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三国隐侯 第515章痛骂吕布

第515章痛骂吕布

    “主公!”
    高顺打马上前,唤了吕布一声,宁容算无遗策,心狠手辣的行事作风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去年的陈留大战,就是此人不动声色,翻手间把众人算入瓮中!如此人物现在出现在战场之上,岂会没有准备?
    果然!
    听到宁容下面的话,高顺就知道自己的担心纯粹是白瞎了。
    “呵呵,温侯的火气还是一如既往的旺盛,方天画戟,赤兔马,美人貂蝉……滋滋……怎么这天下的齐人之福都让你享有了呢?”
    宁容自顾自的说着,语气竟然有惆怅,尤其是其提到貂蝉时,那满脸的羡慕之情不以言表。
    “宁容,你这是在找死!”
    吕布双眸喷火,貂蝉是他的禁肉,岂能容他人染指,当年董贼都被他杀于方天画戟之下,更何况此人!
    “咳!”
    宁容摸摸鼻子,暗自松了一口气,看来自己的计划是对的,这貂蝉果然是吕布的心头肉,如此,接下来也就好办了!
    “吕布!宁某不和你废话,你巧取豪夺,趁火打劫,岂是英雄所为?若是我家主公率领十万大军坐镇兖州,就凭你这跳梁小丑,也敢狂吠于宁某身前!
    哼!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实话告诉你,现在的濮阳城已经重归王化,若是识相的,就速去定陶等郡县厉兵秣马等待宁某来攻!
    宁容曾经说过,这兖州只能有一面大旗,那就是曹字大旗,这兖州只能有一个声音,那就是我家主公的声音,似你这等胸无丘壑,脑无智慧之人妄动干戈,就是百姓的灾难!
    为了我大汉百姓能够早日回归家园,你……哼!怎么?看你的神色好像还有些不以为然?
    难道你还想攻下濮阳城不成?果然是蠢货!那就麻烦你睁大你的狗眼回头看看,城头之上是何人!”
    宁容不耐烦的越说越快,对着吕布毫不客气的破口大骂,本来还对这家伙悲哀的命运感到叹息,可是想到接下来还有无数百姓遭殃,他心就烦躁的很!
    “……”
    吕布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红,当着三军将士的面如此数落自己,让他心中很是气愤。
    可是……
    对面那是宁容,多智近乎妖的存在,和他比智商,自己确实是不自量力。
    身后?
    吕布再次转身望去,整个人都激动的满面涨红,颤抖着嘴唇。
    “貂蝉……”
    城头之上的貂蝉似有感应,冲着吕布喊道。
    “将军……将军不要管妾身,妾身此生能够遇到将军,一死足矣!”
    嚯!
    吕布转身,方天画戟直指宁容,面露憎恨的悲愤骂道。
    “宁容,你卑鄙无耻!小人行径!竟然要挟本侯!”
    嗤!
    宁容嘴角上扬,坦然的面对吕布的劫责。
    这一幕他早就料到了,虽然不想解释什么,可是当着众军面前,有些时候确实需要黄冕堂黄的理由,毕竟你不能指望这些目不识丁的大头兵懂的利益关系论。
    “哈哈……说的好!真是说的好极了!温侯吕布不愧是忘恩负义,阴险狡诈之徒,如此贼喊捉贼也能被你说的大义凛然,只怕这天下舍你其谁啊!
    怪不得张翼德喊你三姓家奴,丁原对你有提携之恩,而你却为了一匹马,可怜丁原死在你的手中;董卓对你有赏识之恩,而你却为了一女人,可怜董卓又死在你的手中;司徒王允对你有恩同再造之得,而你专横跋扈招来李確等贼,可怜王允又是因你而死!
    滋滋……
    现在你又如强盗一般,趁着主人不在,跑到人家家中,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最后却又反过来责备主人?
    呵!试问这天下有这等道理吗?”
    宁容义正言辞,手指并剑,对着吕布连连点去,瞅着吕布阴晴不定的脸色,嘴下是越说越起劲。
    可怜之人自有其可悲之处,一步错步步错,这已经不是智慧的问题了,这是道德的问题!
    狼!
    野狼!
    “没有!没有!”
    裴元绍猛地高呼一声,这才提醒了典韦。
    “没有!没有!吕布是贼!贼!”
    典韦的大嗓门就是高,一狂呼三军震撼。
    “贼!贼!杀!杀!”
    听着身后虎卫军众志成城的呐喊,宁容嘴角噙着笑意。
    “什么?说我要挟你?错!”宁容继续反驳道。
    “你吕布有眼无珠,就是此时此刻,你宠信的田贵正在城中无恶不作,对着城中的大户掀起一阵屠杀!
    此贼还欲擒拿你的家小作为进献之礼,向我军投降!可是,对于这等背信弃义之徒,我宁容断然拒绝!
    哼!若不是曹洪将军去的快,只怕你的家人早就被田贵那厮玷污了!貂蝉色艺双馨对于男人的诱惑何其之大,这点不用我来说吧?”
    吕布露出一丝痛苦的神色,这是他心中的痛,貂蝉的美只该他自己享有,想到董卓那肥胖的身子和貂蝉共处一室,他就心如刀割。
    “高顺将军,陷阵营的威名在下早有而闻,今日一观,果真是名不虚传,看这军容就知此乃铁血精锐,当今天下诸侯军队中亦是堪称上佳!
    对于将军的忠肝义胆,统帅能力,宁容向来是佩服的,若是有朝一日,在下希望能够和将军在沙场是把酒言欢,而不是兵戎相见!”
    宁容说的很真诚,对于高顺仰慕的敬仰之情,犹如黄河之水滚滚而来,就是三军将士也能听出来。
    可是……
    高顺却是面色不变,心中暗暗叫苦,智计百出的怪才,真是狠毒。
    狠!
    三寸之舌之间,离间计用的自己都没有脾气。
    骂吕布,夸自己,这摆明是想让吕布忌惮自己。
    “宁先生谬赞了!”
    高顺思索良久,淡淡的回了一句,此刻他也是有苦说不出。
    吕布本就对自己忌惮排斥,若是自己和宁容谈笑风生,那必然被怀疑,若是自己断然拒绝,那吕布或许又会觉得自己在伪装。
    宁容轻轻笑了,瞅着吕布的小动作,像只偷吃鸡腿的猫儿似的。
    高顺其实不知道,他越是这般冷淡无奇,吕布就越是怀疑他!
    这就是人心!
    “呵呵,高将军谦虚了,放心,看在高将军的面子上,诸位将军的家人,宁某不敢怠慢,这就送他们出城!”
    宁容对着裴元绍点头示意,裴元绍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红色旗帜冲着城头舞动三下。
    “开城门,放高顺等诸将一家老少出城!”
    曹洪撇了眼貂蝉,转身对着护卫军命令道。


同类推荐: 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镜中妖快穿之睡遍男神(nph)反撩[电竞]睡了那个MVP俯首称臣(校园等级游戏H)牛吏【SM快穿NP高H】淫辱国民女神(全文免费)