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三国隐侯 第494章仁义囚笼

第494章仁义囚笼

    深夜。
    咳咳咳……
    一阵剧烈的咳嗦声,回荡在空旷寂寥的房内,浓浓的草药味道,弥漫在病榻之上老人身旁。
    “父亲~~”
    一声悲泣的哀嚎,陶商和陶应两兄弟瞅着父亲嘴角咳出的鲜血,想到外面徐州城的风云无常,一时间悲从心来,竟然生出几分害怕。
    “咳咳咳……”
    陶谦捂嘴嘴角,好不容易才止住咳嗦声,颤抖的打开那方洁白的丝绢,黑红的鲜血触目惊心。
    呼……
    仿佛破风箱般的嗬嗬声,陶谦用力的喘息着粗气。
    “我儿莫怕!莫怕!”
    皮包骨头的手轻轻拍打着陶商和陶应的手掌,陶谦已经明白了自己的身子,人到死之时,往日的功名利禄也就不那么看重了,唯一不放心的就是自己的儿子。
    “父亲~~您要保重身体啊……徐州城的百姓离不开您……”
    陶商眼眸闪着晶莹的泪光,哭泣着鼻子。
    “咳……咳……为父……已经不行了!”陶谦面色潮红,浑浊的大眼睛直愣愣的瞪着房顶,蜘蛛竟然映入了眼睑,精光四射,那是回光返照。
    “来,把为父扶起来!”
    陶谦沉默半晌,突然来了精神,身后放着枕头,他就那么半躺着,靠在上面,说话也来了精神。
    “商儿,应儿,你们兄弟纯孝,善良,为父本该欣喜才是,只是这乱世当中,好人是活不长久的,一旦父亲故去,唯独放下不下你们兄弟……”
    “孩儿无能,让父亲大人受苦了!”陶商悲泣道。
    唉!
    陶谦摇摇头,继续说道:“徐州城内蠢蠢欲动,城外又有曹操大军围困,汝兄弟二人性情纯良,不是那些老狐狸的对手,若想保护陶家满门,唯今之际,只得把徐州让与刘备了!”
    刘备?
    兄弟俩对望一眼,心中有些不忿,虽然知道自己的才能不足以在乱世保护徐州,可是看着自家的基业给外人,心中多多少少还是不舒服。
    “痴儿啊……岂不闻无知者是福!你们兄弟要记住,为父去世之后,发丧之事一切从简,而后……你们兄弟二人禁闭大门,为父亲守孝三年,不得参与徐州政事!”
    “这……”
    陶应有些迟疑,前面的还好说,可是后面……他还想马上建功立业……
    “听到没有!否则,为父九泉之下寝食难安,在天之灵不得安息!”
    陶谦厉声急色,枯槁的面容有些扭曲,吓得兄弟二人连连对天发誓。
    “唉……风云际会,龙游四海,这大汉的天下已经不是大汉的天下了……你们兄弟俩要明白为父的一片苦心啊……
    现在真龙未显,咱们陶家不能在做无味的牺牲,记住!活着!唯有活到最后,咱们陶家才能继续站在这天下之上!”
    陶谦苍老的脸色闪烁智慧的光芒,他这一辈子为天下计,为徐州计,到死都没有残害过百姓,没有挑起过战争,这就是威望。
    将来一旦天下大定,陶家有他陶谦在世之时的威望,终究还是会走在世家大族的前列。
    这就像是颜回的颜家,荀子的荀家,他们的家族不论何朝,不论是否为官,只要他们出世,那就是士林中的名望家族,这就是祖宗的光辉。
    若是宁容在此,定然会对陶谦佩服不已,这个老头看了一生,听了一生,到头来终究还是悟了。
    颖川荀家为何从来没有封侯拜相,可是他们在大汉王朝的地位那是有目共睹,黄巾之乱后的变故,并没有影响他们家族,可以预见,只要荀彧荀攸二人活着,荀家就不会灭。
    还有那个不知藏在何处的颜家,等到数百年后,隋唐盛世来临之际,颜家仍然是儒学中的翘首,士林中的牛耳,颜推之更是一代文宗,就连李二都对其执弟子之礼。
    权力!虽然能让家族显赫一时,可是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依,到头来还是一场空。
    “父亲放心,孩儿定当谨记父亲之言,将其写入家训,以备后世子孙遵循!”
    “好!好!”
    “只是,那刘备虽然仁义……可是……孩儿当初求援公孙瓒之时,此人也……”陶商迟疑片刻,疑惑道。
    “禁言!”
    陶谦闻言厉声呵斥道,撇了眼迷迷糊糊的陶应,解释道。
    “我儿切不可胡言乱语!刘玄德既然仁义道德,自然是接替徐州城的最好人选……咳咳……”陶谦说的有些急促,喘息了几口气,这才缓过来,“名声就是把双刃剑!给人带来威望的同时,自然会约束其行为!懂吗?”
    陶谦深深皱眉,陶商和陶应这会望着煞费苦心的父亲,却是明白了过来,刘备自诩仁义道德,若是接受了陶谦相赠徐州大恩,他们兄弟也才能活下去。
    “孩儿明白!”
    陶谦慈爱的笑了。
    “商儿,你去把刘玄德请来!且记,要以子侄之礼!”
    “是!父亲!”
    陶商领命而去,急匆匆的转身跑到西跨院,虽然寒冬刚过,这会因心急如焚,额头上布满了汗水。
    “叔父啊……呜呜……叔父……”
    陶商推门而入,噗咚一声跪倒在地,正在和关羽谈话的刘备被惊了一跳,低头看去,只见来人满脸憔悴,斗大的眼泪哗哗的掉个不停。
    “这……哎呀!贤侄这是做什么,快快起来,有话慢慢说……”刘备有些懵,瞅了眼关羽,仍然是迷茫。
    陶商顺着刘备的搀扶也就起来了,强忍着止住悲泣的哭声。
    “刘叔父,我……父亲……父亲他快不行了……”
    断断续续的话仿佛一声惊雷,瞬间把刘备劈蒙了。
    呃!
    这就不行了?
    我的徐州呢?不是说好了三让徐州,显示自己的仁义道德吗!
    “贤侄,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刘备回过神,赶紧追问道。
    瞅着刘备急色悔恨的脸,陶商心中一阵刺痛,却被他强行压了下去。
    “就在刚刚!父亲……想请您过去,想见您最后一面!”
    “啊?那还等什么!快!”
    刘备一愣,脱口而出,话到嘴边许是感受到了自己的失态,瞬间换了张悲伤忧郁的脸色。
    “唉!走吧!陶使君仁义道德,宽厚雅达,没想到竟被曹贼逼迫致死!难道这天下就容不得大汉的忠良之臣了吗!呜呼哀哉!”
    悲愤的痛苦之声,听得陶商心中阵阵绞痛,满口仁义的刘备尚且如此,徐州焉能不亡乎!


同类推荐: 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镜中妖快穿之睡遍男神(nph)反撩[电竞]睡了那个MVP俯首称臣(校园等级游戏H)牛吏【SM快穿NP高H】淫辱国民女神(全文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