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子廉!快……”
    宁容言语焦急的低吼道,都怪自己太过迷信白袍将军的神话,却忘记了好汉难抵四手。
    “曹安!大军准备!”
    曹洪毫不迟疑的断然命令道,只要赵云没事,至于死多少将士他也顾不上了。
    喏!
    曹安面色凛然,此时也感觉到了事情的刻不容缓,果断挥舞旗帜,左武卫将士怒声大喝,盾甲上肩,弓弩上弦,刀兵碰撞,杀气腾腾的结成战阵。
    “慢!”
    太史慈手中六棱梅花枪随着赵云的变幻而变幻,不断的揣摩着若是自己碰到如此情形又当如何应对。
    “子义……”
    宁容猩红的双眸看起来有些吓人,战场之上生死存亡就在一瞬间,耽误不得!他生怕看到自己不想看到的一幕。
    “先生莫急,快看!”
    太史慈枪指战场,宁容心底一紧,急忙打眼望去,却见赵云的龙胆亮银枪划过奔雷,浩浩荡荡的奔着左侧的张凯刺去,至于其他四柄兵器全然不顾,大有拉着张凯垫背的意思。
    这!
    宁容心中一紧,隐隐的绞痛,太史慈张弓搭箭瞄准战场,狼牙箭闪烁寒芒,正在等待最佳的时机。
    “死来!”
    赵云凛然一笑,脸上毫无惧色,冲着张凯喝道。
    “你……”
    张凯挥舞大斧,望着悍不畏死的赵云心底猛然一颤,那朵朵的寒芒近在咫尺,死亡的气息已经锁定了自己。
    “贼将,休害某兄弟!”
    右侧的张南双眸瞪裂,隐隐噙着鲜血,努力的让大斧抢先一步砍在赵云身上。
    哼!
    枪出如龙,身动似风,霎那间,赵云枪风一转,整个人猛然一坠,绕着照夜玉狮子,从马腹下又转到了马儿的右侧,长枪随风而动,由下而上挑了上去。
    扑哧!
    皮肉的断骨之声,龙胆亮银枪连人带马瞬间劈成了两半,张南挥舞到半空的大斧轰然落地。
    咚!
    哗……
    战马的鲜血混合着张南的五脏六腑流淌了一地,满腔的热血瞬间喷张而出,染红了赵云的战袍。
    杀!
    张凯,宴明,淳于异,马延四人直接吓傻了!
    这一切,说起来慢,可是发生就在那眨眼之间,赵云虚晃一招,众人皆以为他遇和张凯同归于尽,却不想他竟然以自己高超的马艺窜到右侧,给张南来了个攻其不备!
    嗯?
    照夜玉狮子骤然凭空一跃,想要跳出四人的包围圈,赵云毫不迟疑的连连出枪,红光飞舞,带走一抹嫣红,张凯紧随其兄弟身首异处。
    铿!
    双兵交接,赵云长枪勾动,七探盘蛇挥舞而出,枪尖连连振动,阴冷的煞气不断撞击到宴明的兵器上。
    宴明突然感觉一股古怪的力量窜入自己的朝天五勾叉中,努力的想摆脱这股诡异的力量,兵器却不受自己控制。
    噗!
    这是刀枪入肉的身影!
    宴明难以置信的瞅着插进淳于异的腹中兵器,望着淳于异死不瞑目的眸子,再看看自己手中,整个人瞬间傻了。
    自己……自己竟然杀了先锋大将的族弟?
    自……
    宴明失魂的吓得赶紧送来兵器,却忘记了这是战场。
    噗!
    同样的声音,他仿佛听到了腹部肌肉收缩时的哀鸣。
    “你……”
    死亡的痛苦让他慢慢的回过神来,赵云坐在战马之上,随着照夜玉狮子轰然落地。
    “生死搏杀之间竟然分心,你是在找死!”
    赵云直透冲围,砍倒三面大旗,威风凛凛势不可挡。
    “嗬嗬……”
    赵云面色一变,宴明临死前诡异的眼神,瞬间让他警惕之心大冒。
    身后!
    赵云心中陡然一变,亡魂大冒,焦急间纵马转身,却听一声啪的巨响,紧接着后腿被一股力量拽住了,照夜玉狮子噗通一声摔倒在地。
    吼~~
    小照!
    豆芽悲愤欲绝的长吼一声,四蹄刨地,就想冲过去。
    哼哼!
    马延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他方才一直在观察赵云,自从赵云连斩五将以后,他就知道此人只能智取,不可力敌。
    所以,他一直游离在外,就是为了找寻最佳的杀死赵云的机会,以至于方才自己的战友接连丧命他都没有冲动。
    杀吧!
    你杀的越多,威名越盛,等到自己把你斩杀掉,功名利禄一切都会接踵而来。
    直到……照夜玉狮子腾空而起,跳出包围圈,他知道机会来了!
    这是一匹好马!马延可以断定,但是……畜牲终究是畜牲,就在战马落地的那一瞬间,他的长鞭猛然挥动而去,缠住照夜玉狮子的后退猛然一拽,战马长嘶,摔倒在地,猝不及防的赵云自然也随着战马摔倒在地!
    嘿嘿!
    马延露出得意的笑容,一切都在自己的算计之中,胜利最后还是属于自己的,他仿佛看到了……
    噗!
    噗!
    一前一后两声剧痛,骤然让马延失去了美好幻想。
    “好……好痛……”
    志得意满的马延大意之下,根本没有发现赵云在落地的瞬间就地一滚,手中的长枪脱手而出,吞吐着一道红芒,奔着他的咽喉而去。
    然而……
    不等马延回过神,身后背心处又是一阵冰冷的剧痛。
    狼牙箭……没错!那股吞吐生命的剧痛,只有霸道的狼牙箭可以做到。
    呼!
    赵云望着满地的尸体,血泊,此时自己早已是血满征袍,护心镜也残破不堪,伸手紧紧勒束带,起身一把抽出长枪,满腔的热血宣泄而出,赵云不躲不避,满脸的煞气任由敌人的鲜血侵染自己。
    噗通!
    最后一名敌将脸色扭曲的摔倒在地,身体很快冰凉一片。
    静!
    战场死一样的安静!
    谁也没想到这名白袍将军竟然会连斩十名大将,站到了最后!
    赵云握着长枪,身体挺拔,枪意直冲天际,让人一阵胆怯,低头瞅着马延后背的狼牙箭,向着太史慈望去。
    呼……
    还是晚了!
    太史慈暗自嘀咕一声,重重的点点头,举起手中长弓示意道。
    嗯!
    赵云转身来到照夜玉狮子身旁,替他解开后腿上缠绕的鞭子,仔细的观察了伤口,见只是皮外伤这才放下心来。
    “呼……”
    安慰的摸摸战马的头颅,照夜玉狮子委屈的拿头往赵云怀里拱。
    “想报仇?好!”
    赵云瞅着它的眸子,有些心疼,手持长枪凌空一跃,翻身窜到马背之上。
    “杀!”
    废话不说,赵云枪锋所指,奔着敌军阵营勇猛无敌的冲了过去,腥红的披风,让人呕吐的浓重血腥,吓得徐州军纷纷后退不敢与之争锋。
    这正是,红光罩体困龙飞,跃马扬枪冲阵斩,血染征袍透甲红,白袍谁敢与争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