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哒哒哒……
    马蹄声铿锵有力的踏着大地,七万大军的怒吼着杀声,徐州城下一片白茫茫的大军看的陶谦有些眼晕。
    全军缟素!
    报仇雪恨!
    想起这两个词,陶谦孱弱的身体就感觉一阵眩晕,陶应赶紧上前两步,扶住父亲。
    “父亲,您……您没事吧?”陶应满脸凝重的有些担心。
    “无妨!”
    陶谦强行打起精神,慢慢的推开陶应的搀扶。
    他是徐州刺史陶潜,是先帝钦封的封疆大吏,现在更是生死关头,他不能让徐州城五十万百姓知道,他们的主心骨是个行将就木的病秧子。
    他!
    陶谦!
    必须站着面对曹操的强势大军,再次整理衣冠,披上早就准备好的素服,陶谦命令军士打开城门,放下吊桥!
    “父亲,孩儿随你出去吧……”
    陶商和陶应两兄弟,一个好文,一个好武,往日里世人见了他陶谦都会夸赞一句虎父无犬子,两位公子一文一武,将来定然是使君的左膀右臂!
    咳!
    伸手捂住口鼻,曾几何时他也是这么认为,两个儿子齐头并进,他们陶家世家大族的地位将会永久不灭。
    可是……乱世来临,他这才发现一个致命的事情,两个儿子与其说文武双全,可是……唯独缺少的是政治智慧,是为政的手段,说白了就是都是老实孩子。
    唉!
    陶谦自己知道自己的身体,徐州他已经力不从心了,多年的威望让他强力的支撑着,可是一旦他离去之后,这两个儿子又该如何?
    索性,两个孩子都是孝顺的好孩子,这也许是让他最满意的一点了。
    痴儿啊痴儿!
    “不用了!”陶谦自然不会让自己的儿子跟着自己冒险,枭雄曹操盛怒而来,自己这把老骨头已经无所谓了。
    “糜从事,你愿陪老夫出城走一遭吗?”
    陶谦目光转动,浑浊的眸子闪过精光,最后把目光放在了糜竺的身上。
    糜家!
    徐州的巨富之家,在他陶谦的暗中推动下,糜家,曹家,和徐家默默的维持着一个平衡。
    糜家有钱,曹家统兵,徐家掌权,一直以来这三家都在他陶谦的鼻息下生存着,只是这些年随着他身体的枯弱不堪,这三家的势力越来越膨胀。
    糜家的大小姐糜贞已经堂而皇之的住进了宁府。
    宁容何许人也?
    曹操麾下四大军师之右军师,怪才宁容,算无遗漏,他的大名陶谦听得耳朵都起茧了。
    这是一个善于心计的怪才!这是陶谦对宁容的评价。
    虽然二人没有行周公之礼,可是前些日子糜家变卖徐州城家产的事情他还是有所闻的,只是不明其原因,直到今天他才若有所思。
    “敢不从命!”
    糜竺也不废话,对着陶谦躬身行礼,就跟着其身后向外走。
    ……
    从城内到城外,道路不长,可是两人愣是走了一盏茶的时间,也许是陶谦年迈体衰的缘故,也许是他故意为之!
    曹操远远的看见陶谦带着一个人,披着重孝一步步的走来。
    “那是何人?”
    曹操手指糜竺,左右问道。
    戏志才瞅了眼宁容,示意让他来回答更加何时些。
    “回主公,此人正是糜贞的兄长,徐州糜家当代家主,糜竺!”
    呃?
    糜家人!
    曹操一愣,那不就是你的大舅哥吗?这情景……却是有些古怪。
    “嗯!”
    曹操不动声色的点点头,心中却在盘算着,若是有糜家助力,这徐州城会不会取的更容易一些呢?
    ……
    另一旁,陶谦默默无语的走着,直到远离身后的徐州文武众臣,这才缓缓开口问道。
    “糜竺,这几个月你糜家的财产处理的差不多了吧?”
    “嗯?”糜竺一愣,思来想去,没想到陶谦会问这个,迟疑片刻,还是直话直说道,“回主公,三个月的时间,徐州六郡的生意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此事是我二弟在操作!”
    “嗯……三个月?”陶谦沉吟片刻,眼眸精光四射,猛然问道,“莫非三个月前,你就知道徐州会有此难?”
    糜竺老实回道:“是!”
    “莫欺老夫!三个月前,曹嵩是不是经过徐州,谁都不知道,你又为何能料到今日之祸事?”陶谦贼亮贼亮的眸子盯着糜竺,止步不前的问道。
    唉!
    心中叹息一声,糜竺摇摇头,道:“主公,此事在下也知之不详,实话说,三个月前,某去许昌宁容寻找小妹,却被宁容邀请进了书房,这是那一夜宁容告诉在下的!当时,某也不解其意,为何他料定徐州会遭此大难,直到后来曹老太爷被杀,在下这才恍然大悟!”
    瞅着糜竺苦涩的笑容,陶谦相信对方没有欺骗自己。
    “算无遗漏?未卜先知?难道这就是锦囊妙计不成?”
    陶谦暗自嘀咕着,世间竟然有如此之人,能够推断天下大势?
    “那……他可知曹嵩将会被贼将张阖杀害之事?”
    “在下不知!当时,他只是告诉某徐州不久将会有大难,让糜家提前准备!”糜竺是个实诚君子,一五一十的说道。
    “呵呵……以糜家和宁容的关系,想来就是曹操拿下徐州城,也不会为难糜家吧?”陶谦诡异一笑。
    糜竺点点头,知道他后半句没有说出来,那就是……既然如此,又何必多此一举呢?
    “不瞒主公,糜家在徐州的商行犹如领头羊一般,既然糜家都不惜代价的处理商铺,那其他世家自然也会趋利避害的紧随其后,如此……整个徐州六郡的商铺,土地将会廉价的可怜,然后……糜家在暗中收回,如此……”
    咳!
    咳咳!
    陶谦听的一阵激动,面色潮红的咳嗽两声。
    “好算计!好算计!真是大手笔啊!人不在徐州,徐州六郡就已经被他搅的风云突变!怪才宁容……果然是善于心计之人!”
    咳!
    “糜从事,你可知道,这些日子许多人都上表,让老夫捉拿你的家人,就是担心你会通曹,你可知道老夫为何没有动手?”
    威胁吗?
    糜竺嘴角一沉,心中有些不忍的瞅着陶谦。
    “因为主公是明智之人,主公当知道背叛君主之事糜家不会做,可是糜家自然也有自保的手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