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左武卫重兵压境,徐州军吓破了胆气,仓皇失措。
    呼!
    一追一逃!
    这才是兵败如山倒,本就在气势上输了一头的徐州军,现在彻底的被左武卫压着打了!
    砍杀声,惨叫声,熊烈战火升起的浓烟,弥漫着整座城池,大地之上残破褴褛,到处都是死尸伏地,浓浓的血腥味刺鼻的难闻。
    “快!放我们进去……”
    “不要关城门……等等俺……狗日的……”怒骂声和惨叫声在城门口乱成一片。
    ……
    城头上。
    淳于意已经挥舞宝剑撕裂的冲着下面命令道。
    “快!关闭城门!不得放曹兵进城!”
    “快!反攻!”
    “擂鼓!擂鼓……”
    疯子一样的淳于意望着城下蜂拥而来的曹兵,挥剑砍死了擂鼓的军士,举着锤子不要命的敲打战鼓。
    咚!
    可是……
    那可笑的鼓点仿佛并没有胜过人们对死亡的恐惧。
    ……
    曹军阵营。
    曹洪凝重的脸色变的轻松了许多,没想到赵云一人之威,竟然扭转了整个占据!如此,也就不用等到晚上了。
    “曹安,登城!”
    挑动眉头,曹安心领神会的点点头,翻身下马带着二百亲卫向着小沛南城墙迂回前进。
    二百亲卫皆是一身劲装,手握一把钢刀,腰间背负着一个黑色袋子,趁着嘹亮的嘶喊声,动人心弦的惨叫,很快潜伏在了南城墙下。
    “快!都下去给本将守住城门!”淳于意望着城下的左武卫大军,撕裂着冲着身边诸将命令道。
    城下左武卫健硕的身影,如波浪般起伏,壮烈的呼喊声在他们口中,发出震天撼地声音,胜利的豪情互相感染,相互激励,死亡的恐惧被抛之脑后。
    城墙之上,无数的箭矢在空中狂飞,拖着长声的箭雨如蝗虫过境般纷纷划破晴空,左武卫大军放弃了登城,盾牌阵盖过头顶,只听一阵噼里啪啦的撞击声,盾牌下的左武卫士兵继续蜂拥砍杀,持刃上前,小沛城门的缝隙越来越大。
    “格老子的,死吧!”
    “去他娘的,拿命来!”
    “兄弟们!攻入城中,立功的机会到了!”
    “……”凄厉的嘶喊,疯狂的杀戮,左武卫满脸涨红,已经杀红了,激烈的肉搏战使得战争越来激烈。
    ……时间在鲜血中流转,沥血残阳的余辉倾洒在城头之上。
    城头上的徐州军纷纷加入攻城反击战,诺大的城门口霎时间变成了绞肉机,黑色战甲,黄色皮甲,两股不同颜色的洪流不断吞吐着对方!
    拉锯战……
    残肢乱飞,血流成河,惨叫声,哀嚎声,血腥的暴力美学在这一刻展现的淋漓尽致。
    ……
    “一将功成万骨枯!真是太惨烈了!”宁容脸色泛白,颇为动容道。
    “呃……这话……”曹洪刚毅的脸色闪过无奈与铁血,慈不掌兵的道理,他从第一天带兵就知道。
    “咳……你们不用这般看我……你是将军,我是军师,战死的将士们有我一份责任,这话……确实有些挂着羊头卖狗肉的嫌疑了!”
    宁容自嘲的揉揉眼眸,晶莹的泪珠是出师未捷身先死了。
    “子廉,小沛城已经挡不住左武卫大军的脚步了,快些结束这场战争吧!”
    宁容实在不想看到这些大汉将士的鲜血如此在内耗中消失。
    唉!
    曹洪本来还想等到徐州军的势气彻底被打碎呢,现在看来……时候也差不多了。
    ………
    南城墙下。
    曹安借着黄昏的昏暗,噤声招呼亲卫聚集在城墙地下,悄悄的抬头望着空荡荡的城墙,只有寥寥无几的徐州军在把守城墙。
    “侯三!上!”
    曹安对着一个尖耳猴腮的家伙指指上面的徐州军,伸手在脖子上做了个杀人的姿势。
    “嘿嘿……”
    候三咧嘴露出森然的白牙,食指和拇指打成一个圈,其余三根手指伸直,做了个让对方放心的姿势。
    伸手在腰间的黑色牛皮带着中掏出一把精钢百炼爪,在手中绕了两圈,猛然向着城墙上掷去。
    啪!
    候三面色一喜,赶紧拉住绳索贴在墙根下,微微试探百炼爪是否勾牢。
    ……
    “什么声音?”
    城头上,徐州军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心肝一跳。
    “二麻子,你丫的咋呼啥!要不是看你平时还算懂事,这会就把你也送到东城去!”
    肥头大耳的校尉鄙夷着二麻子的大题小做,现在整个东城就是一座绞肉机,其余四门的主力部队都被调过去守城了,单听声音就知道何等的惨烈。
    “嘿!校尉大人见多识广,久经战阵,二麻子还是个毛头小子,你老别和他一般计较!”
    “呸!”
    被老兵马屁拍的舒服,肥头校尉洋洋得意的随口吐痰,话是这般说,心里终究还是不踏实,踱步向着城墙外瞅去。
    “胆小……呃……”
    校尉骂骂咧咧的探头一看,一个黑乎乎的影子突然出现在眼前,揉揉眼睛睁大眼眸,低下那黑影也抬起来头。
    呃?
    敌袭!
    两个字在脑海中划过,侯三也是一愣,顾不得衣服上的恶痰,三步并做两步走,奋力一拽,翻身窜上了城头。
    噗!
    钢刀闪过,带走一抹嫣红,肥头校尉嗬嗬着喉咙,伸手捂住自己的喉咙,鲜血止不住的往下流。
    “滚!”
    一脚踹在肥头校尉的肚子声,痛苦的扭曲脸颊,跌跌撞撞的摔下了城头。
    “他奶奶的!真是晦气!”
    候三厌恶的擦擦手臂上的污秽之物,左右打量着徐州军。
    啊?
    二麻子听到动静,在角落里钻出来,正看到一袭软甲劲装的候三,手里抓着一把血淋淋的钢刀。
    “曹军……攻城啦……”
    话没有喊完,候三抬起右手臂,强劲的短箭撕裂空气正中二麻子面部,二麻子应声而倒。
    “嘿!宁先生这手臂短弩真是好东西!近距离杀伤比弓箭好用多了!”
    “啪!”
    曹安面色铁青的一巴掌抽在候三的后背上。
    “混账东西,不要命了!看回去将军怎么收拾你!”
    “嘿嘿……这些废物,怎么可能是咱们特种兵的对手!宁先生的话是不会错的!”候三尴尬一笑,强行解释道。
    “快!打扫战场,东门集合!”曹安没好气的瞪了候三一眼,招呼众人赶紧打扫完尸体,向着南门而去。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