,手腕不可或缺,却也不能太多,最好交往中坦诚相待就好!”
    呃?
    望着曹操侃侃而谈的样子,宁容感觉很是怪异,这话怎么会从他的嘴中说出?
    自己的话才是符合他心中所想吧?怎么这会又刘备上身了?
    坦诚相待?这玩意怎么会出现在曹操身上,你丫的可是奸雄好吗?
    ”有道是君子可欺之以方,只有诚心,没有手腕也是不行的,”宁容看着曹操多变的眸子,心中有些不耐烦,眼中突然露出了寒意,语调竟然比冷酷的曹操更加冰冷。
    “致远的意思我明白了,只是已经走在了这条路上,操还不至于如此天真的去相信他们,说起来,信任这东西,也是因人而异,这世上有些人,值得操去倾心相交!”
    曹操说着话,两只眼睛放在了他的身上,那灼热的神色,宁容仿佛没有看到!这些东西他并不是不信,而且不相信他能够长久。
    “用人之道,本就不能一概而论,容有自己的方法,主公自然有自己的策略,只是,容的事情小,不在乎才与德,到是主公你,却要衡量,何时用其才!何时又用其德!”
    曹操浓眉微皱,低下头默默地细品宁容这番话。
    他本是悟性极高之人,宁容的话又正好触动他的心神,没有多久曹操就领会到了宁容的的话中之意。
    曹操抬起双眸,坦荡的摇摇头,道:“致远是在指司马懿的忠诚?”
    宁容嘴角上扬,正要对司马懿的态度说几句,却突然从窗台的倒影中看到了李宁的身子正在外面徘徊。
    显然,李宁是有事情要来告知自己,却也碍于曹操在此,不敢冒然紧来,怕打扰自己的谈话。


同类推荐: 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镜中妖快穿之睡遍男神(nph)反撩[电竞]睡了那个MVP俯首称臣(校园等级游戏H)牛吏【SM快穿NP高H】淫辱国民女神(全文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