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哒哒哒……
    马蹄声掀起一阵尘土,远远一骑身着黑甲奔着两军阵前来回奔跑。
    “报……启禀主公,陶谦拒降!”
    曹仁手持长矛,来到曹操战车之前,昂声说道。
    嗯?
    曹操正悠闲的坐在战车之上,搅动茶水,自斟自酌的喝了一杯。
    听到曹仁的话,手下一怔,抿嘴抬头撇了眼曹仁,那神色满脸的不乐意。
    “喏!”
    曹操什么也没说,曹仁瞅着那神色已然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主公有令!攻城……”
    长矛挥舞,两侧的战鼓轰然响起,军令快马传递,很快七万大军得到了命令。
    轰!
    “吼!吼!”
    刀枪在上,巨盾在前,喊杀声震天撼地。
    “第一队,弓弩标三,放!”
    猩红的巨大令旗猛然挥舞下来,一排排巨大的车弩散着寒光,对着徐州城露出了獠牙。
    咚!
    士兵一锤子砸在后面的机括上,咻的一声,手臂粗的弓弩就像带着呜呜的破空之声,向这徐州城狠狠的撞击而去。
    嘭!
    巨大的弓弩瞬间洞穿了一名士卒,连带着把人串成了四五个糖葫芦,巨大的贯穿力这才听了下来。
    与此同时,一排排巨大的弓弩仿佛天女散花一般,呼啸着狂风,密集的冲着徐州城飞刺而去。
    噗!
    咚!
    轰!
    铺天盖地的弓弩,瞬间覆盖了整个徐州城,倒霉的徐州士兵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巨大的弓弩贯穿了身体带着飞出了城头,就是不流血而死,也会被摔死。
    更多的弓弩则是呼啸般钻入了城墙之内,地动山摇的颤抖声,霎时间把徐州城练成了人间炼狱。
    “第二队,投石车标五,点火,放!”
    曹仁又是一声令下,鲜血染红的令旗一声令下,无数的徐州兵瞬间倒在了血泊之中。
    啪!
    呜呜……
    呜咽声带着火苗在空中飞舞,火油罐成千上万的被抛在了上空之中,徐州兵下意识的望着天空。
    轰!
    “天火?”
    脑袋一片空白,仿佛流星一般璀璨夺目,下一刻无数的火油罐子摔落在城头之上。
    轰的一声,大火瞬间顺着火油猛烈的燃烧了起来。
    “啊……快躲开,这是火油……”
    惨叫声不绝于耳,徐州兵张皇失措的到处躲避,城下的百姓端着沙土倒出灭火,一时间城头上乱作一团。
    ……
    呼……
    宁容明亮的眸子望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视野之内熊熊烈火焚烧这徐州城池,仿佛要把他炼化了一般,磨掉他存在的最后痕迹。
    刺耳的哀号声让人心下戚戚然,饶是见多了死亡,可是这种面对死亡的无力感,这种最直接而残忍的死法还是让他触动很大。
    呼!
    长长的呼出一口浊气,自己虽然也杀人,可是……自己还是喜欢不动刀枪的杀人!
    无疑,这种铁血的杀戮更能刺激士兵的激情。
    杀戮宛如一场豪门的盛宴,曹操和陶谦就这么隔着一座墙遥遥对峙。
    ……
    “怎么?致远还是见不得死人?”
    曹操注意到宁容的神色,露出关心的嘴角。
    “让主公见笑了!”宁容摇摇头,他知道这就是战争,先声夺人,也是为了自己一方的将士能够更好的活着。
    “嘿嘿,陶谦老贼许是不会想到,某会用这投石车对付他!”曹操说着话有些得意。
    “主公,这投石车太过危险,火油罐子满天飞,谁也不能保证他落到什么地方!想来陶谦是没有主公这般魄力!”
    曹洪瓮声瓮气的说道,这玩意杀伤力虽然大,可是这准头却是太差,弄不好砸在自己军营里,那就麻烦了。
    宁容听到身旁曹洪的话,不由的点点头,瞅着这散落一地的火油罐子,怪不得这东西不能常用,扔出去十个有两个命中目标,这就是高手操作了。
    “嗯!刘晔不是工匠小能手吗?怎么还没有发明霹雳车?莫非是自己记错了?嗯……有可能……那个……回回炮还像就能调节方位了吧?”
    宁容这边暗自嘀咕着,曹洪硕大的熊头却是悄悄的凑了过来。
    嗯……什么车?
    “致远,什么回回炮啊?啥东西?”曹洪狐疑的转头问道,嗡声嗡气的声音震得宁容耳朵有些眩晕。
    “回回炮?什么东西?”曹操耳目清明,直觉告诉他这是攻城的兵器。
    宁容掏掏耳朵,对着曹洪翻翻白眼,曹洪嘿嘿一笑,他也知道自己嗓门太大,为之没少被对方训斥。
    “回主公,一种类似投石机的攻城器械而已!”
    “哦……”
    宁容说的很随意,曹操现下正关注着状况,也就没有细问。
    ……
    “全军出击!”
    曹仁一看城头忙着灭火,扯着嗓门大声命令道。
    “杀!”
    咚!
    咚!咚!
    军鼓之声大作,众将士紧握兵器,目光炯炯有神的盯着自家主将。
    “左卫大军!杀……”
    曹仁挥舞长矛,一马当先的率领大军杀了出去。
    “左骁卫,冲!”
    夏侯渊紧随其后,狼牙枪疯狂舞动,杀了出去。
    曹操突然站了起来,望着远处的徐州城,瞅着前赴后继,抱着云梯往上爬的曹兵,脸色发恨。
    “曹洪,于禁率领本部兵马,攻打南门!”
    “喏!”二人断然领命,率领左右武卫向着南门奔去。
    曹操目不转睛,大声喊道:“乐进,史涣何在?”
    “末将在!”二人齐声大喊。
    曹操点点头,命令道:“命汝二人率军攻打北门!”
    “喏!”
    又是两支威卫大军,向着徐州城的北门悍然发功了攻击。
    再加上夏侯渊和曹仁的西门,曹操这是要围三缺一啊!
    虎豹骑,虎卫军,显然被曹操放到了最后,这是压倒占据的最后一颗稻草,曹操知道该怎么用!
    ……
    半个时辰过去了,宁容的脸色平静了许多。
    也是,任谁见过了杀戮,看厌了支离破碎的尸体,血流成河的沙场,神情都会麻木。
    怪不得战场下来的将士们总有一股煞气,这是和死人在一起时间久了的后遗症啊!
    宁容暗自忖度着,眼前一只断臂飞起,左侧倒在血泊中的将士正在把肠子往肚子里塞,宁容很想大声的告诉他,这是没用的,可是,求生的本能就是这样!
    ……
    “志才,陶谦快守不住了!”
    良久,曹操倒掉沾染灰尘的茶水,洗洗茶杯说道。
    “主公大军之威,岂是陶谦这几千丹阳兵可以守住的!不出半个时辰,徐州城必破!”
    郭嘉眼眸明亮,洒脱的灌了口酒,兴致缺缺的说道,这徐州城打的也太容易了吧?
    容易?
    宁容嘴角上扬,暗自摇头,那位也该来了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